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国际动态

美众议院通过争议性法案,执法部门或将获更广泛海外数据访问权限

据外媒报道,当地时间 3 月 22 日,美众议院通过一项争议性法案,它将进一步扩大美执法部门访问海外数据的权限。这个 2200 多页的综合法案将涉及 1.3 万亿美元的财政支出,另外它涵盖了一些来自今年早些是提交的《CLOUD Act》中的内容。 接下来它将移步参议等待新的投票结果,而特朗普总统早已做出了将会签署该法案的承诺。 据了解,这项法案将涵盖了政府和法院如何对保存在国外服务器的数据提要求的内容。随着云网络在过去服务器的不断兴起,这却是已经成为了一个日益紧迫的问题。而在今年,美最高法院曾受理过一起跟微软储存在爱尔兰服务器的数据相关的案件。 眼下,这些数据访问请求主要受一套叫做“司法互助条约”的国际协议约束,但《CLOUD Act》的支持者们认为,由于外国国家对调用国际外交手段起诉涉及 iCloud  或 Gmail 的当地犯罪愈发失望,所以这套制度不再有效。 一些非营利性组织则对这套法案持反对态度,像美国公民自由联盟、电子前沿基金会、开放科技中心、国际特赦组织都认为其存在隐私问题。其中最严厉的批评集中在对总检察长的全新授权上,后者将可以单方面跟外国签订协议。而这些协议将可能会规避来自美国法院提供的保护,同时还将在数据请求获得批准后而不告知用户或当地政府,使得相关监管工作变得更加困难。 而在投票前,微软总裁、法律总顾问布拉德·史密斯发文称,此番投票对于来自世界各地的隐私权利、国家关系、在科技领域建立信任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一天。 稿源:cnBeta,封面来自网络;

帮特朗普胜选的数据公司还主导英国退欧?政府正调查

据外媒报道,因未经许可而使用数百万 Facebook 用户数据,英国咨询公司 Cambridge Analytica(剑桥分析)处于舆论的风口浪尖,2016 年,该公司曾受雇于唐纳德·特朗普,为他的美国总统竞选获得处理数据。然而,这家公司也对 2016 年英国人投票决定离开欧盟一事负有责任,正因此接受审查。 在英国脱欧投票期间,Cambridge Analytica 与离开欧洲团体 Leave.EU 的几位领导人曾吹嘘互为工作伙伴。不过,后者已经撤回声明,称从未签署合同,也没有一起干成什么事。 作为假新闻调查的一部分,英国议会正在调查 Cambridge Analytica 和 Leave.EU 之间的联系。 Cambridge Analytica 曾与 Leave.EU 合作过吗? Leave.EU 的联合创始人阿荣·班克思(Arron Banks)在一本书里说,2015 年 10 月他的组织聘请了 Cambridge Analytica ——一家使用“ 大数据和先进的心理 ”影响人的公司。在 2015 年 11 月,Leave.EU 在其网站上说,Cambridge Analytica “ 将帮助我们以地图形式标出英国选民及其信仰,使我们能够更好地与选民沟通。” 在同一个月,Cambridge Analytica 主管布里坦妮·坎瑟(Brittany Kaiser)参加了 Leave.EU 的新闻发布会。她说,她的组织将“对英国进行大规模研究,以便真正理解为什么人们有兴趣留在欧盟,或离开欧盟。” 2016 年 2 月,Cambridge Analytica 首席执行官亚历山大·尼克斯(Alexander Nix)在《竞选》杂志上提到,他的公司正在为 Leave.EU。“通过确保适当的网上选民收到适当的信息,我们已经开始助力Leave.EU的社交媒体活动,”尼克斯说,本周他已被公司停职。 去年,Leave.EU 的通讯总监安迪·威格摩尔(Andy Wigmore)也在 Twitter 上表示,他的竞选团队使用了这项服务。“你应该使用 Cambridge Analytics,”他说,并补充道,他愿意“高度推荐他们”。 Leave.EU 现在怎么说? 班克思说,在公投前,Cambridge Analytica 主动找到 Leave.EU 寻求合作,但最终无果——没有合作,也谈不上付钱。 “我们确实有与 Cambridge Analytica ——他们通过了一份广告,被提交给选举委员会,放入指定的文件中,”班克思s告诉路透社。 之所以没有与 Cambridge Analytica 合作,是因为 Leave.EU 组织没有得到官方认可,同时,对咨询公司存在顾虑,班克思说。 当被问及 Leave.EU 是否接受过 Cambridge Analytica 的服务并为其支付费用时,班克思说:“没得到任何好处,没有数据,什么都没有。” 本月早些时候,当被议会委员会问及在书中提到“雇佣” Cambridge Analytica 一事时,班克思回答说,当时只是有合作意向。 Cambridge Analytica 怎么说? 上个月尼克斯告诉议会委员会,他曾联系过班克思和威格摩尔,他们的陈述是不真实的。 《竞选》杂志中的文章存在错误,“那是由一位过分热心的公关顾问撰写的”,他说。 他说,“我们希望和打算为这项运动做一些参考工作。后来没做成。声明一出来,我们立刻向所有媒体明确表示,我们没有参与其中,但错误报道已被公诸于世了。” 稿源:cnBeta、新浪科技,封面源自网络;

为重获美国信任,杀软巨头卡巴斯基将在瑞士新建数据中心

卡巴斯基被驱逐出美(政务采购、军方合同等领域)后,俄国杀毒巨头也在考虑如何彻底打消西方世界的疑虑(收集敏感资料回传祖国,涉间谍行为),毕竟在几乎所有的杀软横评中,卡巴都是当仁不让的第一。 据路透社报道,一份独家获取的内部文件显示,卡巴准备在瑞士建立一个新的数据中心。 卡巴虽然没有直接回应,但透露,为了履行他们做出的全球透明度倡议,决定今年在欧洲建立首个透明中心,也就是将自己应对信息安全威胁的努力公之于众。除此之外,卡巴在亚洲和美国也规划有新的透明研发中心。 报道称,卡巴创始人和 CEO Eugene Kaspersky 已经批准了上述决议,虽然他本人极不情愿,但为了长远利益,只有妥协。 瑞士中心将于 2020 年前竣工,届时,从美国和欧洲用户的卡巴斯基软件中收集和传送的资料将直接送往这里,而其它地区则依然传回莫斯科的卡巴斯基中心实验室。 与之配套的措施还有,独立客观的三方机构运作该中心,同时,卡巴一部分杀软的程序研发工作也会部分转入瑞士。 据悉,除了美国,巴西和立陶宛也对卡巴下达了“封杀”禁令,后者目前仅能在这些地区的个人电脑、私人企业等客户中销售产品。 稿源:cnBeta、快科技,封面源自网络;

俄罗斯最高法院要求 Telegram 向 FSB 提供密钥以访问用户信息

据外媒报道,俄罗斯最高法院近日要求即时通讯及加密通信服务商 Telegram 向俄罗斯联邦安全局(FSB)提供加密密钥,以便让政府能够访问用户数据。如果 Telegram 拒绝提供,俄罗斯将在其境内封杀 Telegram。 早在 2017 年 6 月,俄罗斯政府就曾威胁要封停 Telegram,因为其不愿意遵守俄罗斯新推出的数据保护条例。7 月,为了能在俄罗斯境内正常运行,Telegram 同意了一部分协议,但当时并未分享用户数据。Telegram 创始人 Pavel Durov 认为俄罗斯政府的要求“在技术上无法实现”,而且并不符合法规。他在 2017 年 9 月离开了俄罗斯,以示对俄罗斯政府的抗议。 俄罗斯在 2016 年通过了一项反恐法规,要求俄罗斯境内所有私企将与俄罗斯公民有关的数据都存储在当地服务器中。这项法规在当时引起过轩然大波。 稿源:FreeBuf,封面源自网络;

日本将启用全球性能最强的核聚变研究超级计算机

据外媒报道,日本计划在今年正式上线一台用于先进核聚变研究的 Cray XC50 超级计算机。尽管其性能在超算排行榜上并不是第一,但在一众用于核聚变研究的计算机中,它仍然是最先进的。在美国国家量子与放射科学技术研究所的慷慨帮助下,这台超算将被安装于日本的六所村核聚变研究所内,并用于局部核聚变科学实验。 上图为 Trinity:美国洛斯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LANL)在先进模拟计算(ASC)项目中使用的 Cray 超级计算机。 此外,Cray XC50 还将为国际热核聚变实验反应堆(ITER / 由欧盟领导的一个庞大的跨国聚变项目)提供研究支持。来自日本和其它国家的上千名研究人员都能够使用该系统,主要是等离子物理和聚变能量计算方面。 在展望新超算的同时,日本拿出了已退役的 Helios 旧系统作对比。毕竟在 2012 年的时候,它在超算性能排行榜上还处于第 15 名。当前日本尚未对其最新的超算进行命名,而且它也算不上是最佳的 Cray XC50 系统。 根据 2017 年 11 月份的排行,瑞士拥有全球性能第三强的超级计算机,它也运行于 Cray XC50 系统之上。聚变能源的商业化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ITER 计划于 2035 年投入使用首个等离子反应堆,这将耗费数十亿美元的投资。 稿源:cnBeta,封面源自网络;

英国当局正在申请对 Cambridge Analytica 办公室的搜查令

据外媒报道,陷入误用 Facebook 用户数据丑闻的数据分析公司 Cambridge Analytica 可能很快就要遭到英国当局的突击搜查。当地时间周一,英国信息专员 Elizabeth Denham 称,她正在申请搜查这家公司办公室及服务器的搜查令。 上周六,《纽约时报》披露,Cambridge Analytica 在 2016 年美总统大选期间在未经允许的情况下从 5000 万 Facebook 用户那里收集数据并将它们用到政治广告中。 Denham 告诉媒体,其办公室已经就这一事件展开了数月调查,而在他们调查的过程中也听到了对 Cambridge Analytica 的类似指控。 在此之前,该家公司顾问被拍到向政客行贿并在互联网上用视频换钱。同时,为了挖出政治候选人的肮脏事迹他们还利用来自乌克兰的性服务人员并还雇佣前间谍工作人员。 对此,Cambridge Analytica 否认了任何带有目的地的贿赂或圈套。 而 Facebook 方面已在上周五宣布暂停跟 Cambridge Analytic 和 Cambridge 教授 Aleksandr Kogan 的合作。获悉,Kogan 是 Global Science Research 创始人兼总裁,另外他还开发了一款叫做  thisisyourdigitallife 的个人猜谜软件。Global Science Research 跟 Cambridge Analytica 也有合作关系,它们用从上面这款猜谜软件中收集数据。 虽然  Kogan 的数据收集符合 Facebook 的相关规定,但这家社交网络公司表示,Kogan 在没有用户的允许下将数据交给 Cambridge Analytica 则违反了他们的规定。 相关阅读: — FB 将召开紧急会议 让员工提出有关 Cambridge Analytica 的问题  — Facebook 数据泄露案主角:我不是间谍 我愿意作证 — Facebook 数据滥用丑闻发酵:英国将调查相关咨询公司 稿源:cnBeta,封面源自网络;

北卡罗来纳州警方要求谷歌提供犯罪现场附近所有移动用户的数据

据外媒报道,当执法部门向谷歌提供逮捕令或法院传票之后,后者会提供一定的信息来帮助前者破案,通常情况下都是寻找某一嫌疑犯的信息。然而来自北卡罗来纳州罗利的警察却可能要打破这种平衡,获悉,为了通过分析犯罪现场录像进而创建一个关注的周边和地区图,他们向谷歌提出了一个请求,即要求后者提供该地区所有人的数据。 虽然该地警方要求提供匿名账号数据,但目前并不清楚谷歌是否愿意遵守这一要求。 据了解,手机通过 GPS、Wi-Fi 以及蜂窝网络定位用户位置,虽然用户可以关掉 GPS,但设备几乎仍能将定位数据发送给第三方。这意味着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徘徊在犯罪现场的用户将受到跟犯罪分子同样的怀疑。2014年,一名女子就因为其手机位置纪录显示她在犯罪现场而被判入狱,但当事人实际上并没有犯罪。 谷歌拒绝就这一问题作出回应,只是重申了公司遵守执法要求的标准政策。 稿源:cnBeta,封面源自网络;

内部出现分歧:传 Facebook 首席信息安全官将离职,因其倡导披露俄罗斯活动

据美国《纽约时报》援引 Facebook 现任和前任知情员工消息称,在 Facebook 内部就应如何处理自己在传播虚假信息中的作用产生分歧之后,其首席信息安全官阿莱克斯·斯塔莫斯(Alex Stamos)将离职。斯塔莫斯在公司内部一直大力倡导调查和披露俄罗斯方面在 Facebook 上的活动,和 COO 谢丽尔·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等高管在此问题上产生分歧。 据美国《时代》杂志报道,斯塔莫斯最早告诉公司自己希望在去年 12 月离职,但是 Facebook 成功劝说他等到今年 8 月,并且希望他能够帮助继任者完成工作交接与过渡,因为高管层认为他的离职会导致不良影响。 斯塔莫斯一直在负责他的安全团队向 Facebook 的产品和基础设施部门转移的事宜。此前他的团队曾有 120 人,现在仅有 3 人。 稿源:cnBeta、新浪科技,封面源自网络;

Level 3 技工犯错导致电话服务中断

2016 年 10 月 4 日,Level 3 网络的电话服务中断了约 1 个半小时。Level 3 事后称是配置错误导致服务中断。上周 FCC 和美国国土安全部公布了事故调查报告。报告称,在例行的每天一次或两次的网络维护期间,一名技术人员使用了网络供应商的网络管理软件执行了例行的反欺诈操作,试图屏蔽被怀疑与恶意活动相关的非本地电话号码呼叫。 该网络管理软件将空字段解释为通配符,也就是屏蔽所有电话呼叫。而这位技术人员留下了空字段,没有填电话号码,导致网络交换机屏蔽了所有非本地电话号码呼叫。Level 3 在四分钟内就知道了问题,但它不知道是什么导致的。 因为问题很难诊断,没人知道留下特定空字段的后果。事故影响了 2940 万 VoIP 用户和大约 230 万无线用户,超过 1.11 亿次电话呼叫失败。这是美国至今最大规模的电话服务中断事故。 稿源:cnBeta、solidot,封面源自网络;

特朗普颁布行政命令封杀委内瑞拉官方加密货币

据外媒报道,近日,美国总统特朗普颁布了一项委内瑞拉加密货币购买禁令–任何美国人或美国境内人员都将不能购买来自委内瑞拉官方推出的加密货币 Petro。据悉,这是第一个由一名总统颁布的与加密货币相关的行政命令。 特朗普行政命令指出,petro ICO 是委内瑞拉总统尼古拉斯·马杜罗试图规避美国制裁而采取的一个举措,另外它还宣布所有与之相关的交易都为非法行为。此外,该行政命令还披露,实际上委内瑞拉国会并不支持petro的发行。 今年 2 月,据马杜罗发布的推文了解到,委内瑞拉发行的 petro 筹集到了 7.35 亿美元的资金,对此许多专家表示怀疑。马杜罗曾称加密货币将作为委内瑞拉“克服金融封锁”的手段,这里很有可能针对的就是美国和欧盟国家对该国的制裁。据悉,委内瑞拉国家实体货币目前的价值只有 0.00003 美元。 加密货币监管方面的专家表示,特朗普的禁令是意料之中的。智囊团 Coin Center 执行总裁 Jerry Brito 表示,尽管委内瑞拉发行加密货币看起来很新鲜,但对于美国对受制裁国家采取金融交易限制却不是什么新鲜事。在其看来,发行加密货币并不能帮助委内瑞拉脱逃制裁。 而今年 2 月,美国财政部就曾警告过其国内投资者不要触碰 petro 以防违法了制裁相关规定–“ petro 数字货币将可能是对委内瑞拉政府的一种信贷扩张,因此可能会让美国个人面临法律风险。” 稿源:cnBeta,封面源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