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人工智能

美国正利用人工智能程序破解密码获取重要数据

美国史蒂文斯理工学院(Steven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开发了一个所谓的生成式对抗网络,可以对你所使用的密码进行合理猜测,准确率达到四分之一。他们的基本理念非常简单:让一个神经网络构建一个东西,然后由另外一个神经网络判定其质量。 这个概念是由伊恩·古德菲洛(Ian Goodfellow)发明的,他曾经入选《麻省理工科技评论》评选的 2017 年 “ 35 岁以下 35 名优秀创新者 ” 榜单,但他本人并未参与该项目。史蒂文斯理工学院的团队让一个人工智能程序利用数千万个泄露的密码来学习如何生成新密码,再让另外一个人工智能程序学习如何判断新生成的密码是否有吸引力。 将实际结果与网上泄露的 LinkedIn 登录数据进行比对后发现,人工智能生成的密码有 12% 与真实密码匹配。当研究人员从 hashCat 软件工具那里获得一些人类制作的规则,并将其加入到人工智能系统后,便可猜测 27% 的密码——比单纯使用 hashCat 高出 24%。 虽然这项技术还处于初期,但这却是生成式对抗网络首次用于破解密码。另外,只要能够获取更多数据,这项技术似乎的确能获得快于传统方法的改进速度。但无论如何,这似乎都是个坏消息,因为不法分子可能利用这项技术来发动网络攻击。 稿源:cnBeta、新浪科技,封面源自网络;

美国 CIA 正开发多个人工智能项目收集社交媒体情报

据外媒 9 月 11 日报道,美国中央情报局( CIA )正通过开发人工智能程序访问、收集与检索社交媒体情报。 美国 CIA 技术开发副主任 Dawn Meyerriecks 在情报与国家安全峰会上发表声明,宣称该机构目前正开展逾 137 个不同人工智能项目作为未来发展计划的一部分,其中多数由硅谷科技公司与 CIA 开发人员共同创建。 由于数据分析的不断发展,人工智能开始走进社交媒体平台,旨在通过公共记录收集目标用户重要信息。虽然从社交媒体收集数据的行为绝非新鲜事件,但利用人工智能做到这一点却有所不同,因为就单单收集数据的数量与速度来说较其他技术有所提高。 目前,尚不清楚 CIA 监控目标是谁,也不了解他们想要什么,以及用户公共资料被审查程度。不过,根据美国国防部的一份报告显示,CIA 运行的 137 个项目中,AI 可以根据数据与相关事件预测未来事件并自动标记视频,以便分析人员日后查看。国家地理空间情报局局长 Robert Cardillo 表示:“ 人工智能似乎是一个自然而然的进展,如果我们手动操作,预计未来 20 年的卫星图像将需要八百万分析人员共同进行。另外,我们希望人工智能能够将分析人员 75% 的工作量进行自动化处理 ”。 原作者:Immanuel Jotham,编译:青楚 本文由 HackerNews.cc 翻译整理,封面来源于网络; 转载请注明“转自 HackerNews.cc ” 并附上原文链接。

纽约时报:中国在人工智能领域挑战美国

中国正在人工智能领域挑战美国的地位,中国在该领域发表的论文数量以及耗费巨资建造的世界最强大超算都是证据。 《纽约时报》报道称,在五角大楼酝酿把 AI 引入军队的计划时,中国的研究人员也正在这个新兴科技领域大步前进。中国进步迅速,使美国的军事战略专家和科技专家围绕中国究竟只是在模仿进步,还是很快便会在该领域超过美国的独立创新展开了一场争论。 百度首席科学家吴恩达称,美国可能有些过于目光短浅和自信,理解不了中国竞争的速度。“很多时候,中国和其他地方都在同时发明某样东西,或是先在中国发明出来了,后来传到了海外,”他说。“但美国媒体只报道美国的版本。这导致外界误以为那些想法是现在美国发明出来的。”科大讯飞就是中国的进步在美国基本未获报道的一个重要例子。这家人工智能公司侧重语音识别和自然语言理解,在多项国际语音合成和中英文文本互译比赛中获奖。该公司自称正在与科技部合作,研发一款“人形应答机器人”。中国的科技工作者则表示,该公司在监控技术的研发上同政府关系密切。 稿源:solidot奇客,有修正;封面:源自网络

AI 又在扑克领域制霸,这次的胜利与 AlphaGo 有何不同?

虽说位于匹兹堡的河流赌场与科技突破这一名词有些不搭,但本周二它确实见证了卡耐基梅隆大学的 AI 系统 Libratus 将四位德州扑克顶级选手斩落马下。Libratus 是卡耐基梅隆大学计算机科学教授尚德洪姆与博士生布朗共同打造的,在为期 20 天的赛程中,它们一共进行了 12 万手牌的比赛,最终 Libratus 战胜了四位人类顶尖高手, “这是 AI 开辟的新疆界,”尚德洪姆在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上说道。“也是 AI 在游戏比赛中获得的里程碑式突破。” Libratus 的成功主要在于不断学习,每结束一天的比赛它都能学到人类牌手的技巧并有所提升。“每天比赛结束后,Libratus 内置的原算法就会分析对手的漏洞和技巧,并将其融入到Libratus未来的牌路之中。”尚德洪姆说道。不过,Libratus 的方式与此前人机扑克大赛的思路有所不同,此前研究人员主要寻找对手的破绽并针对相应破绽进行各个击破。Libratus 则正相反,它寻找破绽的目的是要补漏,防止自己也出现同样的破绽。 Libratus 的胜利是 AI 逐步统治棋牌类游戏的又一里程碑,1997 年时 IBM 的深蓝电脑在国际象棋比赛中击败世界冠军卡斯帕罗夫,去年 AlphaGo 则成功在围棋比赛中摘冠,而此前这项运动被认为是直觉的游戏。与深蓝电脑纯靠计算能力有所不同的是,AlphaGo 拥有强化学习的能力。Libratus 的胜利则象征着 AI 的另一个巨大突破,因为德州扑克与围棋预设的挑战不同,它信息缺失的特性是此前 AI 从未触碰过的。 值得注意的一点是,虽然 Libratus 用的依旧是传统的树形搜索、抽象和游戏战略分析等 AI 技术,但我们现在并未完全了解 Libratus 的工作方式。“AI 的进步可不止在深度学习上。”瓦尔斯补充道。同时,瓦尔斯认为我们不能高兴的太早,因为 AI 并未彻底统治扑克界,眼下的比赛还是一对一,如果有更多选手加入进来,德州扑克的难度将会成倍增加。想在多人比赛中获胜,AI 恐怕还得多历练几年。 此外,Libratus 与 AlphaGo 有相同的毛病,那就是它们只专精于一个领域。因此人类不必担心它们的觉醒,因为除了玩扑克和下围棋,它们什么都不会。 围棋和德州扑克之后,人工智能的下一站会是哪个游戏呢? 稿源:cnBeta 节选;封面:百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