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特朗普

美国特朗普总统签署《国家网络战略》 应对来自网络的威胁

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约翰·博尔顿20日表示,特朗普当天签署了国家网络战略[PDF],以加强应对网络威胁。博尔顿在对媒体的吹风会上表示,国家网络战略将指示美国政府采取行动确保长期改善所有美国人的网络安全。 白宫新闻办公室发表声明称,国家网络战略的核心是增强美国网络安全,该战略将有助于保护网络空间成长为经济增长和创新的引擎,同时遏制在网络空间造成不稳定的行为,此外还将保持互联网的长期开放性,支持并加强美国利益。 美国媒体分析称,当天发布的国家网络战略最值得注意的是,美国将采取“进攻性”的行动来制止和应对网络攻击。博尔顿在吹风会上说,对于任何正在对美国采取网络行动的国家来说,他们应该意识到,我们将同时从进攻和防守两个方面进行回应。   稿源:cnBeta,封面源自网络;

普京提议与美国成立信息安全合作组织,调查涉美大选指控

在周一备受争议的赫尔辛基峰会期间,俄罗斯总统普京提出一项议程。从表面上看,这将促使美国和俄罗斯结盟。这意味着两国将形成非常奇怪的关系。就在几天前,美国司法部还以 2016 年民主党全国委员会遭黑客攻击为由, 起诉了俄罗斯的 12 名情报官员 。 但无论如何,俄罗斯总统都试图重启美俄之间关于信息安全事务的合作讨论。对任何关心美国信息安全利益的人来说,这样的提议都将是全球两个大国领导人之间令人困惑的亲密关系的最糟糕结局。一年前,特朗普曾在 Twitter 上对这样的提议表示称赞。 普京在赫尔辛基表示:“特朗普总统再次提到美国大选期间所谓俄罗斯干涉的问题。我不得不重复已经说过多次的话……” “对于任何具体材料,如果有这样的东西存在,我们都准备好一起去分析。例如,我们可以通过信息安全联合工作组来展开分析。在此前的接触中,我们讨论过成立这样的组织。” 普京还表示,俄罗斯支持“在反恐和保障信息安全方面的继续合作”。 “最近的一个案例是在刚刚结束的世界杯期间的运营合作。”普京说,“一般来说,情报部门的接触应该建立在全系统基础上,引入至系统框架。我提醒特朗普总统关于重建反恐工作组的建议。” 去年,特朗普提议与俄罗斯合作建立“无法渗透的信息安全部门”,但遭到了美国两党的强烈反对。此后,特朗普做出了让步,称这些观点纯属假设。无论这样的提议能否真的实现,这个想法都明显背离美国的国家安全准则,被认为是引狼入室,尤其考虑到许多证据表明,在信息安全领域俄罗斯是美国的对手,无论是现在还是过去。 2017 年,美国情报界发布了 明确的声明 : 俄罗斯试图影响 2016 年美国大选的做法,是莫斯科长期以来试图破坏以美国为首的自由民主秩序的最新体现。但与以往的做法相比,这些活动在直接程度、活跃水平,以及措施范围等方面都有明显的升级。 报告指出,这些信息来源广泛。“包括具体的信息安全行动在内,关于俄罗斯行为的信息以及俄罗斯对美国关键参与者的看法,都源于多个确证的来源。” 参与调查 2016 年民主党全国委员会黑客事件的信息安全公司 CrowdStrike 将俄罗斯列入了“值得注意的国家对手”名单。其他进入名单的还有朝鲜和伊朗等国。 就在几天前,美国国家情报负责人丹·科茨(Dan Coats)还表示,关于对美国联邦、各州和地方政府部门的黑客攻击,“警告灯再次开始闪烁红灯”。科茨指出,俄罗斯、伊朗和朝鲜是针对美国的信息安全攻击者,“而毫无疑问俄罗斯是最具侵略性的外国势力”。 目前还不清楚,美国能否从这样的协议中获利。美国可能会从中受到损失,因为俄罗斯 仍然有兴趣去影响美国大选 。普京在赫尔辛基的言论表明,这种行为的精神依然存在,尽管可能受到了误导。   稿源:TechCrunch,翻译:维金,封面源自网络;

特朗普拟禁止中国企业投资美国科技公司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6月25日上午消息, 《华尔街日报》周日晚援引知情人士的话报道称,唐纳德·特朗普总统计划禁止多家中国企业投资美国科技并阻断对中国进行额外的技术输出。 上述两项措施将于本周末公布,意在对抗北京方面的“中国制造2025”战略——旨在推进中国在科技领域成为全球强国。 《华尔街日报》称,美国财政部正在制定政策以禁止中国企业占25%以上股权的公司收购涉及“工业重要技术”的公司。 报道还补充说,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和商务部也在共同商讨更加严格的出口管制方案,届时“工业重要技术”将不得向中国出口。 《华尔街日报》报道,美国指数期货周一下跌0.5%。 白宫和财政部均为及时予以置评。   稿源:新浪科技,封面源自网络;

外媒:白宫取消网络安全协调员职位

据多家外媒报道,特朗普政府已经撤除了白宫网络安全协调员的职位。获悉,该职位由前美国总统奥巴马在2009年设立,当时黑客和网络安全威胁还没有像现在这么普遍。据各家媒体指出,国家安全委员会此举则是为了减少官僚主义现象而非出于安全目的。 批评者们认为,这一职位具有重要的象征意义,同时在结构上也非常重要。参议院Mark Werner表示,协调员是联邦政府唯一一个负责协调整个政府应对日益增长的网络威胁的人。 参议员Martin Heinrich则认为,特朗普政府此举显示了他们并没有认真对待来自俄罗斯网络军队的威胁,这与民众所需的正好相反。 白宫并未立即回复记者置评要求。   稿源:cnBeta,封面源自网络;

大量美国公司或将受到特朗普签署的FOSTA的影响

据外媒报道,当地时间4月1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了争议性法案《反网络性交易法(以下简称FOSTA)》,该法旨在通过互联网匿名性打压性交易犯罪。据称,这套新法将对各企业在网络的运营方式产生直接和重大影响。 法案于3月底在国会通过,针对的是交互式计算机服务供应商。这基本上包含了互联网上大量的参与者,特别是在线支付行业的支付服务供应商、支付服务商、网关、托管供应商以及其他商业服务供应商。 现在没有人能够知道FOSTA将对它们造成的影响,或许到了太晚的时候才意识到带来的后果。 一个体面的决定? 众议院第1865号决议则是在《通信规范法(CDA)》Section 230下为保护措施而设计的,按照其规定,如果用户发布令人反感的内容,那么交互式计算机服务提供者可以免责。 在CDA的指导下,论坛以及其他公共信息共享平台的持有者并不会被视为由第三方提供或提供的信息的发布者。从本质上来说,用户生成的内容是自由流通并受到严格监控的。 不过问题在于Section 230还为像Backpage.com、Craigslist等提供“掩护”。对此,FOSTA的支持者认为,这套法案在应对性交易的情况时将能更好地执行联邦民事法和刑法。这意味着如果罪犯使用像Craigslist这样的在线服务进行性交易的话,那么网站也需要承担法律责任,不再仅仅只是犯罪者本身。 性行业专家也谴责了这套法案,他们认为这等同于取消了性工作者在与客户见面之前筛选客户的权利。还有人则表示FOSTA实际上将会妨碍到执法人员追踪皮条客、处理刑事案件以及寻找失踪儿童。 快速反应 每天惊人数量的在线活动–新内容、新帖子、新数据交换、新交易–为任何想要进入“交互式计算机服务”类型的人创建一个使其能符合FOSTA规定的任务。 实际上在特朗普签署这套法案之前,市场就已经迅速作出了反应。Craigslist和Reddit立即关闭了它们的Personals版块,以此来应对新法案的到来。 虽然这套法案尚未完全影响到媒体和其他公司,但FOSTA却有着可能会严重动摇支付行业的威胁。现在由于法案已经生效所以对于所有的“交互式计算机服务”供应商来说它们没有任何的宽限期。如果无视或没有了解透FOSTA上的违法行为那么极易附上民事或刑事责任。 是时候做出反应 在FOSTA下的违规规定下,对于整个支付行业来说理解在线实体的真正身份至关重要。任何属于这一类别的都需要开始考虑采取有效、准确的工具以此来监视与它们业务相关的已知和未知网站,进而保证符合FOSTA的要求。 这些“交互式计算机服务”现在面临着一个关键的监控挑战。它们怎样才能在网站内容似乎正在不断变化的情况下知道上面的真正内容呢?它们又该如何知道网站上是否还存有伪装着的性交易呢?很显然,美国的互联网正面临着一个历史性的转折。   稿源:cnBeta,封面源自网络;

特朗普突发推特:正为中兴提供快速恢复业务的途径

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美国当地时间13日周日突然发送了一条推文,表示正在试图帮助中国手机制造商中兴通讯重返市场,而在数日前,中兴通讯刚刚表示,由于美国政府的贸易禁令,公司将可能停止“主要经营活动”。 “我正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一道,试图让中国最大的手机厂商之一中兴通讯尽快重返市场。”特朗普在推文中表示,“对中兴通讯的贸易禁令会导致大量工作岗位的流失。我已责令美国商务部尽快妥善处理!” 特朗普的这一表态与之前指责中国正威胁美国工作岗位的态度大相径庭,同时也可能预示着特朗普政府对中兴通讯的严厉制裁或将出现缓和。 今年4月,美国商务部以违反对针对伊朗及朝鲜的贸易禁运为由,对中国通讯设备大厂中兴通讯实施制裁,并要求美国相关公司在7年内不得向中兴通讯提供零部件,其中就包括最关键的微型芯片等产品。 由于缺乏关键零部件,中兴通讯不得不停止主要业务的运营,中兴通讯在上周三发表的一份声明中表示:“正在积极与美国政府相关部门斡旋,以期能找到妥善解决本次事件的可能性。” 美国白宫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对中兴通讯的声明进行回应,中兴通讯方面此后也没有在对此声明发表评论。特朗普的这条“示好”的推文发出时间也非常耐人寻味,因为目前正处于中美贸易战最紧张的时刻。 除了中美之间的贸易战之外,其实特朗普政府还在近期试图加大对在美中国通讯公司的种种限制。今年4月,美国国防部要求军方供应商停止向全球的美军基地出售中兴通讯生产的手机。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也在近期要求凡是有接受政府资助的美国互联网服务提供商不得向华为等中国通讯厂商购买设备。 其实早在2017年,美国政府就首次对中兴通讯进行过制裁,理由是违反了美国对伊朗及朝鲜出口设备的禁令,并要求这家中国通讯巨头支付高达11.9亿美元的罚金,同时对中兴通讯内部涉事员工进行处罚并加强其内部监管。但美国政府官员今年早些时候表示,中兴通讯并未对所有违规员工进行处罚。美国商务部部长Wilbur Ross甚至在今年4月就表示:“我们无法忽视这一过分的行为。” 4月16日一纸制裁令,殷一民:中兴进入休克状态 此一事件的发生源起于美国时间4月16日,美国商务部对中兴通讯祭出一纸长达7年即期生效制裁禁令,美国商务部宣布中兴因违反美国对伊朗及北韩等国家实行的贸易禁运制裁,因此禁止美国公司向中兴销售科技软硬件产品及技术,而且禁售时间长达七年,直到 2025 年 3 月13 日。 由于中兴产品有许多光学元件、芯片等零部件都是来自于美国供应链,在被彻底“断链”、拿不到货源制造产品的情况下,中兴董事长殷一民以“将使中兴进入『休克』状态”来形容惨状。 而此一制裁令,在过去一个月掀起滔天巨浪,因为此一制裁令的内容不但禁止美国公司向中兴销售零部件、商品、软件和技术,后续持续爆出的影响层面之大更让许多人震惊。因为不只是单纯的美国公司受到影响,就连非美国注册公司与机构,只要其提供的产品与服务有部份来自美国公司授权或销售,其与中兴的业务往来也同样受到相关制裁禁令规范。 而整起事件不仅让中美贸易气氛愈趋紧绷,连华为也被多次点名遭到美国政府“关注”,甚至还有意将手伸向中国的云服务业者,在美国营运业务施加诸多限制,使得科技行业内风声鹤唳,而且中兴因为“缺芯”惨遭一剑封喉,更引起了全国过去对于发展半导体、芯片技术的全面检讨,以及未来应建立自主供应链的热血沸腾及殷切期盼。 从美国商务部正式公布上述规范至今接近 一 个月的时间,绝对是中兴有史以来面临的最大危机,除了因为必须评估美国出口禁令的影响,宣布延后发表季报,并宣布成立由总裁直接领导的法遵管理委员会,更有外电引述中兴内部人士的说法,指出美国制裁相当下重手,中兴甚至无法跟美国商业伙伴例如高通、英特尔、博通进行通话(calling)或技术交流,接着美国国防部也下令,在美军军事基地的所有零售商店都不得销售由中兴和华为制造的智能手机。 当时,中美贸易气氛陷入紧绷,苹果 CEO 库克在参加一场论坛时公开表示:“这不是一件双方宰割彼此的事,呼吁各方作出冷静的决定。”之后,特朗普就约了库克谈话,被外界视为是库克希望扮演和事佬,以缓解、降温贸易纠纷。 后续中国商务部要求美方先听取中兴的陈情,并考量该公司为达成和解协议和修改禁令所做的努力。5月3日美国财政部长 Steven Mnuchin 率领美国贸易代表 Robert Lighthizer 等人造访北京,当时特朗普隔空关注谈判,仍不忘推特发文:“我们很棒的财政团队已到中国,试图通过谈判达成一个公平的贸易环境。我期待在不远的将来会晤习主席。我们将永远保持良好的关系!” 双方贸易代表团进行谈判时,传出我方要求美国修改对中兴祭出的七年禁令,美国谈判官员也表示重视中国方面的意见,并承诺将向特朗普转达意见。 中兴日前在香港证交所发布公告,主要经营活动已经无法进行,并已经正式向美国商务部工业和安全局(BIS,Bureau of Industry and Security)提出暂停执行商业制裁的申请,不过中兴也强调,“目前公司现金充足,在合法合规的前提下坚守商业信用。并积极与美国政府相关部门沟通,推动美国政府调整或取消禁令,推动事情向好的方向发展。” 美国商务部强硬,特朗普反成最大缓冲 值得注意的是,在美国商务部宣布对中兴施以制裁令的同时,美国方面就倾向淡化此一事件与中美易谈判的关联,而也有部份看法认为,中兴事件发生的时点虽然很难不让人有所联想,但中兴在处理此一事件中确有瑕疵,才会让美国商务部有机会采取动作。 只不过,美国商务部的出手之重,却也引发许多不同声音的讨论,即使在过去一段时间,中兴持续努力与美国商务部沟通争取实施制裁令的缓冲空间。但根据美国媒体CNBC报导,有熟悉美国贸易相关法规的律师认为,中兴想要申请重审翻盘的机会不大,因为,受理中兴申诉的对象还是商务部,而商务部正是对中兴施以制裁令的主管单位,在同一套系统底下,中兴所提出申诉请求很难被重新用不同的眼光角度检视,而这明显是对中兴不利的状况。 就如同这位律师所提到的重点,中兴与美国商务部之间的纷争,确实需要第三方重新检视,而这个”第三方”出现了,而且不是别人,就是美国总统特朗普。根据特朗普在美国时间5月13日推特上的发言来看,他特别提到:“美国商务部已经接到指令妥善处理此事。” 根据特朗普在推特上的说法,他之所以会希望试图帮助中兴通讯重返市场,是因为这牵涉到大量工作机会的流失危机。但值得注意的是,中兴遭到制裁所可能引发的连锁效应,特朗普应该早已非常清楚此一事件的后续影响,但特朗普选择在此一时间点上表态要帮助中兴重返市场,却也让外界大惑不解,难道过去一个月的时间里,特朗普都没有发现此事的严重性? 而值得注意的是,在中兴遭到制裁禁售的事件中,中兴自然是首当其冲,但根据DT君的分析,中兴至少有30%的零部件采购来自于美国厂商,若再加上其他软件、技术服务、授权等等业务,这其中牵涉的是数十亿美元的采购金额,影响的是多家美国高科技公司的生意。 虽说在过去近一个月时间里,几乎没有任何一家中兴的美国供应商对外表态发言,但以美国企业与美国政府之间向来有大量的游说活动持续进行的状况来看,可以想见的是,在过去一个月中,中兴制裁令必然也是硅谷与华府之间游说活动的热点议题。对于这些美国高科技企业,他们担心不只是中兴,他们更担心的是中兴事件可能进一步扩大至其他中国客户身上,进而影响到美国企业既有或者是已然开展的业务往来与投资布局,而由此所牵涉的利益就不只是一个中兴被制裁影响的数十亿美元,而可能会是数百亿或上千亿美元的冲击。 即使外界一向都认为特朗普与美国高科技企业的关系十分紧张,但不能被忽略的重点是,特朗普的生意人本色向来清晰,即使他总是不按常理出牌。但对特朗普而言,做生意的游戏规则仍然十分清楚,要想如他的政见所说的 “要让美国再度伟大”,不论是对于高科技企业、或者是贸易关系的处理手法将非常重要,也就是说,特朗普政府或许可以强硬,但特朗普个人的态度,却也将成为最大的缓冲转折。 事实上,特朗普在在稍早几天的推特中,就已提到有关于中美贸易之间的问题很快就会有好消息。而当时就有人揣测,这其中可能发生的好消息之一,就是解除对中兴的制裁令。而以目前的状况来看,似乎的确是如此。 中兴事件在喧嚷近一月之后,似乎已然看到了明显转机,但由此所产生的区域保护主义问题,却也将成为后续国际贸易与政治活动上的最大变数。 而正如同路透社于13日报导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一席谈话所提到的重点,对于当前中美经贸问题,彼此双方应平衡照顾彼此利益、并妥善处理管控分歧,尽管美国有一派声音关切“中国制造2025”所可能带来的冲击,但“中国制造2025”是内部产业发展的设定的目标,并不代表要实现这个目标就必须排除其他国家。 崔天凯就强调,事实上,当前一个国家或可在某一段时间的某些领域中取得领先地位,但却不可能在所有领域都维持长期领先优势,如果美国针对与中国之间的高科技产品技术交流持续进行管制,但却也不让中国有自行研发的机会,中国产业未来发展显然会因此受限,但互利共赢是国际关系稳定推进的引擎,中国与美国之间亦是如此,两国经济消长好坏对彼此都至关重要,中国希望美国经济得以持续繁荣,而美国也同样可获益于中国经济的持续发展。   稿源:搜狐科技,封面源自网络;

美民主党就 2016 年被黑事件起诉俄罗斯、特朗普竞选团队及维基解密

据外媒 CNET 报道,美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 DNC )在周五提起的一份诉讼中声称俄罗斯政府与特朗普竞选团队和维基解密合作,帮助特朗普赢得选举。2016 年美国总统大选充斥着争议,包括俄罗斯黑客入侵 DNC 网络后泄露的电子邮件。 在诉讼中列出的被告包括泄露邮件的黑客 Guccifer 2.0  ; 美国总统的儿子小唐纳德·特朗普( Donald J.Trump Jr. )和维基解密的创始人朱利安·阿桑奇。  “在 2016 年大选前,俄罗斯对美国民主进行了公然的攻击,”这起诉讼称。“例如他们在美国领土上进行的 DNC 网络攻击。” 在纽约联邦地区法院提起的这起诉讼称,俄罗斯情报人员攻击了 DNC 的电脑,侵入了其电话系统,并盗取了数以万计的文件和电子邮件。诉讼还声称特朗普竞选团队愿意与俄罗斯合作,并故意使用被盗的电子邮件。 白宫没有回应置评请求。美国总统特朗普则多次在 Twitter 上表示,他的竞选团队与俄罗斯之间没有勾结。 周五特朗普特地就这起诉讼发表了推文:“刚才听说竞选团队被蓄意阻挠的民主党人起诉。”特朗普补充说这是“好消息”,因为被告现在可以通过访问 DNC 服务器和前 DNC 女主席 Debbie Wasserman Schultz 邮件等其他文件进行“反击”。 “俄罗斯对 DNC 的网络攻击始于特朗普在 2015 年 6 月宣布参选美国总统几周之后,”这起诉讼声称。 DNC 表示,它已经支付了超过 100 万美元来修理它的电子设备,并雇用员工和顾问来解决这个问题。DNC 正在寻求数百万美元的赔偿。 稿源:cnBeta,封面源自网络

加快 5G 网络建设进程 特朗普正式签署《Ray Baum Act》

据外媒报道,看起来 5G 很快就要在美国启动了。当地时间周五,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了一项 1.3 万亿美元的 5G 法案–《Ray Baum Act》。该法案名字取自在上个月刚刚去世的前能源与商务办公室主任。 这一法案的通过确定了将会有更多用于 5G 的频谱,同时也为无线频谱拍卖清扫了障碍并在 28 年后首次重新向 FCC 授权。 对此,FCC 主席 Ajit Pai 表示赞赏。“特朗普总统和国会今日的行动将帮助美国在 5G 领域领先于世界。值得主要的是,这也是 FCC 在近十几年来第一次重新获得授权。重新授权将帮助我们这个机构在为美国人民谋福利的道路上继续前进。” 就在这一消息发布之际,相关监管部门和无线公司正在讨论 5G 网络的好处,获悉,这一技术将带来更快、更灵敏的网络,它将能在自动驾驶汽车、远程医疗、联网设备(物联网)等创新应用得到广泛使用。 行业观察人员推测,美国无线供应商将在 2018 年取得重大进展。其中, Verizon 和 AT&T 计划今年推出有限的移动 5G 服务,T-Mobile 和 Sprint 则都打算在明年年初启动商用 5G 服务。看起来手机制造商和芯片制造商也都已经为此做好了准备。 稿源:cnBeta,封面源自网络

帮特朗普胜选的数据公司还主导英国退欧?政府正调查

据外媒报道,因未经许可而使用数百万 Facebook 用户数据,英国咨询公司 Cambridge Analytica(剑桥分析)处于舆论的风口浪尖,2016 年,该公司曾受雇于唐纳德·特朗普,为他的美国总统竞选获得处理数据。然而,这家公司也对 2016 年英国人投票决定离开欧盟一事负有责任,正因此接受审查。 在英国脱欧投票期间,Cambridge Analytica 与离开欧洲团体 Leave.EU 的几位领导人曾吹嘘互为工作伙伴。不过,后者已经撤回声明,称从未签署合同,也没有一起干成什么事。 作为假新闻调查的一部分,英国议会正在调查 Cambridge Analytica 和 Leave.EU 之间的联系。 Cambridge Analytica 曾与 Leave.EU 合作过吗? Leave.EU 的联合创始人阿荣·班克思(Arron Banks)在一本书里说,2015 年 10 月他的组织聘请了 Cambridge Analytica ——一家使用“ 大数据和先进的心理 ”影响人的公司。在 2015 年 11 月,Leave.EU 在其网站上说,Cambridge Analytica “ 将帮助我们以地图形式标出英国选民及其信仰,使我们能够更好地与选民沟通。” 在同一个月,Cambridge Analytica 主管布里坦妮·坎瑟(Brittany Kaiser)参加了 Leave.EU 的新闻发布会。她说,她的组织将“对英国进行大规模研究,以便真正理解为什么人们有兴趣留在欧盟,或离开欧盟。” 2016 年 2 月,Cambridge Analytica 首席执行官亚历山大·尼克斯(Alexander Nix)在《竞选》杂志上提到,他的公司正在为 Leave.EU。“通过确保适当的网上选民收到适当的信息,我们已经开始助力Leave.EU的社交媒体活动,”尼克斯说,本周他已被公司停职。 去年,Leave.EU 的通讯总监安迪·威格摩尔(Andy Wigmore)也在 Twitter 上表示,他的竞选团队使用了这项服务。“你应该使用 Cambridge Analytics,”他说,并补充道,他愿意“高度推荐他们”。 Leave.EU 现在怎么说? 班克思说,在公投前,Cambridge Analytica 主动找到 Leave.EU 寻求合作,但最终无果——没有合作,也谈不上付钱。 “我们确实有与 Cambridge Analytica ——他们通过了一份广告,被提交给选举委员会,放入指定的文件中,”班克思s告诉路透社。 之所以没有与 Cambridge Analytica 合作,是因为 Leave.EU 组织没有得到官方认可,同时,对咨询公司存在顾虑,班克思说。 当被问及 Leave.EU 是否接受过 Cambridge Analytica 的服务并为其支付费用时,班克思说:“没得到任何好处,没有数据,什么都没有。” 本月早些时候,当被议会委员会问及在书中提到“雇佣” Cambridge Analytica 一事时,班克思回答说,当时只是有合作意向。 Cambridge Analytica 怎么说? 上个月尼克斯告诉议会委员会,他曾联系过班克思和威格摩尔,他们的陈述是不真实的。 《竞选》杂志中的文章存在错误,“那是由一位过分热心的公关顾问撰写的”,他说。 他说,“我们希望和打算为这项运动做一些参考工作。后来没做成。声明一出来,我们立刻向所有媒体明确表示,我们没有参与其中,但错误报道已被公诸于世了。” 稿源:cnBeta、新浪科技,封面源自网络;

特朗普颁布行政命令封杀委内瑞拉官方加密货币

据外媒报道,近日,美国总统特朗普颁布了一项委内瑞拉加密货币购买禁令–任何美国人或美国境内人员都将不能购买来自委内瑞拉官方推出的加密货币 Petro。据悉,这是第一个由一名总统颁布的与加密货币相关的行政命令。 特朗普行政命令指出,petro ICO 是委内瑞拉总统尼古拉斯·马杜罗试图规避美国制裁而采取的一个举措,另外它还宣布所有与之相关的交易都为非法行为。此外,该行政命令还披露,实际上委内瑞拉国会并不支持petro的发行。 今年 2 月,据马杜罗发布的推文了解到,委内瑞拉发行的 petro 筹集到了 7.35 亿美元的资金,对此许多专家表示怀疑。马杜罗曾称加密货币将作为委内瑞拉“克服金融封锁”的手段,这里很有可能针对的就是美国和欧盟国家对该国的制裁。据悉,委内瑞拉国家实体货币目前的价值只有 0.00003 美元。 加密货币监管方面的专家表示,特朗普的禁令是意料之中的。智囊团 Coin Center 执行总裁 Jerry Brito 表示,尽管委内瑞拉发行加密货币看起来很新鲜,但对于美国对受制裁国家采取金融交易限制却不是什么新鲜事。在其看来,发行加密货币并不能帮助委内瑞拉脱逃制裁。 而今年 2 月,美国财政部就曾警告过其国内投资者不要触碰 petro 以防违法了制裁相关规定–“ petro 数字货币将可能是对委内瑞拉政府的一种信贷扩张,因此可能会让美国个人面临法律风险。” 稿源:cnBeta,封面源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