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7%89%b9%e6%9c%97%e6%99%ae

特朗普突发推特:正为中兴提供快速恢复业务的途径

  • 浏览次数 5264
  • 喜欢 0
  • 评分 12345

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美国当地时间13日周日突然发送了一条推文,表示正在试图帮助中国手机制造商中兴通讯重返市场,而在数日前,中兴通讯刚刚表示,由于美国政府的贸易禁令,公司将可能停止“主要经营活动”。

“我正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一道,试图让中国最大的手机厂商之一中兴通讯尽快重返市场。”特朗普在推文中表示,“对中兴通讯的贸易禁令会导致大量工作岗位的流失。我已责令美国商务部尽快妥善处理!”

特朗普的这一表态与之前指责中国正威胁美国工作岗位的态度大相径庭,同时也可能预示着特朗普政府对中兴通讯的严厉制裁或将出现缓和。

今年4月,美国商务部以违反对针对伊朗及朝鲜的贸易禁运为由,对中国通讯设备大厂中兴通讯实施制裁,并要求美国相关公司在7年内不得向中兴通讯提供零部件,其中就包括最关键的微型芯片等产品。

由于缺乏关键零部件,中兴通讯不得不停止主要业务的运营,中兴通讯在上周三发表的一份声明中表示:“正在积极与美国政府相关部门斡旋,以期能找到妥善解决本次事件的可能性。”

美国白宫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对中兴通讯的声明进行回应,中兴通讯方面此后也没有在对此声明发表评论。特朗普的这条“示好”的推文发出时间也非常耐人寻味,因为目前正处于中美贸易战最紧张的时刻。

除了中美之间的贸易战之外,其实特朗普政府还在近期试图加大对在美中国通讯公司的种种限制。今年4月,美国国防部要求军方供应商停止向全球的美军基地出售中兴通讯生产的手机。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也在近期要求凡是有接受政府资助的美国互联网服务提供商不得向华为等中国通讯厂商购买设备。

其实早在2017年,美国政府就首次对中兴通讯进行过制裁,理由是违反了美国对伊朗及朝鲜出口设备的禁令,并要求这家中国通讯巨头支付高达11.9亿美元的罚金,同时对中兴通讯内部涉事员工进行处罚并加强其内部监管。但美国政府官员今年早些时候表示,中兴通讯并未对所有违规员工进行处罚。美国商务部部长Wilbur Ross甚至在今年4月就表示:“我们无法忽视这一过分的行为。”

4月16日一纸制裁令,殷一民:中兴进入休克状态

此一事件的发生源起于美国时间4月16日,美国商务部对中兴通讯祭出一纸长达7年即期生效制裁禁令,美国商务部宣布中兴因违反美国对伊朗及北韩等国家实行的贸易禁运制裁,因此禁止美国公司向中兴销售科技软硬件产品及技术,而且禁售时间长达七年,直到 2025 年 3 月13 日。

由于中兴产品有许多光学元件、芯片等零部件都是来自于美国供应链,在被彻底“断链”、拿不到货源制造产品的情况下,中兴董事长殷一民以“将使中兴进入『休克』状态”来形容惨状。

而此一制裁令,在过去一个月掀起滔天巨浪,因为此一制裁令的内容不但禁止美国公司向中兴销售零部件、商品、软件和技术,后续持续爆出的影响层面之大更让许多人震惊。因为不只是单纯的美国公司受到影响,就连非美国注册公司与机构,只要其提供的产品与服务有部份来自美国公司授权或销售,其与中兴的业务往来也同样受到相关制裁禁令规范。

而整起事件不仅让中美贸易气氛愈趋紧绷,连华为也被多次点名遭到美国政府“关注”,甚至还有意将手伸向中国的云服务业者,在美国营运业务施加诸多限制,使得科技行业内风声鹤唳,而且中兴因为“缺芯”惨遭一剑封喉,更引起了全国过去对于发展半导体、芯片技术的全面检讨,以及未来应建立自主供应链的热血沸腾及殷切期盼。

从美国商务部正式公布上述规范至今接近 一 个月的时间,绝对是中兴有史以来面临的最大危机,除了因为必须评估美国出口禁令的影响,宣布延后发表季报,并宣布成立由总裁直接领导的法遵管理委员会,更有外电引述中兴内部人士的说法,指出美国制裁相当下重手,中兴甚至无法跟美国商业伙伴例如高通、英特尔、博通进行通话(calling)或技术交流,接着美国国防部也下令,在美军军事基地的所有零售商店都不得销售由中兴和华为制造的智能手机。

当时,中美贸易气氛陷入紧绷,苹果 CEO 库克在参加一场论坛时公开表示:“这不是一件双方宰割彼此的事,呼吁各方作出冷静的决定。”之后,特朗普就约了库克谈话,被外界视为是库克希望扮演和事佬,以缓解、降温贸易纠纷。

后续中国商务部要求美方先听取中兴的陈情,并考量该公司为达成和解协议和修改禁令所做的努力。5月3日美国财政部长 Steven Mnuchin 率领美国贸易代表 Robert Lighthizer 等人造访北京,当时特朗普隔空关注谈判,仍不忘推特发文:“我们很棒的财政团队已到中国,试图通过谈判达成一个公平的贸易环境。我期待在不远的将来会晤习主席。我们将永远保持良好的关系!”

双方贸易代表团进行谈判时,传出我方要求美国修改对中兴祭出的七年禁令,美国谈判官员也表示重视中国方面的意见,并承诺将向特朗普转达意见。

中兴日前在香港证交所发布公告,主要经营活动已经无法进行,并已经正式向美国商务部工业和安全局(BIS,Bureau of Industry and Security)提出暂停执行商业制裁的申请,不过中兴也强调,“目前公司现金充足,在合法合规的前提下坚守商业信用。并积极与美国政府相关部门沟通,推动美国政府调整或取消禁令,推动事情向好的方向发展。”

美国商务部强硬,特朗普反成最大缓冲

值得注意的是,在美国商务部宣布对中兴施以制裁令的同时,美国方面就倾向淡化此一事件与中美易谈判的关联,而也有部份看法认为,中兴事件发生的时点虽然很难不让人有所联想,但中兴在处理此一事件中确有瑕疵,才会让美国商务部有机会采取动作。

只不过,美国商务部的出手之重,却也引发许多不同声音的讨论,即使在过去一段时间,中兴持续努力与美国商务部沟通争取实施制裁令的缓冲空间。但根据美国媒体CNBC报导,有熟悉美国贸易相关法规的律师认为,中兴想要申请重审翻盘的机会不大,因为,受理中兴申诉的对象还是商务部,而商务部正是对中兴施以制裁令的主管单位,在同一套系统底下,中兴所提出申诉请求很难被重新用不同的眼光角度检视,而这明显是对中兴不利的状况。

就如同这位律师所提到的重点,中兴与美国商务部之间的纷争,确实需要第三方重新检视,而这个”第三方”出现了,而且不是别人,就是美国总统特朗普。根据特朗普在美国时间5月13日推特上的发言来看,他特别提到:“美国商务部已经接到指令妥善处理此事。”

根据特朗普在推特上的说法,他之所以会希望试图帮助中兴通讯重返市场,是因为这牵涉到大量工作机会的流失危机。但值得注意的是,中兴遭到制裁所可能引发的连锁效应,特朗普应该早已非常清楚此一事件的后续影响,但特朗普选择在此一时间点上表态要帮助中兴重返市场,却也让外界大惑不解,难道过去一个月的时间里,特朗普都没有发现此事的严重性?

而值得注意的是,在中兴遭到制裁禁售的事件中,中兴自然是首当其冲,但根据DT君的分析,中兴至少有30%的零部件采购来自于美国厂商,若再加上其他软件、技术服务、授权等等业务,这其中牵涉的是数十亿美元的采购金额,影响的是多家美国高科技公司的生意。

虽说在过去近一个月时间里,几乎没有任何一家中兴的美国供应商对外表态发言,但以美国企业与美国政府之间向来有大量的游说活动持续进行的状况来看,可以想见的是,在过去一个月中,中兴制裁令必然也是硅谷与华府之间游说活动的热点议题。对于这些美国高科技企业,他们担心不只是中兴,他们更担心的是中兴事件可能进一步扩大至其他中国客户身上,进而影响到美国企业既有或者是已然开展的业务往来与投资布局,而由此所牵涉的利益就不只是一个中兴被制裁影响的数十亿美元,而可能会是数百亿或上千亿美元的冲击。

即使外界一向都认为特朗普与美国高科技企业的关系十分紧张,但不能被忽略的重点是,特朗普的生意人本色向来清晰,即使他总是不按常理出牌。但对特朗普而言,做生意的游戏规则仍然十分清楚,要想如他的政见所说的 “要让美国再度伟大”,不论是对于高科技企业、或者是贸易关系的处理手法将非常重要,也就是说,特朗普政府或许可以强硬,但特朗普个人的态度,却也将成为最大的缓冲转折。

事实上,特朗普在在稍早几天的推特中,就已提到有关于中美贸易之间的问题很快就会有好消息。而当时就有人揣测,这其中可能发生的好消息之一,就是解除对中兴的制裁令。而以目前的状况来看,似乎的确是如此。

中兴事件在喧嚷近一月之后,似乎已然看到了明显转机,但由此所产生的区域保护主义题,却也将成为后续国际贸易与政治活动上的最大变数。

而正如同路透社于13日报导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一席谈话所提到的重点,对于当前中美经贸问题,彼此双方应平衡照顾彼此利益、并妥善处理管控分歧,尽管美国有一派声音关切“中国制造2025”所可能带来的冲击,但“中国制造2025”是内部产业发展的设定的目标,并不代表要实现这个目标就必须排除其他国家。

崔天凯就强调,事实上,当前一个国家或可在某一段时间的某些领域中取得领先地位,但却不可能在所有领域都维持长期领先优势,如果美国针对与中国之间的高科技产品技术交流持续进行管制,但却也不让中国有自行研发的机会,中国产业未来发展显然会因此受限,但互利共赢是国际关系稳定推进的引擎,中国与美国之间亦是如此,两国经济消长好坏对彼此都至关重要,中国希望美国经济得以持续繁荣,而美国也同样可获益于中国经济的持续发展。

 

稿源:搜狐科技,封面源自网络;

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