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Facebook 数据泄露门主角英议会作证:我没有影响美国大选

  • 浏览次数 6555
  • 喜欢 0
  • 评分 12345

当地时间星期二,身处近 1 亿 Facebook 用户个人信息被滥用漩涡中心的剑桥大学研究人员亚历山大·科根(Aleksandr Kogan)表示,他的所作所为对微定向广告——影响美国大选所需要的一种广告——没有什么帮助。科根说,他收集的数据对定向广告几乎没有什么帮助,他获得的数据对确定个人身份没有用。

他在向提交给英国议会委员会的书面证词中说,“如果目标是在 Facebook 上发布广告,我认为我们所做的项目没有什么意义。事实上,Facebook 提供了更有效的工具,使企业能根据用户的个性,而非我们提供的用户得分向他们发布广告。”

5dfa4bdf4d2ff2e

Facebook 曾表示,在科根开发一款心理测试应用后,约 8700 万用户的个人资料可能被不恰当地共享给政治咨询公司剑桥分析。

Facebook 和剑桥分析都把科根列为数据滥用问题的元凶,但科根曾经表示,他成为卷入这一丑闻的公司的替罪羊。剑桥分析将于晚些时候在一次会议上回应科根的评论。

科根说,前剑桥分析 CEO 亚历山大·尼克斯(Alexander Nix)之前曾向议会说谎,称自己没有从他那里获得数据,“我们肯定向他提交了数据,这是无可争辩的。在被问到尼克斯曾说谎时,科根回答说,“,这一问题的答案是绝对肯定的。”

但科根表示,他认为剑桥分析母公司 SCL 不大可能将他提供的数据用于特朗普大选。

科根说,他从未从其创办的研究公司 GSR 领取过薪酬,来自 SCL 的大部分资金用于编写软件、获得数据和支付法务费用。他被允许保存通过这一项目收集到的数据。

科根表示,GSR 与 Facebook 存在密切合作关系,他在这家公司的合伙人之一约瑟夫·钱塞勒(Joseph Chancellor)目前就在 Facebook 任职。

科根表示,Facebook 称他欺骗了用户,这纯粹是谎言,是说谎者的危机公关,“公关就是公关,他们很容易指责其他人”。

稿源:cnBeta、凤凰网科技,封面源自网络;

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