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人工智能

研究人员开发无监督的 AI,以在 Twitter 上发现非法药物销售

据外媒报道,美国民众在打击阿片类药物滥用斗争中最新的 “盟友”是一台计算机,其正在学习如何弄清人类在互联网上销售的其他处方药。圣迭戈的一个医学研究团队创建了一种无监督的人工智能,在 Twitter 上寻找非法销售阿片类药物的现象。 在收到含有特定药物参考文献的推文后,该机器能够通过现实世界的位置产生关于阿片样药物滥用的准确数据,并发现在线药物销售情况。其分析了超过 60 万条推特,并发现在线销售药物的 1778 条推文。 机器在地理上分离了数据,被发现与人类进行的可比较研究一致。研究人员在他们的论文中得出结论: 我们的方法可以通过大量的推文识别非法在线销售处方阿片类药物。我们的研究结果表明,受控药物通过不同的战略和供应商在线投放。 这种研究可能不会直接用于执法,因为人工智能使用公开的数据来进行调查。大多数罪犯在进行非法活动时并没有在 Twitter 上验证身份; 这个数据对研究人员来说更重要。这一进程的更为相关的后果是作为确定阿片类药物滥用趋势的工具,其比目前的方法更有效。 社会媒体是非法处方药销售的有效形式,因为它代表了一个(相对)安全的环境,并获得适度的匿名性。研究人员的AI代表着结束传统调查方法作为科学证据。一个机器可以在几秒钟内看到 Twitter,并在理论上做出相同的决定,而不是花费几年时间查看可验证数据来尝试调查阿片类药物滥用的发展情况。 稿源:cnBeta,封面源自网络;

亚马逊计划在德国设立一所 AI 研究中心,其专注开发视觉系统

据外媒 10 月 24 日消息,电商巨头亚马逊宣布,将在德国建立一个新研究中心,专注于开发人工智能(AI)以提高客户体验——尤其是在视觉系统方面。亚马逊表示,在该研究中心进行的研究也将致力于帮助亚马逊云服务(AWS)的用户及其语音驱动的人工智能助手Alexa。目前,该研究中心将设在图宾根,其靠近马克斯•普朗克智能系统学院。知情人士获悉,它将聘用 100 多名机器学习工程师。 亚马逊表示,未来五年该研究中心将创造约 100 个工作岗位。该研究中心是继柏林、德累斯顿和亚琛之后,亚马逊在德国的第四个研究中心。图宾根研发中心是亚马逊的第一个专注于视觉人工智能研究的德国研究中心,尽管这只是亚马逊在这方面已经广泛开展的研发工作的最新延伸。另外,亚马逊还将聘用马普研究院的两位教授为亚马逊学者。Bernhard Schölkopf,机器学习领域专家,他还是计算机辅助摄影的共同发明人;Michael J. Black,机器视觉领域的专家,同时还是人体 3D 成像公司 Body Labs 的联合创始人。 亚马逊的柏林研究中心最初是一个客户服务中心,但自 2013 年以来,它还包括开发亚马逊云业务(包括管理程序、操作系统、管理工具和自我学习技术);亚马逊的的德累斯顿中心是内核和操作系统团队,内核和操作系统在 EC2 核心上运行;在亚马逊的的亚琛研发中心,工程师们正在研究 Alexa 和架构云 AWS 服务。 除了建立研发中心,亚马逊还表示,将向 “Cyber Valley” 项目捐赠 125 万欧元(约合 150 万美元)。此外,亚马逊还将出资 42 万欧元(约合 50 万美元),对个别研究成果进行奖励。“Cyber Valley” 项目是去年德国推出的一个创新项目,旨在将学术与业界研究成果相结合,以推动人工智能的研究。目前,这个创新项目现有的合作伙伴包括宝马、博世、戴姆勒、IAV、保时捷和德国采埃孚集团以及现在加入的亚马逊。 稿源:cnBeta,封面源自网络;

迪拜为推进科技发展,新增 “人工智能国家部长” 一职

世界各国政府都开始认识到人工智能(AI)的潜力和重要性。随着人工智能法规的实施,国际社会的接受度也在不断扩大。而在阿拉伯联合酋长国(阿联酋),政府将采取进一步的促使,即任命了一位人工智能部长。 据了解,阿联酋的首位人工智能部长是现年 27 岁的 Omar Bin Sultan Al Olama。阿联酋副总统和总理 Shaikh Mohammad Bin Rashid Al Maktoum 在本周四的一份声明中表示,Olama 是六个新任命的部长之一,其中三名是女性,他们代表了阿联酋追求 “未来技能、未来科学和未来技术的新阶段”,以确保后代拥有更美好的未来。 随着科技公司开始围绕人工智能展开商业模式,像阿联酋这样的国家以及像迪拜这样的城市在技术上投入了大量的资金,这一点也不奇怪,因为他们想要站在这一发展的最前沿。举个例子,迪拜计划在 2030 年让机器人警察走上街头,他们也一直在努力让无人驾驶汽车在城市的道路和天空中行驶。与此同时,人工智能也是迪拜加速器项目的主要研究领域之一。 “我们希望阿联酋成为世界上人工智能准备最充分的国家,”总理 Shaikh Mohammad Bin Rashid Al Maktoum 说。这些新任命是 Shaikh Khalifa Bin Zayed Al Nahyan 总统批准的内阁重组的一部分,他首先与阿布扎比酋长国的王储、阿联酋武装部队副指挥官 Shaikh Mohammad Bin Zayed Al Nahyan 进行了协商。除了人工智能之外,迪拜还投资了一些超级高铁项目,甚至还投资了一个火星计划。 稿源:cnBeta、威锋网,封面源自网络;

美国正利用人工智能程序破解密码获取重要数据

美国史蒂文斯理工学院(Steven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开发了一个所谓的生成式对抗网络,可以对你所使用的密码进行合理猜测,准确率达到四分之一。他们的基本理念非常简单:让一个神经网络构建一个东西,然后由另外一个神经网络判定其质量。 这个概念是由伊恩·古德菲洛(Ian Goodfellow)发明的,他曾经入选《麻省理工科技评论》评选的 2017 年 “ 35 岁以下 35 名优秀创新者 ” 榜单,但他本人并未参与该项目。史蒂文斯理工学院的团队让一个人工智能程序利用数千万个泄露的密码来学习如何生成新密码,再让另外一个人工智能程序学习如何判断新生成的密码是否有吸引力。 将实际结果与网上泄露的 LinkedIn 登录数据进行比对后发现,人工智能生成的密码有 12% 与真实密码匹配。当研究人员从 hashCat 软件工具那里获得一些人类制作的规则,并将其加入到人工智能系统后,便可猜测 27% 的密码——比单纯使用 hashCat 高出 24%。 虽然这项技术还处于初期,但这却是生成式对抗网络首次用于破解密码。另外,只要能够获取更多数据,这项技术似乎的确能获得快于传统方法的改进速度。但无论如何,这似乎都是个坏消息,因为不法分子可能利用这项技术来发动网络攻击。 稿源:cnBeta、新浪科技,封面源自网络;

美国 CIA 正开发多个人工智能项目收集社交媒体情报

据外媒 9 月 11 日报道,美国中央情报局( CIA )正通过开发人工智能程序访问、收集与检索社交媒体情报。 美国 CIA 技术开发副主任 Dawn Meyerriecks 在情报与国家安全峰会上发表声明,宣称该机构目前正开展逾 137 个不同人工智能项目作为未来发展计划的一部分,其中多数由硅谷科技公司与 CIA 开发人员共同创建。 由于数据分析的不断发展,人工智能开始走进社交媒体平台,旨在通过公共记录收集目标用户重要信息。虽然从社交媒体收集数据的行为绝非新鲜事件,但利用人工智能做到这一点却有所不同,因为就单单收集数据的数量与速度来说较其他技术有所提高。 目前,尚不清楚 CIA 监控目标是谁,也不了解他们想要什么,以及用户公共资料被审查程度。不过,根据美国国防部的一份报告显示,CIA 运行的 137 个项目中,AI 可以根据数据与相关事件预测未来事件并自动标记视频,以便分析人员日后查看。国家地理空间情报局局长 Robert Cardillo 表示:“ 人工智能似乎是一个自然而然的进展,如果我们手动操作,预计未来 20 年的卫星图像将需要八百万分析人员共同进行。另外,我们希望人工智能能够将分析人员 75% 的工作量进行自动化处理 ”。 原作者:Immanuel Jotham,编译:青楚 本文由 HackerNews.cc 翻译整理,封面来源于网络; 转载请注明“转自 HackerNews.cc ” 并附上原文链接。

纽约时报:中国在人工智能领域挑战美国

中国正在人工智能领域挑战美国的地位,中国在该领域发表的论文数量以及耗费巨资建造的世界最强大超算都是证据。 《纽约时报》报道称,在五角大楼酝酿把 AI 引入军队的计划时,中国的研究人员也正在这个新兴科技领域大步前进。中国进步迅速,使美国的军事战略专家和科技专家围绕中国究竟只是在模仿进步,还是很快便会在该领域超过美国的独立创新展开了一场争论。 百度首席科学家吴恩达称,美国可能有些过于目光短浅和自信,理解不了中国竞争的速度。“很多时候,中国和其他地方都在同时发明某样东西,或是先在中国发明出来了,后来传到了海外,”他说。“但美国媒体只报道美国的版本。这导致外界误以为那些想法是现在美国发明出来的。”科大讯飞就是中国的进步在美国基本未获报道的一个重要例子。这家人工智能公司侧重语音识别和自然语言理解,在多项国际语音合成和中英文文本互译比赛中获奖。该公司自称正在与科技部合作,研发一款“人形应答机器人”。中国的科技工作者则表示,该公司在监控技术的研发上同政府关系密切。 稿源:solidot奇客,有修正;封面:源自网络

AI 又在扑克领域制霸,这次的胜利与 AlphaGo 有何不同?

虽说位于匹兹堡的河流赌场与科技突破这一名词有些不搭,但本周二它确实见证了卡耐基梅隆大学的 AI 系统 Libratus 将四位德州扑克顶级选手斩落马下。Libratus 是卡耐基梅隆大学计算机科学教授尚德洪姆与博士生布朗共同打造的,在为期 20 天的赛程中,它们一共进行了 12 万手牌的比赛,最终 Libratus 战胜了四位人类顶尖高手, “这是 AI 开辟的新疆界,”尚德洪姆在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上说道。“也是 AI 在游戏比赛中获得的里程碑式突破。” Libratus 的成功主要在于不断学习,每结束一天的比赛它都能学到人类牌手的技巧并有所提升。“每天比赛结束后,Libratus 内置的原算法就会分析对手的漏洞和技巧,并将其融入到Libratus未来的牌路之中。”尚德洪姆说道。不过,Libratus 的方式与此前人机扑克大赛的思路有所不同,此前研究人员主要寻找对手的破绽并针对相应破绽进行各个击破。Libratus 则正相反,它寻找破绽的目的是要补漏,防止自己也出现同样的破绽。 Libratus 的胜利是 AI 逐步统治棋牌类游戏的又一里程碑,1997 年时 IBM 的深蓝电脑在国际象棋比赛中击败世界冠军卡斯帕罗夫,去年 AlphaGo 则成功在围棋比赛中摘冠,而此前这项运动被认为是直觉的游戏。与深蓝电脑纯靠计算能力有所不同的是,AlphaGo 拥有强化学习的能力。Libratus 的胜利则象征着 AI 的另一个巨大突破,因为德州扑克与围棋预设的挑战不同,它信息缺失的特性是此前 AI 从未触碰过的。 值得注意的一点是,虽然 Libratus 用的依旧是传统的树形搜索、抽象和游戏战略分析等 AI 技术,但我们现在并未完全了解 Libratus 的工作方式。“AI 的进步可不止在深度学习上。”瓦尔斯补充道。同时,瓦尔斯认为我们不能高兴的太早,因为 AI 并未彻底统治扑克界,眼下的比赛还是一对一,如果有更多选手加入进来,德州扑克的难度将会成倍增加。想在多人比赛中获胜,AI 恐怕还得多历练几年。 此外,Libratus 与 AlphaGo 有相同的毛病,那就是它们只专精于一个领域。因此人类不必担心它们的觉醒,因为除了玩扑克和下围棋,它们什么都不会。 围棋和德州扑克之后,人工智能的下一站会是哪个游戏呢? 稿源:cnBeta 节选;封面:百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