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恶意软件

研究发现全球有 41.5 万多台路由器受到秘密挖矿软件感染

据外媒报道,研究人员发现,全球超41.5万台路由器感染了旨在窃取路由器计算能力并偷偷挖掘加密货币的恶意软件。这些仍在继续的网络攻击尤其影响最严重的则是MikroTik路由器。有记录显示,针对该品牌的一系列加密攻击始于今年8月,当时安全专家发现有20多万台设备被感染。从那以后,这个数字又增加一倍多。 虽然大多数受影响的设备最初都集中在巴西,但数据显示,在全球范围内也有大量设备受到了影响。 值得指出的是,被入侵设备的数量可能略有下降,但遭到攻击的路由器总数仍相当高。 安全研究员VriesHD指出:“如果实际被感染的路由器总数在35万到40万台左右,对此我也不会感到惊讶。” 有趣的是,尽管攻击者过去倾向于使用CoinHive–一种用于面向隐私加密货币Monero (XMR)的挖掘软件–但研究人员注意到,攻击者已经开始转向了其他挖掘软件。“CoinHive、Omine和CoinImp是使用最多的服务,”VriesHD表示,“过去80%到90%用的都是CoinHive,但最近几个月已经转向了Omine。” 今年8月,研究人员报告称巴西有20多万台设备在遭到劫持后被用于秘密开采加密货币。等到9月,易受攻击设备的总数已经增加到了惊人的28万台。 好在一些受害者可以做一些事情来保护自己。来自Bad Packets Report的安全专家Troy Mursch建议受影响的MikroTik设备的用户立即下载他们设备可用的最新固件版本。VriesHD则表示ISP可以通过强制对路由器进行无线更新来帮助对抗这些恶意软件的传播。此外他还补充称:“针对这个特殊问题的补丁已经发布了好几个月了,我已经看到成千上万的ISP从名单上消失了。然而不幸的是,似乎仍有大量的ISP根本不打算采取行动来减轻攻击。”   稿源:cnBeta,封面源自网络;

美司法部指控两名伊朗黑客勒索攻击 造成 3000 万美元损失

美国司法部近日指控两名伊朗黑客,策划和执行了针对美国多个主要城市(包括亚特兰大,圣地亚哥和纽瓦克)的勒索软件攻击,导致美国多地的基础公共服务瘫痪。本周三美国检察官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34岁的Faramarz Shahi Savandi和27岁的Mohammad Mehdi Shah Mansouri通过向200多名受害者部署SamSam勒索软件,造成了价值3000万美元的损失。 近年来网络勒索事件频发,在设备感染后,黑客以内容为要挟要求受害者支付一定的赎金。司法部刑事部门负责人Brian Benczkowski表示,目前并没有直接证据表明有政府参与其中,但指出这起诉讼是对黑客“部署营利性勒索软件”的首次刑事诉讼。 副检察长Rod Rosenstein说,这款勒索软件通过比特币支付的方式获得了超过600万美元的非法收益。Rosenstein说:“许多受害者都是公共机构,其中不乏涉及公共紧急救助和其他关键职能部门。”根据法庭文件,Savandi和Mansouri所部署的SamSam勒索软件专门针对美国的关键基础设施,如医院和城市系统,以便于敲诈更多的金钱。 Carpenito说:“钱不是他们唯一的目标。他们试图伤害我们的机构和关键基础设施,他们试图影响我们的生活方式。”除了上文提及的亚特兰大之外,受影响城市还包括纽瓦克市,新泽西州,科罗拉多州交通局,加拿大卡尔加里大学以及洛杉矶,堪萨斯,北卡罗来纳,马里兰州,内布拉斯加州和芝加哥的医院。     稿源:cnBeta,封面源自网络;

Sophos 发布 2019 年网络安全威胁分析报告,勒索软件成领头羊

最近,网络安全公司Sophos发布了一个深度调研报告,对接下来2019年将出现的网络威胁向互联网用户和企业做出预警。下面是报告所提到的部分主要威胁:   勒索软件是“领头羊” 和传统“广撒网式”发送海量恶意邮件不同,这种勒索软件的攻击是“交互式”的,发布者不再是机器,其背后的人类攻击者会主动发掘和监测目标,并根据情况调整策略,受害者不交钱不罢休。 2018年见证了定向勒索攻击软件的发展,如WannaCry、Dhrma和SamSam,网络犯罪者藉此已获利上百万美元。Sophos的安全专家认为,这种经济上的成功将大大刺激同类网络攻击的出现,并且会在2019年频繁发生。 如果不进行充分的渗透测试,提高数据安全的等级,那么勒索软件在接下来的一年将造成深远的影响。   物联网安全隐患风险增加 随着更多设备加入了物联网,网络攻击者开始扩大他们的攻击范围和工具。如非法安卓软件数量的增加,让勒索软件将注意力转向了移动电话、平板电脑和其他智能设备。而随着家庭和企业拥有越来越多可联网设备,犯罪者开始发明新的手段劫持这些设备作为巨型僵尸网络的节点,如Mirai Aidra、Wifatc和Gafgyt。2018年,VPNfilter证明了武器化的物联网对嵌入式系统和网络设备的巨大破坏力。   连锁反应机制的应用 一系列事件连续发生时,黑客会在其中一个节点渗入系统。由于一系列连续发生的事件没有清晰可见的脉络,因此在很多时候,想搞清楚黑客将在何时给出一击是不可能的。   永恒之蓝成为了挖矿劫持攻击的关键工具 虽然微软在1年前便发布了补丁来处理永恒之蓝的漏洞问题,但它依然是网络犯罪者的“心头好”。Sophos称,永恒之蓝漏洞和挖矿软件的致命结合会造成损害。   对于中小型企业而言,想要完全规避这些安全威胁随便比较困难,但依然可以合理避免,如建立健全的安全防御机制、使用正规有效的安全防御软件、规范系统管理者的权限、谨慎对待陌生或可疑的邮件、规范密码的使用、不重复使用密码、及时更新漏洞补丁等。当然,更省事的方法是选用可信任的安全服务公司创建更具有针对性、更全面的安全解决方案。 知道创宇云安全作为国内最早的云防御平台,以全面的Web安全解决方案满足不同网站在线业务安全需要,全国超过90万家网站正在使用知道创宇云安全旗下安全解决方案,以旗下王牌产品创宇盾、抗D保等为企业安全筑起一道坚固的防护墙。   编译:创宇小刘,编译自外网新闻及Sophos报告;

TrickBot 银行木马开始窃取 Windows 问题历史记录

据外媒 bleepingcomputer 报道,最近监测到一个版本的 TrickBot 显示出了它对一些特有数据的兴趣:Windows 系统可靠性和性能信息。 微软在 Windows 操作系统上运行可靠性分析组件(RAC),为可靠性监测提供有关软件安装、升级、操作系统和应用程序错误以及硬件相关问题的详细信息。为此,它每小时使用 RACAgent 计划任务,并将所有数据转储到本地文件夹。用户可以从任务计划进程中禁用这些详细信息的收集,但这样就不能再获得可靠性监测的系统稳定性索引。 网络钓鱼活动揭示了 TrickBot 的新兴趣 My Online Security 对网络钓鱼活动的分析显示,本周发现的 TrickBot 变体主要集中在读取和获取操作系统可靠性数据库以及C:\ ProgramData \ Microsoft \ RAC \下的可用信息。 安全研究员  詹姆斯  在 Twitter 上发布了该恶意软件搜索到的文件列表: Exfiltrated Data 目前还不清楚这类数据会对黑客有什么好处,但它可以用于恶意目的,例如更好地定位钓鱼邮件。 TrickBot 通过虚假 Lloyds 银行电子邮件传播 该网络钓鱼活动使用虚假的 Lloyds 银行邮件地址’donotreply@lloydsbankdocs.com’传播 TrickBot,这很容易被误以为真。钓鱼者伪造邮件信息,诱使潜在受害者打开包含恶意宏的附加文档。一旦受害者打开文档,宏代码将下载并执行 TrickBot。 网络钓鱼电子邮件 附在钓鱼邮件上的 Office Word 文档包含 Lloyds 银行的文档页头,使其看起来更加真实。此外,黑客还添加了赛门铁克徽标,让恶意文件看起来通过了安全解决方案的验证。 尽管黑客努力隐藏其恶意性质,但该文件目前至少被 VirusTotal 上的 30 个防病毒引擎检测到。   消息来源:bleepingcomputer,编译:吴烦恼; 本文由 HackerNews.cc 编译整理,封面来源于网络; 转载请注明“ 转自 HackerNews.cc ” 并附上原文链接。

Play 商店存恶意应用达11个月 直到近日才被谷歌移除

新浪科技讯 11月14日下午消息,据中国台湾地区iThome.com.tw报道,安全企业ESET的研究人员Lukas Stefanko本周揭露了一个在Google Play上安然存在11个月,直到近日才被Google移除。该恶意应用伪装成电话录音程序Simple Call Recorder,而在暗地里下载其它的恶意应用,直到近日才被Google移除。 在去年11月底登上Google Play的Simple Call Recorder约有5000次的安装次数,具备完整的电话录音功能,但主要目的却是要求使用者下载及安装一个伪装成Flash Player的更新应用,只是该更新应用实质上为恶意应用。 Stefanko进一步分析后发现,Simple Call Recorder的电话录音功能与Auto Phone Call Recorder及Auto save call两款程序的代码完全相同,只是夹带了恶意功能,这两款应用都在2016年就上架Google Play。他猜测,黑客是从其它来源取得了这些应用的源代码,窃取了电话录音的功能,重新嵌入恶意程序后再上传至Google Play。 Google Play的政策明文规定禁止移动应用从Play 商店以外的地方下载可执行的程序,但内含flashplayer_update.apk的Simple Call Recorder却照样通过Google审查,而且还安然无恙地待了11个月,直到近日才被Google移除。   稿源:新浪科技,封面源自网络;

报告:针对 iOS 设备的加密货币挖矿攻击上升近 400%

据外媒报道,来自Check Point研究团队的《2018年9月全球威胁指数》数据显示,针对iOS设备以及使用Safari浏览器设备的加密挖矿恶意软件数量出现了近400%的增长。Check Point威胁情报部门经理Maya Horowitz表示:“加密挖矿仍旧是全球个组织面临的主要威胁。最有趣的是,在9月最后两周,针对iPhone和Safari浏览器的攻击增加了四倍。” 另外他还指出,这些针对苹果设备的攻击并没有使用什么新功能,为此他们将对这一背后的可能原因继续展开调查。 据了解,所有针对运行iOS和Safari设备的攻击都使用了JavaScript挖矿程序–Coinhive,它能非常容易地被集成到任何web应用程序中以此来窃取程序打开时的处理能力。 攻击者利用Coinhive挖矿程序来暗中挖掘门罗币(Monero),不同于比特币的是,门罗币区块链提供的是几乎无法追踪的交易,这一特性使其对大多数网络骗子来说相当具有吸引力。 在Check Point 2017年12月份的《全球威胁指数》中,Coinhive占据了第一的位置。 尽管基于Coinhive的攻击并不是为窃取数据以及感染其他受害者而设计的,但它却能将遭其攻击的设备锁住并为之服务。很显然,这对于那些不具备足够网络安全专业知识的用户来说是个极其令人难搞的问题。 Check Point在报告指出,增长背后的原因尚不清楚,但这倒是提醒了人们,移动设备是一个组织攻击界面中经常被忽视的元素。至关重要的是,移动设备要得到全面的威胁预防解决方案保护,这样它们才不会成为企业安全防御的薄弱环节。 眼下,基于Coinhive的加密货币挖矿攻击影响了全球近19%的组织,与此同时,像Cryptoloot、XMRig、Jsecoin等其他加密挖矿程序也出现在了Check Point的十大威胁指数榜单中。   稿源:cnBeta,封面源自网络;

这款伪装成 Flash Player 安装器的挖矿应用真的会更新你的 Flash

加密货币的挖矿恶意程序正伪装成Adobe Flash Player安装程序来传播挖矿恶意程序。虽然这种套路并非首次见到,但这款恶意挖矿应用会在更新Flash Player过程中安装挖矿应用。 伪装成Flash Player安装器的挖矿恶意应用并不新鲜,但过去通常只会安装挖矿应用然后退出,或者打开浏览器访问Adobe Flash Player的网站。 Palo Alto Unit 42研究员 Brad Duncan发现的最新恶意软件中,不仅会安装XMRig挖矿应用,而且会自动对Flash Player进行更新。这样在安装过程中不会引起用户的怀疑,从而进一步隐藏了它的真正意图。 Duncan表示:“这款安装器会真的访问Adobe的服务器来检查是否有新的Flash Player。整个安装过程中和正式版基本上没有差别。”这样用户以为正常升级Flash的背后,安装了coinminer的挖矿应用。一旦设备受到感染,就会连接xmr-eu1.nanopool.org的挖矿池,开始使用100%的CPU计算能力来挖掘Monero数字货币。   稿源:cnBeta,封面源自网络;

安全研究人员发现 Industroyer 与 NotPetya 同属于俄罗斯黑客组织

据外媒 ZDNet 报道,网络安全公司 ESET 的恶意软件分析人员最近发现了实质性证据,证明针对乌克兰电网的网络攻击和 2017 年 6 月爆发的 NotPetya 勒索软件背后是同一组织。 这两者之间并不是直接联系,而是研究人员在今年 4 月一次黑客攻击中通过名叫 Exaramel 的恶意软件发现的。Exaramel 后门是从 Telebots 的服务器基础设施部署的,这也是 NotPetya 勒索软件所依赖的基础设施。 在分析报告中 ESET  称 Exaramel 后门“是后门组件的改进版本”,是针对工业控制系统(ICS)的恶意软件 Industroyer 的一部分,Industroyer 曾在2016年12月引发乌克兰停电。虽然之前已有推测到这种联系,但没有实质性证据,Exaramel 的发现证实了研究人员的想法。 下图是 ESET 研究人员推测 BlackEnergy 集团的演变,该集团在 Industroyer 之前一年,在2015年12月同样袭击了乌克兰的电网。   考虑到从 2017 年 7 月以来多方将 NotPetya 与 BlackEnergy 攻击联系起来的报告,可以说上图所有攻击的幕后推手都属于同一组织。ESET 的发现适时为西方政府最近提出的指控提供了事实和技术证据。 今年2月,Five Eyes 联盟国家的政府都指责俄罗斯策划了 NotPetya 勒索软件的爆发。本月早些时候,英国和澳大利亚发表声明,指责俄罗斯主要情报局(GRU)俄罗斯武装部队的军事情报机构发生多起网络攻击事件。声明称俄罗斯的 GRU 背后是一系列网络间谍组织和黑客行动,所列出的名称包括 Sandworm 和 BlackEnergy,在网络安全行业的众多报告中这两个名称被用作 TeleBot 的替代词。 ESET 的研究对政府报告提供了有力支撑,俄罗斯在2015年和2016年制造恶意软件以瞄准乌克兰的电网,后来部署了针对乌克兰公司的 NotPetya 勒索软件,这是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和支持乌克兰西部地区的亲俄反叛分子行动的一部分。   消息来源:ZDNet,编译:吴烦恼; 本文由 HackerNews.cc 编译整理,封面来源于网络; 转载请注明“ 转自 HackerNews.cc ” 并附上原文链接。

物联网僵尸网络“捉迷藏”新变种发现:Android 设备成新受害者

继今年1月发现首个物联网僵尸网络Hide and Seek(HNS,捉迷藏)之后,近日Bitdefender Labs发布报告称已经发现新型变种。利用Android开发者调试之用的Android Debug Bridge (ADB)功能中所存在的漏洞,该变种通过WiFi网络连接来感染Android设备,使之成为僵尸网络的一员。 虽然并非所有Android都默认启用ADB功能,但部分Android手机厂商会默认自动启用,可以通过5555端口使用WiFi ADB远程连接就能轻松进行攻击。在连接至默认激活ADB的Android系统之后,允许攻击者以root级别获得shell访问,可以在受感染设备上运行和安装任何东西。 图片来自于 Bitdefender Labs Hide and Seek于今年1月24日由Bitdefender首次发现,感染设备数量大约为1.4万台。不过在1月26日感染设备数量迅速扩大,超过3.2万台物联网设备被感染,而且在设备重启之后依然会保留在受感染的设备上。这种物联网恶意软件在某些情况下会将其自身复制到/etc/init.d/,这是一个在基于Linux的操作系统上放置守护程序脚本的文件夹,就像路由器和物联网设备上的守护程序脚本一样。由此,设备的操作系统将在重启后自动启动恶意软件的进程。   稿源:cnBeta,封面源自网络;

ESET 曝光 Lojax:首个被利用的 UEFI rootkit 案例

ESET 安全专家刚刚宣布,他们已经发现了首个在野外被利用的“统一可扩展主机接口”(UEFI)rootkit 案例。这款恶意软件被称作 Lojax,被“高级持续威胁”(APT)的 Sednit 组织(又名 APT28、STRONTIUM、Sofacy、或 Fancy Bear),用于攻击巴尔干和欧洲中东部的政府机构。安全研究人员表示,他们发现该 UEFI rootkit 捆绑了能够“修补”受害者系统固件的工具,以便将 Lojax 恶意软件安装在目标系统的底层深处。 ESET 声称,在将 UEFI 模块写入系统 SPI 闪存时,该 rootkit 曾成功使用过一次。该模块能够在系统启动过程中,于磁盘上执行恶意软件。 研究人员留意到了这种持久的侵入性,因为它可以在重装系统、或更换硬盘之后依然存活 —— 除非你重新刷写,以清理系统的 UEFI 固件。 虽然重刷 UEFI 固件的解决方案很是简单,但并不是每个人都会轻松执行。值得庆幸的是,ESET 指出该 UEFI rootkit 没有正确的签名。 这意味着,借助该恶意软件发起的任何形式的攻击,都可以通过启用安全机制来规避。ESET 建议大家这么做,以便严格验证系统固件加载的每个组件的签名是否正确。 Sednit 曾在多起引人注目的全球攻击中搅过混水,包括 2016 美总统大选前、针对民主党全国委员会(DNC)发起的黑客攻击。 该组织被认为有俄政府的资助背景,且最近被美方发现其对保守团体实施了电子欺骗。   稿源:cnBeta,封面源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