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数据泄露

泰国最大 4G 移动运营商 TrueMove H 遭遇 AWS S3 存储桶数据泄露

据外媒 4 月 15 日报道,泰国最大 4G 移动运营商 TrueMove H 于近期遭遇了数据泄露,一位操作人员将 AWS S3 存储桶中总计 32 GB 的 46000 人数据公开在互联网上,其中包括身份信息、护照和驾驶执照等数据。目前根据 TrueMove H 发布的声明显示,其子公司 I True Mart 遭受到了此次泄露的影响。 安全研究人员 Niall Merrigan 透露像 bucket stream 和 bucket-finder 这样的工具允许扫描互联网来打开 S3 AWS buckers,例如此次事件,Merrigan 使用了“ bucket-finder ”工具来发现打开 TrueMove H 的 S3 桶。Merrigan 表示他已将这一问题告知 TrueMove H,但该操作人员并没有做出回应。 消息来源:Security Affairs,编译:榆榆,审核:FOX; 本文由 HackerNews.cc 编译整理,封面来源于网络; 转载请注明“ 转自 HackerNews.cc ” 并附上原文链接。

FB 数据丑闻爆料人:泄密用户数据可能存储在俄罗斯

Facebook 数据泄密丑闻爆料人克里斯多夫·威利(Christopher Wylie)上周日表示,受到此次事件影响的用户总数可能超过 8700 万,而这些数据可能存储在俄罗斯。 威利表示,通过心理测试应用收集 Facebook 用户数据的剑桥大学教授亚历山大·科根(Aleksandr Kogan)可能允许把这些数据存储在俄罗斯。科根经营的 Global Science Research 在没有经过用户允许的情况下,将这些数据分享给备受争议的政治数据分析公司剑桥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 “我认为,真正的风险在于,这些数据可能已经被很多人使用,而且可能存储在世界各地的不同地方,包括俄罗斯。原因在于,收集这些数据的教授当时在英国和俄罗斯之间往来,他当时效力于一个俄罗斯资助的心理学项目。”威利接受 NBC 采访时说。 他补充道:“我不能告诉你有多少人使用过这些数据,这最好由剑桥分析来回答,但我可以说,有很多人都曾接触过这些数据。” Facebook 和剑桥分析均未对此置评。科根也没有作出回应。 威利认为,受到此次事件影响的人数可能超过 Facebook 上周公布的 8700 万人。《观察家》和《纽约时报》最初的报道认为这一数字约为 5000 万人。剑桥分析曾经表示,他们通过 Global Science Research 获得的 Facebook 用户数据不超过 3000 万。 相关阅读: –Facebook 宣布遏制选举舞弊和用户操纵的新举措 –美国参议员:Facebook 丑闻可能“很严重” 难自行解决 –消息人士称扎克伯格将在周一会见美国立法者 稿源:新浪科技,封面源自网络;

华尔街日报:Facebook隐私丑闻把苹果谷歌一块拖下水

近日,《华尔街日报》科技专栏作家克里斯托弗·米姆斯( Christopher Mims )周日撰文称,在用户隐私保护上,美国科技巨头过去几乎处于自由放任的监管环境中,自律意识淡薄,但是一切即将改变。虽然现在只有 Facebook 数据泄露丑闻被曝光,但是苹果、谷歌、亚马逊的“底子也不干净”,也会被一同纳入监管。 文章内容如下: 我们终于认识到了一个现实:我们不仅仅是 Facebook、谷歌等公司的“产品”。正如一位硅谷投资者所言,我们还是他们增长的助推剂。 至少,从我们的个人数据来讲是这样的。每周,我们似乎都能在美国和欧洲听到关于我们信息被盗、被泄露和利用的最新报道。同时,人们不断呼吁政府加强监管和消费者保护。 我们认识不够的是,苹果、亚马逊公司同时会受到多大程度的影响,不管是正面影响还是负面影响,因为他们必须与付费用户保持直接联系。(另一科技巨头微软公司在智能机革命过程中并未发挥重大影响力,也没有实现与其他公司类似的增长,但是也必须遵守未来出台的监管规定)。 过去 10 年,营收和市值的爆炸式增长足以令这四家公司傲视全球经济。但是,他们身处的自由放任的监管环境似乎真的即将结束。 Facebook 是导火索 Facebook 是造成科技巨头面临更严格监管的导火索:在政治圈里,公众人物的表态和近期调查显示,美国人突然对 Facebook 的“权力”感到更加担心。就在 6 个月前,这种担心还有些杞人忧天,但是现在却成了现实。密苏里州总检察长正要求 Facebook 披露哪些政治活动通过付费方式获得了用户个人数据,以及用户是否知道个人信息被分享。 在欧洲,严格的数据保护规定《通用数据保护条例》(GDPR)将在今年 5 月 25 日生效。《通用数据保护条例》加入了“有效而且具有劝诫作用”的罚款。根据违例程度的不同,包括不当处理个人数据,让儿童使用非适龄服务或查看不宜内容等,最高罚款可达到一家公司全球营收的 4%。按照 2017 年营收计算,Facebook 可能面临 16 亿美元罚款。 Facebook CEO 马克·扎克伯格( Mark Zuckerberg )近期表示,他的公司正在努力把《通用数据保护条例》适用范围扩大到每一名用户身上。他还表示,Facebook 等公司的自律必不可少,并支持对发布政治广告的互联网公司进行检查。在这一点上,Facebook 此前就已经承诺过。 苹果谷歌亚马逊受波及 谷歌的广告模式对数据的需求程度与 Facebook 不相上下,只是不收集我们的搜索历史和位置。谷歌旗下 YouTube 平台能够追踪用户的媒体喜好。自 2012 年以来,谷歌从其所有产品中收集我们的数据。 在与监管部门打交道上,谷歌更有经验。2013 年,谷歌与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就竞争争议达成和解。几个月来,谷歌一直在宣传他们在遵守《通用数据保护条例》上付出的努力。不过,和Facebook不同的是,谷歌并不打算把类似于《通用数据保护条例》的规定应用到所有国家,所以类似规定应该不会很快在美国实施。 亚马逊已经在运营一项年营收达到 28 亿美元的广告业务,通过收集数据投放目标广告。鉴于亚马逊的零售和广告生态系统几乎能够自给自足,所以它不必像对手那样对其许多行为展开大幅调整。不过,《通用数据保护条例》对亚马逊造成的负担目前还不清楚,这需要用户以及他们律师的检验。 “长期以来,亚马逊一直坚守在隐私和数据安全上的承诺。当《通用数据保护条例》生效后,我们致力于遵守它的规定,”亚马逊发言人称。 《通用数据保护条例》很可能会在短期内加强苹果在隐私保护上的声望。“苹果会发现,《通用数据保护条例》与他们的价值观十分契合,”Facebook 早期投资人罗杰·迈克内米(Roger McNamee)表示。 苹果 CEO蒂姆·库克(Tim Cook)称,他们从来不会在用户隐私上犯下和 Facebook 一样的错误。但是,库克的信心掩饰了一个事实:现在,绝大多数用户通过移动设备访问 Facebook。如果没有 iPhone 和其他 Android 手机,Facebook 甚至都不会存在。 苹果还为开发者获取有利可图的个人信息创造了机会。例如,iPhone 和 Android 手机的权限设置模糊,这就意味着我们距离让陌生人出售我们的位置数据只有一次点击。 尽管苹果在 App Store 中实施了隐私规定,要求开发者在获得不同寻常的丰富信息时需要获得用户的同意,但是它并不要求每一位开发者按照相同的严格标准保护隐私。 现在,Facebook 可能是被报道最多的公司,但是从长期来看,苹果、谷歌以及亚马逊很可能也会面临理直气壮的监管部门的审查。监管部门不仅会为企业如何处理用户数据制定新规,还会对直接收集数据的设备进行监管。 稿源:cnBeta、凤凰网科技,封面源自网络;

欧盟将重罚科技公司违规泄露个人数据 或成全球标准

脸谱网(Facebook)在 4 月 6 日向欧委会提交了一封信,承认可能在欧盟内不当地分享了 270 万用户的个人数据。欧委会随即宣布将要求脸谱网进一步调查并公布结果。同时,欧盟将在 5 月底发布新的个人数据保护规定。 270 万份个人数据 上周,欧盟就向脸谱网致信,要求其查清有多少欧盟公民在信息泄漏事件中受影响。 3 月,媒体爆出英国战略实验室公司旗下的数据公司剑桥分析通过数据分析和建模,预测并影响了政治活动中公众的选择,并从 2016 年 6 月起受雇于特朗普的总统竞选团队,未经授权获取 5000 万脸谱网用户的数据,试图利用大数据技术影响美国总统选举结果。 但是,特朗普竞选团队否认曾使用过剑桥分析公司的数据。很快,脸谱网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承认,脸谱网在保护用户数据方面犯了错误,并向美国国会当面解释。剑桥分析于 2013 年创立,目前在 24 个不同国家和地区拥有分部,曾在 2014 年参与了 44 场美国政治竞选。 欧盟也担心,脸谱网的数据泄漏是否也在欧洲造成了影响?影响有多大?毕竟,剑桥分析是一家英国公司,而且主张脱欧的英国独立党也承认,曾向剑桥分析公司提供过数据用于分析。3 月底,曾在剑桥分析担任高层的布利塔尼·凯瑟(Brittany Kaiser)爆料,该公司曾为脱欧组织 Leave.EU 提供数据分析。 欧委会发言人克里斯蒂安·维甘德(Christian Wigand)称:“脸谱网向我们确认欧盟共计有 270 万人的个人信息可能曾被不当地共享给剑桥分析公司。” 这也是脸谱网对欧洲在事件中的受影响程度首次给出具体数字。此前,脸谱网在其博客公告中列举了 10 个受影响最大的国家,其中的欧洲部分,英国大概有 100 万人的个人信息被共享给了剑桥分析,德国最多有 30 万用户,意大利则有不超过 21.4 万用户。 80% 受影响用户在美国 据了解,欧盟司法委员维拉·朱罗瓦(Vera Jourova)将在下周与脸谱网的首席运营官谢丽儿·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会面,对该公司下一步将采取那些措施弥补漏洞进行讨论。 “我们会详细研究脸谱网向我们传达信息中的细节,但现在已经明确此事需要与脸谱网进一步商谈。”维甘德称。 上周,扎克伯格表示,全球至多大概有 8700 万人受到此次信息泄漏的影响,其中 80% 在美国。这番表态再次引发舆论震动,科技公司在数据保护方面的能力遭到严重质疑。 出于应对,欧盟方面表示准备在 5 月 25 日实施更严格的数据保护新规,违反规定的公司,将被处以相当于全球营业额 4% 的罚款。此外,根据新规,欧盟公民将被赋予权利知晓商业公司获取了他们的哪些个人数据,并有权索取一份数据副本,消费者也有权将个人信息同一家服务商转移到另一家。 外界认为,由于互联网并无边界,因此诞生于欧盟的新规有可能成为个人数据保护方面的新的全球标准。扎克伯格本人也对新规持积极看法,认为即便是非欧盟用户也会受益于新规。 “我们打算在所有地方都做相同的管控和设置,不止欧洲。是否完全一样的模式呢?那倒不一定。我们要看在不同市场怎样做才奏效,因为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法律。”扎克伯格表示。 根据 Internet World Stats 网站的数据,2017 年中,欧盟共有大约 2.5 亿脸谱网用户,也就是说,欧盟人口中大约一半都有脸谱网账号。以此计算,如果脸谱网所称 270 万欧盟用户受影响,则占脸谱网欧盟用户的 1% 多一点。 稿源:cnBeta、第一财经,封面源自网络;

同性交友应用 Grindr 与第三方分析公司共享用户健康数据

挪威研究组织 SINTEF 进行的一项分析显示,流行的 Grindr 同性恋约会应用与另外两家公司分享其用户的艾滋状况。Grindr 同性恋约会应用再次登上头条,几天前 NBC 的一份报告显示该应用存在两个漏洞(现已修复),这些漏洞泄露超过 300 万用户的信息。攻击者可能利用这个漏洞获取其他用户的位置数据,私信以及个人资料,即使用户没有不共享这些信息。 资产管理初创公司 Atlas Lane 的首席执行官 Trever Faden 在运营他的网站 C*ckblocked 时发现了安全问题,这个网站能让用户看到谁在 Grindr 上屏蔽了自己。 Faden 发现,一旦 Grindr 用户登录他的服务,就能访问与 Grindr 帐户相关的大量数据,包括未读消息,电子邮件地址和已删除的照片。 分享健康数据 当媒体大肆传播这一消息时,BuzzFeed 和挪威研究型非营利组织 SINTEF 发现,Grindr 与两家第三方公司共享艾滋病相关的数据。 “SVT 和 SINTEF 在今年 2 月 7 日进行了一项实验,分析约会应用程序 Grindr 中的隐私泄露。这个研究与瑞典电视节目“ Plus granskar ”有关,您可以在线观看。“SINTEF 报道。 “我们发现 Grindr 包含许多追踪器,并直接从应用程序与各种第三方分享个人信息。” 配置文件包括敏感信息,如艾滋病毒状况,用户最近一次接受测试的时间,以及他们是否正在接受艾滋病毒治疗或艾滋病预防药物 PrEP。 “Grindr 不需要对接第三方服务来跟踪用户的 HIV 状态。此外,这些第三方不一定有托管医疗数据的认证,Grindr 的用户丝毫不知道他们正在分享这些数据。“SINTEF 补充说。 令人不安的是,Grindr 一直在与两家帮助优化应用的公司分享用户的艾滋病状态和测试日期,分别是 Apptimize 和 Localytics。 “这两家公司—— Apptimize 和 Localytics 帮助优化应用程序——接收 Grindr 用户的个人资料,其中包括他们的 HIV 状态和“最后测试日期”。BuzzFeed 报告提到。 据挪威非营利组织 SINTEF 的研究员 Antoine Pultier 说,由于这些 HIV 信息与用户的 GPS 数据,电话号码和电子邮件一起发送,因此第三方公司可以识别出特定用户及其艾滋病毒状况。“ 甚至在某些情况下,这些数据不受加密保护。 回应 BuzzFeed 的报告几个小时后,Grindr 告诉 Axios 它已经停止共享用户的艾滋病毒状态。该公司的安全总监 Bryce Case 告诉 Axios,鉴于 Facebook 的 Cambridge Analytica 丑闻,他认为公司“被不公平地……挑出毛病”,并表示该公司的做法没有偏离行业规范。 Grindr 的首席技术官 Scott Chen 指出,“我们在严格的条款下共享数据,提供最高级别的加密,数据安全性和用户隐私。” 无论如何,Grindr 不会将用户数据出售给第三方。 在周一下午发布的声明中,Grindr 证实它将停止分享艾滋病毒数据。 该公司还向 CNNMoney 证实,它已经从 Apptimize 中删除了 HIV 数据,并且正在联系 Localytics 删除。 稿源:freebuf,封面源自网络;

扎克伯格再次就数据泄露事件发声:解决问题需要数年

据《每日邮报》北京时间 4 月 3 日报道,据马克·扎克伯格( Mark Zuckerberg )称,Facebook 需要“数年时间”才能解决这次滥用用户数据暴露出来的问题。在接受新闻网站 Vox 采访时,扎克伯格对公司的商业模式进行了辩护,并还击了苹果 CEO 蒂姆·库克( Tim Cook )上周对 Facebook 的批评。 扎克伯格还表示,Facebook 的问题之一是它过于“理想主义”,专注于把人们联系在一起的积极影响。 扎克伯格说,他没有花足够的时间考虑使用这些工具的一些负面影响,“我认为现在人们在恰当地关注部分风险和不足之处。我认为我们将全面调查、解决存在的问题,但这需要数年时间。我当然希望我能够在 3 到 6 个月内解决所有问题。但我认为,现实情况是,即使只解决部分问题,就需要更长的时间“。 扎克伯格还反驳了库克对 Facebook 商业模式的批评。库克上周称,Facebook 的商业模式就是收集用户资料,然后卖给广告客户获利。 但扎克伯格声称,Facebook 的商业模式是向人们提供免费服务、不像苹果那样卖天价产品的唯一方式,“我们想让全世界的所有人联系在一起,但许多人无力承担所需的费用。与大量媒体一样,通过广告创收的模式是唯一合理的模式”。 自 3 月 16 日—— Facebook 承认用户数据被不恰当地泄露给剑桥分析公司——以来,Facebook 股价累计下跌了 13%,市值蒸发逾 700 亿美元。扎克伯格个人财富蒸发逾 100 亿美元,只剩下约 600 亿美元。 稿源:cnBeta、凤凰网科技,封面源自网络;

快讯 | 数以万计 Django 应用程序因配置错误泄露密码等敏感信息

近日,安全研究员 FábioCastro 发现 28,165 个配置错误的 Django 应用程序暴露敏感信息,其中包括密码,API 密钥以及 AWS 访问令牌。FábioCastro 称这是由于 Django 开发人员忘记禁用调试模式导致的,黑客可以使用这些泄露的数据来获得系统的完全控制权。 Django 是一个非常流行的高级 Python Web 框架,它可以快速开发基于 Python 的 Web 应用程序。不过 Castro 在一个小项目上使用 Django 框架时却发现其配置是错误的,出于安全考虑他建议将应用程序部署到生产时禁用调试模式。 消息来源:Security Affairs,编译:榆榆,审核:FOX; 本文由 HackerNews.cc 编译整理,封面来源于网络; 转载请注明“ 转自 HackerNews.cc ” 并附上原文链接。

1.5 亿用户数据被泄露 Under Armour:不涉及敏感信息

本周四,美国著名运动装备品牌 Under Armour 称有 1.5 亿 MyFitnessPal 用户数据在上个月被泄露了,MyFitnessPal 是一款 Under Armour 旗下的食物和营养主题应用。此次关于用户数据泄露的声明使得该公司的股票价格下跌了 2.4%。 据该公司称,此次数据泄露事件影响到的用户数据包括用户名、邮箱地址、和加密的密码。 Under Armour 表示,该数据泄露事件并没有涉及到用户的社会安全号码(Social Security numbers)、驾驶证号、和银行卡号等隐私信息。 该运动装备制造商称,是在 3 月 25 日才发现的此次数据泄露事件,并从那时就开始通知受影响用户。 Under Armour 正在和一家数据安全公司一起协作调查此次事件,有关监管部门也参与到了其中。 MyFitnessPal 是一款在苹果和谷歌应用商店中很受欢迎的应用,允许用户跟踪每天消耗的卡路里、设置运动目标、集成来自其他运动设备的数据,还可以分享运动成果到类似 Facebook 这样的社交平台上。 稿源:cnBeta、新浪科技,封面源自网络;

Cambridge Analytica 收集的数万 Facebook 用户数据仍未被删除

据外媒报道,尽管 Facebook 此前表示已采取措施确保 Cambridge Analytica 收集的用户数据已被删除,但 Channel 4 News 现在发现科罗拉多州数千人的数据仍在流传。Channel 4 News 称,Cambridge Analytica 来源的活动数据缓存详细描述了美国科罗拉多州的 13.6 万名 Facebook 用户资料以及每个人的个性和心理状况信息。 这些数据可追溯到 2014 年,Cambridge Analytica 使用这些数据来定位那些对他们最敏感的居民的具体信息。由于上周泄露用户资料丑闻持续发酵,Cambridge Analytica 公司坚持所有的 Facebook 数据,以及他们使用 Facebook 数据获得的任何信息“已被删除”。 Facebook 还表示,该公司已采取措施确保与收集的个人资料相关的所有信息都被“销毁”。但科罗拉多数据集以及俄勒冈州的类似数据表明,Facebook 衍生数据的副本仍然存在。这些数据也被认为是在 Cambridge Analytica 的服务器之外的非公司电子邮件系统和相关的 SCL 公司之间传递的。 现在,在披露 Cambridge Analytica 公司泄露数据事件一周多后,Channel 4 News 直接采访了那些隐私遭到破坏的人。 护士 Janice 的数据被包含在缓存中,她表示:“这是那些不是真正关心我们社会的人对社会的操纵。他们只关心他们的业务。他们关心他们的底线,他们不是为了我们所有人,除了他们想要操纵我们所有人。因为我们要么是选民,要么是消费者。这就是他们看待我的方式,他们不看我有多安全,或者我的学校有多好。” 周日,扎克伯格借助整版报纸广告为 Facebook 数据丑闻道歉。但当被问及对道歉的感受时,Janice 告诉 Channel 4 News:“他在人们删除他们的个人资料并开始关闭他们的账户之后才这样做。直到触及底线他才会关心美国,或者他认为这种趋势可能会走错路。所以呢,这让我更加讨厌他。” 当地居民 Debra 表示:“这是个人信息,却被用来让让陌生人来评估我们是谁,我们的观点是什么……是否准确或不准确……我忍不住想某人是否正在跟踪信息。我在质疑我向下滚动某些内容并点击该内容,并更多地了解该内容涉及的内容时,他们是否也在收集数据。” 消息人士告诉 Channel 4 News,科罗拉多州的共和党人使用剑桥分析数据来帮助定位选民。据《纽约时报》报道,Cambridge Analytica 收集的数据也被即将出任美国国家安全顾问的 John Bolton 所使用。在 Cambridge Analytica 成立并开始收集 Facebook 数据的数月之后,Bolton 的政治行动委员会于 2014 年 8 月首次与这家公司合作。 自从这起丑闻于 2018 年 3 月 17 日首次被披露以来,Channel 4 News 数次希望采访扎克伯格。Facebook CEO一再拒绝。 Facebook 副总裁兼副总顾问 Paul Grewal 表示:“ Cambridge Analytica 公司发生的事情代表了一种违反信任的行为,我们对此非常抱歉。现在我们清楚,我们可以做更多的事情,正如扎克伯格所说,我们正在努力解决过去的滥用问题,并致力于让人们知道他们的数据是否被不恰当地访问或滥用。 2015 年,我们了解到剑桥大学的心理学教授 Aleksandr Kogan 博士对我们说谎,并违反了我们的政策,将数据从应用程序传递到 SCL / Cambridge Analytica。当我们获悉这一违规行为时,我们从 Facebook 上删除了他的应用程序,并要求 Kogan 和他提供数据的各方证明信息已被销毁。 Cambridge Analytica 向我们证明,他们在 2015 年销毁了有关数据。 两周前,我们收到包括 Channel 4 News 在内的媒体的报道,与我们获得的认证相反,并非所有数据都被删除。Cambridge Analytica 公司已经公开证实他们不再有这些数据,其他人正在挑战这一点,我们决心找出事实。 ICO 已经启动了对 Cambridge Analytica 的调查,我们正在为此提供协助。” Cambridge Analytica 发言人表示:“我们从未将 GSR 的任何数据传递给外部方。在 Facebook 于 2015 年 12 月联系我们后,我们删除了所有 GSR 数据并采取了适当措施确保删除任何数据副本。这包括我们的律师在 2014 年底采取行动,对付一些从公司窃取数据和知识产权的前雇员。这些前雇员均承诺删除所有这些材料。我们没有采取适当措施确保 GSR 数据被删除,这是不正确的。” 稿源:cnBeta,封面源自网络;

英媒:Facebook 泄露数据目前仍未被删除

据英国媒体爆料,尽管 Cambridge Analytica 极力否认,但是该公司并没有将从 Facebook那里获取的用户数据删除,至少是没有全部删除。大量用户的信息和数据落或许已经落到了其他第三方手中。 英国媒体 Channel 4 报道,他们从“ Cambridge Analytica 的消息源处”获得了 13.6 万用户的数据。 Channel 4 表示,他们所获得的这些数据均来自 Facebook,用户大多来自科罗拉多,这些数据也曾经被 Cambridge Analytica 使用来干扰大选。更糟糕的是,现在谁也不能确定还有哪些其他人或机构依然拥有这些数据,尽管 Cambridge Analytica 一直称他们已经删除了这些利用非正当方式所获得的数据。这对于那些个人信息被盗取的用户来说显然不是一件好事。 一位名叫詹尼斯(Janice)的用户在接受 Channel 4 采访的时候表示:“ 一些不在乎社会的人操纵了我们的社会。他们关心的只是自己的生意。他们只在乎自己,根本不关心我们。他们要操纵我们,因为我们既是选民也是消费者。” 对于 Facebook CEO 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来说,这个消息足以让他更加焦头烂额。在本月 21 日的时候扎克伯格发表了一篇博文,他在这篇博文中称 Facebook 曾经要求 Cambrige Analytica 和剑桥大学的研究人员删除这些通过不当手段所获取的数据。而且对方也的确向Facebook提供了数据删除证明。 扎克伯格表示:“他们提供了与数据删除相关的证明。” 很显然,Facebook 并没有去核实证明的真实性,也没有调查 Cambrige Analytica 是否真的删除了这些用户的数据。 稿源:新浪科技,封面源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