cover031821

研究报告:越来越多的国家正利用社交媒体打击不同意见

  • 浏览次数 6363
  • 喜欢 0
  • 评分 12345

一项新研究发现,去年在社交媒体宣传虚假信息的国家数量上升至最高水平。来自美国智库 Freedom House(自由之家)的报告显示,在过去 12 个月里,包括美国在内的至少 18 个国家的选举中发现了操纵手段。但俄罗斯(和美国)利用这种手段在国外推广自己的利益的同时,更多的国家正在雇用人们塑造选民的意见,并打击内部的不同意见。

研究人员写道:“全世界的政府在过去的一年中大大加强了操纵社交媒体信息的努力。十几年前,俄罗斯等国家率先使用暗中的手段歪曲在线讨论和压制不同意见,但是这种做法从此走向了全球化。这种由国家主导的干预措施对于互联网是一种解放技术的概念形成了重大威胁。”

使用有偿的亲政府评论员已经变得普遍。虽然 Freedom House 在 2009 年首次提到,但这一做法已经扩散到了该机构所调查的 65 个国家中的 30 个国家,较去年的 23 个国家有所增加。报告称:“在这些国家,有可靠的报告称政府雇用人员或者支付承包商来操纵在线讨论,而不明确内容的赞助性质。多年来,政府已经发现了众包操作的新方法,以实现更大的影响,并避免直接责任。因此,即使是经验丰富的观察家,也难以将宣传与实际的基层民族主义区分开来。”

报告的作者在至少 20 个国家发现了国家赞助的机器人 “军队” 的证据。举例来说:在墨西哥,研究人员发现有 7.5 万个 “Peñabots” 在线反对墨西哥总统 Enrique Peña Nieto。报告称,只要反政府主题标签开始出现趋势,僵尸工具就会集结推广新的主题标签,并通过将反对主题标签附加到无数不相关的帖子上来 “毒化” 反对主题标签。

wechatimg1440

政府也限制在 Facebook、Snapchat 和其他平台上发布实况视频,特别是在游行示威期间。报告指出,白俄罗斯是在抗议期间中断蜂窝连接以防止流媒体直播的国家之一。同时,作者发现记者越来越成为国家行为者的目标。访问独立网站已被分布式拒绝服务(DDOS)攻击取消。去年,30 个国家的公民因在线言论受到了影响。在去年发生的事件中:缅甸的一名记者在 Facebook 上发表有关政府腐败的言论而被谋杀,约旦的漫画家在因在网络漫画中讽刺伊斯兰而死亡。

积极分子和反对党成员面临骚扰,更糟糕的是,他们的社交媒体帐户被禁用或秘密被政府接管。报告指出,巴林、阿塞拜疆、墨西哥等的国家行为体非法侵入公民的电话和电脑。据报道,美国的互联网自由度也有所下降。此外,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的代理人要求 Twitter 披露批评美国总统特朗普移民政策的用户的姓名,Twitter 在法庭上成功地进行了抗争。政府还试图强制网络托管公司 DreamHost 交出反特朗普抗议网站的访问者数据。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也制定了一项消除网络中立条款的计划。

该报告研究了 65 个国家的互联网自由度,覆盖了全球 87% 的互联网用户。报告涵盖了 2016 年 6 月至 2017 年 5 月期间的发展情况,共有 70 位研究人员参与这项研究。

稿源:cnBeta,封面源自网络;

hackernews_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