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转载

= ̄ω ̄= 内容转载

ACLU 起诉美国 11 家联邦机构 要求政府披露黑客工具使用状况

在联邦调查局(FBI)、移民海关执法(ICE)、禁毒署(DEA)等 11 个联邦机构未能回应《信息自由法案》的信息披露要求之后,美公民自由联盟(ACLU)决定采取进一步的行动 —— 向上述机构发起诉讼。当网络犯罪分子被逮捕时,无人不拍手叫好。但 ACLU 的诉求是,希望上述机构能够披露其使用黑客技术的手段的数量,以及它们是否缺乏应有的监督。 如果只是借助黑客技术来缉拿无情的恐怖分子或毒枭,没人会对这种“道德黑客”行为产生抱怨。然而信息匮乏的公众要怎么做,才能保证联邦机构在此期间不会犯错误呢? 普通民众只在零星的报道中,得知与其相关的信息泄露或法庭文件。比如上月,外媒 Motherboard 拿到了一份文件,其中详细说明了 —— FBI 是如何冒充联邦快递(FedEx)来部署恶意软件,以抓捕诈骗者;以及他们如何假冒新闻机构,欺骗青少年下载恶意软件,以确定其关于炸弹威胁的笑话是否属实。 此外,FBI 也在使用所谓的“水洞”(waterhole)攻击 —— 它们捕获服务器,并使用网络调查技术(NIT),在连接到这些服务器的任何设备上部署恶意软件。如果他们是在一个儿童色情上部署 NIT,相信普通民众是不会反对的;但若超出了适当的界限,或者实施中未受制约,那就令人唏嘘了。 需要明确的是,这些行动都不一定都是坏事,但它们确实凸显了联邦政府在间谍活动中,是怎样“为所欲为”的。ACLU 指出:“鉴于上述严重的问题,公众有权了解政府黑客活动的性质和程度、有哪些规则可以对这些强大的监控工具加以监管。遗憾的是,但到目前为止,我们所知道的大部分内容,都是基于零散的新闻报道”。 在借助 NIT 缉拿诈骗者这件事上,FBI 认为他们的行动并不需要先行获得逮捕令。众所周知,FBI 在加密和密钥系统中,留下了许多后门漏洞。假设他们在 100% 的时间内,正确且道德地加以使用,那么即便用户设备没有打上安全补丁,也应该是没有多大问题的(尽管这些后门总有被意外泄露的可能)。 该诉讼要求上述机构披露其使用的黑客工具、方式、频率、法律依据、以及内部管控的细则。如果法院作出有利于 ACLU 的判决,那对 NIT 应用的监管会进一步完善(其目前仍然隐藏在公众的视线中)。不过截止发稿时,FBI 方面并没有回应外媒的置评请求。   稿源:cnBeta,封面源自网络;

微软对外披露 Google 工程师发现的 IE 漏洞 攻击者可以控制受影响系统

Google 工程师发现 IE 中存在一个漏洞,攻击者可以通过漏洞完全控制受害操作系统。 据分析,这是一个脚本引擎内存损坏漏洞,影响所有受支持 Windows 上的 IE,包括 Windows 10 1809。该漏洞由 Google 威胁分析组的 Clement Lecigne 发现并报告给微软。微软表示,在被公开披露之前,该漏洞已经被利用。目前漏洞已经被收录为 CVE-2018-8653。 “脚本引擎处理 IE 内存对象的方式中存在一个远程执行代码漏洞,该漏洞让攻击者可以在当前用户的上下文中执行任意代码破坏内存。成功利用此漏洞的攻击者可以获得与当前用户相同的用户权限”,微软解释:“如果当前用户使用管理用户权限登录,则成功利用此漏洞的攻击者可以控制受影响的系统。然后攻击者可以安装程序,查看、更改或删除数据,或创建具有完全用户权限的新帐户。” 微软已经使用最新的 Windows 10 累积更新修复了该漏洞,并且还针对 Windows 7 和 Windows 8.1 发布了安全补丁 KB4483187。   稿源:开源中国,封面源自网络;

FBI 扫除了一批付费发起 DDoS 攻击的网站

据外媒报道,在执法部门和多家科技企业的协助下,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已经扫除了 15 个臭名昭著的付费式 DDoS 攻击网站。加州联邦法官批准的多份扣押凭证,已于本周四生效。在扣押非法提供 DDoS 租用的网站后,其域名也将被有关部门收走。根据在美国三处联邦法院提交的证词,检察官指控了三名男子,分别是来自几周的 Matthew Gatrel 和 Juan Martinez、以及来自阿拉斯加的 David Bukoski 。 美国司法部长布莱恩施罗德在一份声明中称:“像这样的租赁式 DDoS 攻击服务,对美国构成了重大的安全威胁。而这些协同调查和起诉,证明了与公共部门展开跨区域合作的重要性。” 本次行动扫除了包括 downthem.org、netstress.org、quantumstress.net、vbooter.org、defcon.pro 等在内的十余个非法。在协助调查的企业中,Cloudflare、Flashpoint、谷歌等科技巨头榜上有名。 长期以来,DDoS 一直困扰着互联网。许多攻击,都是利用互联网底层协议漏洞的副产品。近年来,租赁式的 DDoS 攻击服务变得愈加普遍,但它显然不可一直游走在灰色地带。 虽然许多人借助 booter 和 stresser 网站开展合法的业务 —— 比如测试企业网络对于 DDoS 攻击的弹性抵御能力 —— 但也有更多不法之徒借此来发起大规模攻击。 起诉书中提到的一些网站,攻击速度超过了每秒 40Gbps,足以让不少网站在一段时间内宕机离线。美司法部指出,Downthem 的 2000 多名客户,发动了超过 20 万次的攻击。   稿源:cnBeta,封面源自网络;

McAfee 报告:加密货币恶意软件数量过去 1 年增长 4000%

随着加密货币的价值断崖式下跌,黑客会更加猖獗地攻击最后狠狠捞一笔还是偃旗息鼓等待加密货币反弹后再割?只有时间能给出答案。根据McAfee实验室近期公布的最新研究报告,针对加密货币的恶意软件数量在过去一年中增长了4000%。 McAfee实验室发布的2018年12月威胁报告[PDF]中,这家安全公司强调称2018年第一季度针对加密货币矿工的恶意软件数量大幅增长。这一趋势在第二季度似乎略有减少,但在第三季度,环比增长近40%。McAfee注意到在过去几个季度中,这种新型勒索软件系列的数量有所下降。这表明这些攻击者正转向更有利可图的加密劫持模式(cryptojacking)。 由于普遍缺乏适当的安全控制,类似于IP摄像头等物联网设备和路由器等设备非常容易受到攻击。这些设备虽然没有强大的CPU,但庞大的数量依然可以为黑客带来有价值的回报。在过去两年中,恶意软件总体上已经出现了稳定和可预测的增长,这一趋势没有显示出放缓的迹象。   稿源:cnBeta,封面源自网络;

CCleaner 被指在未经用户许可的情况下安装 Avast 反病毒软件

流行的系统清理应用程序 CCleaner 用户抱怨称:自开发商 Piriform 被 Avast 收购之后,CCleaner 的安装程序,就会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安装 Avast 反病毒软件。外媒在亲自体验后,已经证实了这一消息。作为一款曾经备受赞誉的工具软件,此举显然让 1.3 亿用户感到不安和失望。 从今夏(8 月)发布的 5.37 版本开始,CCleaner 就将 Avast 捆绑为“可选附件”。 通常情况下,底部的这个复选框是可以‘选择退出’的。然而不少用户在官方论坛抱怨道,它夹带了令人沮丧的隐藏式安装。 一名用户写到:“我在今日将 CCleaner Free 更新到了 v5.40 版本,结果就遇到了这种状况。我总会在安装时点选高级选项,没看到任何与捆绑或优惠相关的信息”。 另一位用户写到 —— 5.43 版本同样躺枪,未经我统一就安装了 Avast,根本没有反选取消的选项。 还有用户吐槽 —— 它在未经我同意的情况下自动安装了 Avast,设置页面上没有复选框,你们有没有一点廉耻心么?啥时候才能意识到强插会导致大家的反感?逆向宣传真是迷。 之后,CCleaner 产品经理回应了用户的投诉,重申 Avast 安装项是完全可选的,用户在安装免费(或 Pro 试用)版本时,应始终留意屏幕上的内容。 即便如此,产品经理也承认确实有人遇到了问题 —— 我们获知有少数人的同意复选框未能正确显示,系统负载过高时,可能会导致其延迟显现。 在定于 1 月 16 日发布的 v5.39 版本中,我们将引入防止该问题发生的更改。如果有其它原因导致同意复选框不可见,我们会继续展开调查。 CCleaner 提供捆绑的第三方软件,其实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在此之前,商也曾推介过 Chrome、谷歌网盘、Skype、Dropbox 网盘等产品。 不过近日的 Avast 捆绑事件却相当具有讽刺意味,毕竟 Avast 本身就是一家网络安全公司,应该极力避免被各大流氓软件所采用的推广方式才对。 Avast 在上周四发布了一篇后续的支持文章,解释在每次安装 CCleaner 时,都不会强行捆绑 Avast 。如果用户在此前的安装中取消了复选,事情就不会发生。 然而正如网友 APMichael 所解释的那样,问题可能是 Windows 注册表中的“HKEY_CURRENT_USER \ Software \ AvastAdSDK”键值导致的。 如果删除了“LastOffer”,捆绑的 Avast 就会被强塞回来了。 实际上,这也不是围绕 CCleaner 的第一次争议。 2017 年底的时候,有安全机构发现在某些版本的 CCleaner 中发现了 Floxif 恶意软件。此外 8 月份,Avast 因为在免费版本中砍掉了隐私设置,而遭到了强烈的反对。   稿源:cnBeta,封面源自网络;

美国对俄罗斯选举黑客及“巨魔农场”参与者展开新一轮制裁

据外媒报道,当地时间12月19日,美国财政部对涉嫌干预美国2016年总统大选的俄罗斯公民实施了新的制裁。遭到最新制裁的人员为15名军事情报人员,其中9名为今年夏天因涉嫌参与2016年民主党全国委员会黑客网络攻击而被起诉的9人。 另外,它还制裁了与Lakhta项目有关的人和机构。据悉,Lakhta是一个影响广泛的政治干预运动,诸如互联网研究机构(IRA)的“巨魔农场(troll farm)”。Elena Khusyaynova就在今年10月因负责管理Lakhta项目的预算而受到指控。 其他制裁涉及到的人员还包括了在2016年对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发起网络攻击的黑客,在此之前已有7名情报官员因该罪行遭到起诉。 美国财政部在声明中表示,制裁是对俄罗斯继续无视国际准则而做出的回应。在这些制裁下,美国企业和公民将被禁止与名单上的任何人或机构做生意。 这是美国今年针对俄罗斯干涉美国选举展开的第二轮制裁。此前,美方曾对涉嫌参与其他黑客攻击的特工以及IRA成员进行了制裁。 美财政部部长Steven Mnuchin表示,美国将继续与国际盟友和伙伴合作、采取集体行动、遏制和防范俄罗斯及其代理人和情报机构的持续恶意活动。   稿源:cnBeta,封面源自网络;

NASA 服务器被黑客攻击 员工信息曝光

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已确认旗下一台服务器在10月被黑客攻击,黑客从其中盗取了一些员工信息,包括社会安全号码等等。在12月18日发布的通知中,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表示,它目前正在通知那些可能因此受到损害的员工。调查已经开始,NASA表示社会安全号码和其他个人身份信息存储在被黑的服务器上。 NASA表示,在发现这些事件后,NASA网络安全人员立即采取行动保护服务器及其中包含的数据。美国宇航局及其联邦网络安全合作伙伴正在继续检查服务器,以确定潜在数据泄漏的范围,并识别可能受影响的个人。NASA表示,调查需要时间,但强调它现在已成为NASA目前最重要的优先事项。 该机构声称没有任何迹象表明NASA的各项任务受到了黑客影响,但现在它已经传达给所有员工,让他们知道某些信息已经暴露给黑客。NASA表示,将为所有员工提供额外服务,包括身份保护服务。 但是NASA没有详细说明服务器是如何被破坏的,以及事件背后的黑客组织名称。   稿源:cnBeta,封面源自网络;

美国国会:Instagram 成俄罗斯“信息战”最重要阵地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12月18日早间消息,据彭博社报道,美国参议院情报委员会委托的一份报告显示,Facebook旗下Instagram在俄罗斯操纵美国选民的行为中,扮演的角色比该公司此前讨论的情况要大得多,并且将会成为在2020年选举中俄罗斯的一个关键工具。 俄罗斯互联网研究所(IRA)被认为试图在2016年美国大选前后通过虚假信息来分裂美国选民。三组研究人员发布的联合报告显示,这家机构在Instagram上的参与度要远远超过包括Facebook主站在内的任何其它社交媒体平台。 报告称:“Instagram是IRA影响力行动的重要阵地,而Facebook高管似乎试图在国会证词中避免谈及这点。”在媒体开始关注IRA在Twitter和Facebook平台上的活动之后,IRA的活动转移到了Instagram。“我们的评估是,Instagram可能会是持续的关键战场。” 根据New Knowledge、哥伦比亚大学和坎菲尔德研究所分析的来自2015至2018年的数据,Instagram内容有1.87亿次互动,超过Facebook和Twitter的7700万次和7300万次。 Facebook在声明中称,已经向立法者提供了数千个广告,并在选举期间防干扰方面取得进展。Twitter则表示,在打击外界对其服务的操纵方面也取得了重大进展,而该公司已于10月份发布更多数据,帮助进一步的研究和调查。   稿源:新浪科技,封面源自网络;

PewDiePie 粉丝向《华尔街日报》官网发动了黑客攻击

此前有媒体报道称,为了帮助 PewDiePie 稳坐 YouTube“网红一哥”的位置,激进的粉丝曾动用黑客手段,向全球 5 万台网络打印机发起了攻击。但是今天早些时候,《华尔街日报》又成为了最新的目标。黑客编辑了附属网站的一篇赞助帖,称代表 WSJ 向 PewDiePie 致歉,并表示会帮助后者在与 T-Series 的竞争中胜出。 对于此事,WSJ 一名代表向外媒 TheVerge 澄清,称他们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并展开了全面的调查:“该页面确属 WSJ 所有,但定制业务由广告部门负责,与新闻编辑部无关”。 尽管华尔街日报已经撤下了被无损的页面,但网络缓存仍可被看到。 为了与异军突起的 T-Series 竞争,狂热的粉丝还积极在线下开展活动,在时代广场和各地购买广告牌,以吸引他人订阅 PewDiePie 的 YouTube 频道。 除了粉丝的不理智,PewDiePie 本人也屡次陷入了争议。比如近日,他推荐了一个定期报道反犹和歧视言论的其它频道。   稿源:cnBeta,编译自:TheVerge,封面源自网络;

Cloudflare 疑因为恐怖组织网站提供 DDoS 保护服务遭抨击

据外媒报道,就在网络言论自由和温和政策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具争议期间,Cloudflare 因为恐怖组织提供网络安全保护而面临指控。据悉,该机构被指至少有在为 7 个恐怖组织提供网络安全服务,对此一些法律专家认为这种情况可能会使其面临法律风险。 Cloudflare 面向市场提供了一系列对运营现代网站的重要服务,比如 DDoS 保护。这是一家宣称可以处理 10% 互联网请求的庞大组织,据称它还准备进行 35 亿美元的 IPO。 然而在周五,《赫芬顿邮报》指出,通过对大量有恐怖组织运营网络的审查以及与四名国家安全与反极端主义专家的合作,他们发现这些网站受到了来自 Cloudflare 的网络安全服务保护。 据了解,虽然像 Facebook 等这样的私营公司在其服务条款中会对言论设有一定的限制,但 Cloudflare 更倾向于保持沉默。成为一名 Facebook 用户是任何人都可以为自己做出的选择,然而进入 Facebook 的代价之一就是要遵守他们的规则。但是像托管、域名注册以及 Cloudflare 提供的那种保护等服务则是互联网基础设施的核心。早在 2012 年的时候,Cloudflare CEO Matthew Prince 就曾反对过公司监督言论的观点,如今它的政策则严格遵守法律义务。 根据使用条款,无论是出于何种原因或根本没有原因,Cloudflare 都有权在不通知的情况下终止服务。去年,Prince 就停止了跟新纳粹网站 the Daily Stormer 的合作。当时,Prince 在写给员工的内部邮件中指出:“我认为 The Daily Stormer 的人都是可恶的人。但我认为我的政治决定不应该决定谁应该上网谁不应该上网。”不过这并不意味着Prince认为恐怖主义不可恶,在 the Daily Stormer 事件中,这位 CEO 坦率的承认自己就是因为那天早上心情不好把他们踢了出去。 《赫芬顿邮报》提出的问题是,Cloudflare 是否有向被制裁的组织提供“物质支持”。一些律师告诉这家媒体,Cloudflare 的做法可能违反了法律规定。电子前沿基金会等组织则认为“物质支持”可以而且已经被滥用于压制言论。不过 Cloudflare 方面给出的回应是,他们有在跟美国政府密切合作以此来确保自己履行了所有的法律业务。 《赫芬顿邮报》采访了 Counter Extremism Project 的代表,后者表示对在过去两年给 Cloudflare 发出要求指出七个恐怖组织身份的四封信却没有得到回复这件事表示失望。对此,Cloudflare 法律总顾问 Doug Kramer 表示自己不会提供任何关于客户或情况的具体信息,这是因为公司需要保护用户隐私而制定的政策。不过 Kramer 倒是指出,公司上周接到了一个来自政治压力集团的要求,后者希望其停止向世界另一边的跟“军阀”有联系的网站提供服务,但虽然这个国家的一些人受到了美国的制裁却并非是确认的目标组织人员所以他们没有对此采取行动。       稿源:cnBeta,封面源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