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特朗普

加快 5G 网络建设进程 特朗普正式签署《Ray Baum Act》

据外媒报道,看起来 5G 很快就要在美国启动了。当地时间周五,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了一项 1.3 万亿美元的 5G 法案–《Ray Baum Act》。该法案名字取自在上个月刚刚去世的前能源与商务办公室主任。 这一法案的通过确定了将会有更多用于 5G 的频谱,同时也为无线频谱拍卖清扫了障碍并在 28 年后首次重新向 FCC 授权。 对此,FCC 主席 Ajit Pai 表示赞赏。“特朗普总统和国会今日的行动将帮助美国在 5G 领域领先于世界。值得主要的是,这也是 FCC 在近十几年来第一次重新获得授权。重新授权将帮助我们这个机构在为美国人民谋福利的道路上继续前进。” 就在这一消息发布之际,相关监管部门和无线公司正在讨论 5G 网络的好处,获悉,这一技术将带来更快、更灵敏的网络,它将能在自动驾驶汽车、远程医疗、联网设备(物联网)等创新应用得到广泛使用。 行业观察人员推测,美国无线供应商将在 2018 年取得重大进展。其中, Verizon 和 AT&T 计划今年推出有限的移动 5G 服务,T-Mobile 和 Sprint 则都打算在明年年初启动商用 5G 服务。看起来手机制造商和芯片制造商也都已经为此做好了准备。 稿源:cnBeta,封面源自网络

帮特朗普胜选的数据公司还主导英国退欧?政府正调查

据外媒报道,因未经许可而使用数百万 Facebook 用户数据,英国咨询公司 Cambridge Analytica(剑桥分析)处于舆论的风口浪尖,2016 年,该公司曾受雇于唐纳德·特朗普,为他的美国总统竞选获得处理数据。然而,这家公司也对 2016 年英国人投票决定离开欧盟一事负有责任,正因此接受审查。 在英国脱欧投票期间,Cambridge Analytica 与离开欧洲团体 Leave.EU 的几位领导人曾吹嘘互为工作伙伴。不过,后者已经撤回声明,称从未签署合同,也没有一起干成什么事。 作为假新闻调查的一部分,英国议会正在调查 Cambridge Analytica 和 Leave.EU 之间的联系。 Cambridge Analytica 曾与 Leave.EU 合作过吗? Leave.EU 的联合创始人阿荣·班克思(Arron Banks)在一本书里说,2015 年 10 月他的组织聘请了 Cambridge Analytica ——一家使用“ 大数据和先进的心理 ”影响人的公司。在 2015 年 11 月,Leave.EU 在其网站上说,Cambridge Analytica “ 将帮助我们以地图形式标出英国选民及其信仰,使我们能够更好地与选民沟通。” 在同一个月,Cambridge Analytica 主管布里坦妮·坎瑟(Brittany Kaiser)参加了 Leave.EU 的新闻发布会。她说,她的组织将“对英国进行大规模研究,以便真正理解为什么人们有兴趣留在欧盟,或离开欧盟。” 2016 年 2 月,Cambridge Analytica 首席执行官亚历山大·尼克斯(Alexander Nix)在《竞选》杂志上提到,他的公司正在为 Leave.EU。“通过确保适当的网上选民收到适当的信息,我们已经开始助力Leave.EU的社交媒体活动,”尼克斯说,本周他已被公司停职。 去年,Leave.EU 的通讯总监安迪·威格摩尔(Andy Wigmore)也在 Twitter 上表示,他的竞选团队使用了这项服务。“你应该使用 Cambridge Analytics,”他说,并补充道,他愿意“高度推荐他们”。 Leave.EU 现在怎么说? 班克思说,在公投前,Cambridge Analytica 主动找到 Leave.EU 寻求合作,但最终无果——没有合作,也谈不上付钱。 “我们确实有与 Cambridge Analytica ——他们通过了一份广告,被提交给选举委员会,放入指定的文件中,”班克思s告诉路透社。 之所以没有与 Cambridge Analytica 合作,是因为 Leave.EU 组织没有得到官方认可,同时,对咨询公司存在顾虑,班克思说。 当被问及 Leave.EU 是否接受过 Cambridge Analytica 的服务并为其支付费用时,班克思说:“没得到任何好处,没有数据,什么都没有。” 本月早些时候,当被议会委员会问及在书中提到“雇佣” Cambridge Analytica 一事时,班克思回答说,当时只是有合作意向。 Cambridge Analytica 怎么说? 上个月尼克斯告诉议会委员会,他曾联系过班克思和威格摩尔,他们的陈述是不真实的。 《竞选》杂志中的文章存在错误,“那是由一位过分热心的公关顾问撰写的”,他说。 他说,“我们希望和打算为这项运动做一些参考工作。后来没做成。声明一出来,我们立刻向所有媒体明确表示,我们没有参与其中,但错误报道已被公诸于世了。” 稿源:cnBeta、新浪科技,封面源自网络;

特朗普颁布行政命令封杀委内瑞拉官方加密货币

据外媒报道,近日,美国总统特朗普颁布了一项委内瑞拉加密货币购买禁令–任何美国人或美国境内人员都将不能购买来自委内瑞拉官方推出的加密货币 Petro。据悉,这是第一个由一名总统颁布的与加密货币相关的行政命令。 特朗普行政命令指出,petro ICO 是委内瑞拉总统尼古拉斯·马杜罗试图规避美国制裁而采取的一个举措,另外它还宣布所有与之相关的交易都为非法行为。此外,该行政命令还披露,实际上委内瑞拉国会并不支持petro的发行。 今年 2 月,据马杜罗发布的推文了解到,委内瑞拉发行的 petro 筹集到了 7.35 亿美元的资金,对此许多专家表示怀疑。马杜罗曾称加密货币将作为委内瑞拉“克服金融封锁”的手段,这里很有可能针对的就是美国和欧盟国家对该国的制裁。据悉,委内瑞拉国家实体货币目前的价值只有 0.00003 美元。 加密货币监管方面的专家表示,特朗普的禁令是意料之中的。智囊团 Coin Center 执行总裁 Jerry Brito 表示,尽管委内瑞拉发行加密货币看起来很新鲜,但对于美国对受制裁国家采取金融交易限制却不是什么新鲜事。在其看来,发行加密货币并不能帮助委内瑞拉脱逃制裁。 而今年 2 月,美国财政部就曾警告过其国内投资者不要触碰 petro 以防违法了制裁相关规定–“ petro 数字货币将可能是对委内瑞拉政府的一种信贷扩张,因此可能会让美国个人面临法律风险。” 稿源:cnBeta,封面源自网络

Facebook 数据被滥用引起公众质疑:涉及 5000 万用户

在一家接受联邦政府调查的政治情报公司被控违规获取多达 5000 万份个人资料后,Facebook 关于透明度和数字道德所作的承诺也遭到批评人士的质疑。此事将对 Facebook 的声誉构成进一步影响,该公司之前就因为被俄罗斯特工利用来干涉美国政治而受到审查。 “ Facebook 过去 12 个月一直在接受公众舆论的审判。” Reputation Institute 是一家专门评估公众观点的机构,其首席研究官史蒂芬·哈恩-格里菲斯(Stephen Hahn-Griffiths)说,“ ‘ 我还能不能信任 Facebook?’ 是公众向自己发出的一个重要问题。” 马萨诸塞州总检察长毛拉·希里(Maura Healey)表示,她会发起调查,因为“居民有权立刻获得答案。” 英国政客达米安·科林斯(Damian Collins)也表示,Facebook 一直在持续调查期间“ 误导 ”和“ 故意回避直接问题 ”。他将要求 Facebook  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或其他高管出庭回答问题。 Facebook 上周五证实,Strategic Communication Laboratories 旗下的 Cambridge Analytica 获得了由另外一个开发者得到的资料,后者是在用户注册一个名为“ thisisyourdigitallife ”的个性预测应用时,通过不当方式获得这些资料的。 Facebook 承认,他们早在 2015 年就知道这个开发者违反规定,将资料数据提供给 Cambridge Analytica 。很多批评者表示,Facebook 早就应该将此事通知用户。 令事情更为复杂的是,Cambridge Analytica 与特朗普的著名支持者存在关联。不仅如此,在司法部检察官罗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调查俄罗斯干涉美国政治的过程中,也曾经特别关注过这家公司。 “ 我越是了解 Cambridge Analytica,就越认为应该注销我的 Facebook 帐号。” 喜剧演员杰夫·卡纳塔(Jeff Cannata)在Twitter上说。 乔治敦大学麦克多诺商学院商业伦理学家彼得·贾沃斯基(Peter Jaworski)认为,Facebook 未能立刻披露此事是一个道德过失。“如果你做错了什么事情,最好是提前说明。”他说,“如果被别人发现你知道,但却没有采取任何措施,那肯定是比较糟糕的做法。” 美国加州民主党众议员谢安达(Adam Schiff)则在声明中表示,Facebook “必须就长期推迟作出解释”,还要阐述他们如何确保用户的个人信息不被恶意获取。 相关阅读: AI 助特朗普当选?Facebook 史上最大数据滥用曝光 Snowden 认为 Facebook 事实上是一家监视公司 美国前监管官员:Facebook 或因泄露数据面临巨额罚款 稿源:cnBeta,封面源自网络;

特朗普以国家安全为由禁止博通收购高通

北京时间 13 日早间路透社称,美国总统特朗普周一颁布命令,以国家安全为由禁止总部位于新加坡的芯片生产商博通公司(Broadcom)收购其美国竞争对手高通(Qualcomm )。特朗普在一份声明中表示:“ 有可信的证据让我相信,根据新加坡法律组建的博通有限公司,通过对总部位于特拉华州的高通公司行使控制权,可能会采取损害美国国家安全的行动。” 两家公司都被命令即刻放弃这一拟议中的交易。这一命令还禁止博通提议的高通董事会候选人参选,称博通提名的所有 15 名董事会候选人都不符合高通董事会资格。 此前高通拒绝了博通提出的价值 1170 亿美元的收购要约,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对此项交易进行调查后确认,总部位于新加坡的博通收购高通存在国家安全相关的威胁。 稿源:cnBeta、新浪美股,封面源自网络;

NSA 是否能继续进行未经授权的大规模监视将取决于特朗普

2013 年最引人关注的新闻报道之一是来自美国政府的承包商,他们称美国国家安全局(NSA)对公民通讯进行监视。这些报道激起了美国民众对该国情报机构方法的愤慨,并且引起了全世界关于国家安全是否应该以隐私为代价的辩论。 近五年后,美国国家安全局(NSA)准备再次获准继续执行其未经授权的互联网监视计划,只需要很少的改动,这要归功于美国参议院最近通过的一项法案。现在,只有美国总统特朗普签字后国安局才能执行这个任务,他可以选择制定或否决。 美国众议院和参议院都在半年之内错过了遏制国家安全局监督权力的第一次机会。众议院此前投票驳回了一项修正案,这项修正案要求美国国安局等情报机构在收集有关公民的数据之前需要获得授权令。 在数天前的一篇推文中,特朗普引用了“国外情报监视法”(FISA)作为允许他的竞选被窥视的手段之一 – 这可能导致人们相信他不会支持该法案: 即使他的指控是在没有支持证据的情况下提出的,但这仍然可能被认为是对该法案缺乏信心。然而,他后续的推文表明他的意见可能恰恰相反: 稿源:cnBeta,封面源自网络

特朗普推翻“ 网络中立 ”规定引争议 谷歌等强烈反对

当地时间 15 日,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以 3 票赞成、2 票反对的投票结果,推翻了奥巴马政府时期推出的 “ 网络中立 ” 规定。这一举动随即得到了共和党议员、白宫和网络服务提供商的支持,但却引起了民主党议员、互联网科技公司和消费者团体的强烈抗议。 “ 网络中立 ”的规定始于 2015 年奥巴马执政期间的政策。这个政策禁止互联网的 “ 付费优先权 ” ,也就是禁止网络服务提供商在收取内容提供商(例如视频网站)更高的费用后,为其提供更高质量的宽带服务。通过这种手段,能确保所有合法的网络内容能以相同的速度载入,使小型互联网科技公司也能在与互联网大公司竞争时有相对公平的舞台。更具体地说,“ 网络中立 ” 就是网络运营者在各个网络内容提供者之间保持中立,不能把网络内容提供者分成三六九等,从而对他们提供有差别的网速。网络运营商不能根据网站有没有缴费,或者缴费多少来给他们限速或者提速。 废除“网络中立”规定不但取消了对互联网供应商封锁网站的限制,也取消了对互联网内容提供商收费的限制,同时禁止各州采取与联邦通信委员会不同的规章政策。 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当天发表声明说,奥巴马政府 2015 年推出的 “ 网络中立 ” 规定对互联网实施 “ 严厉的、公共事业式的监管 ”,“ 减少了网络服务提供商在网络方面的投资,并阻碍了主要为乡村消费者服务的小型网络服务提供商的创新行为 ”。 声明同时表示,宽带上网将重新归类为 “ 信息服务 ” ,而移动宽带上网将重新归类为 “ 私人移动服务 ”,不再被当作公共事业。 意见针锋相对 特朗普的这一决定受到了宽带接入提供商,比如美国 AT&T、Verizon 和贝尔公司这样的电信及互联网接入服务公司,以及代表他们利益的 “ 美国电信协会 ” 的欢迎。 “ 美国电信协会 ” 表示,其支持废除 “ 网络中立 ”,称此举令宽带提供商重燃信心,将更积极投资,加强网络建设。 AT&T 的副总裁奎恩则表示,废除 “ 网络中立 ” 不会影响其网络运营方式,互联网将继续以其一直工作的方式运作。有媒体就指出,原因很简单,废除“网络中立”规定后,他们就可以逼着自己的客户们做选择,是忍受免费的低网速,还是花钱成为 VIP …… 不过,废除 “ 网络中立 ”的决定遭到了网络内容提供者,比如著名的谷歌、脸书、YouTube、推特、亚马逊等硅谷科技公司,以及代表他们利益的美国 “ 互联网协会 ” 的强烈反对。 当天,“ 互联网协会 ” 发表声明称,该协会认为 “ 宽带服务市场几乎没有竞争,超过一半的美国人对提供商没有选择权,所以消费者的在线体验将被迫接受网络服务提供商的干扰 ”。 当地媒体报道称,反对废除 “ 网络中立 ” 规定的互联网公司强调,“ 没有了网络中立性规定,网络运营商将占据互联网的主导权,阻碍互联网领域的创新和机遇,甚至危害到美国的互联网的自由。他们强调,不应把互联网的决定权交给运营商,不能让运营商影响左右网民的互联网使用选择,危害到公开开放的互联网。” 利益团体交锋 尽管一方欢欣鼓舞,一方强烈反对,但有意思的是,无论是支持者还是反对者,都强调是为了互联网的公开、开放,但一方主张通过废除互联网中立性规定来实现,而另一方则呼吁维持该规定。 有评论就指出,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现有三名共和党委员和两名民主党委员,投票结果也并不出人意料:共和党人投了支持废除票,民主党人投了反对废除票。而 2014 年通过该规定时,委员会有 3 名民主党委员和 2 名共和党委员。两党恶斗之下,如果民主党再次执政,网络中立性规定会在美国被重新树立。 此外还有分析指出,由于涉及到切身利益,网络运营商和互联网公司都围绕着网络中立性展开了积极游说。事实上,美国政府作出的每一项经济政策,背后都有不同利益集团的游说人员在推动。在 “ 网络中立 ” 这一问题上,网络运营商和互联网巨头都存在着诸多黑幕行为。 相关文章:  “匿名者 ”拟对美国 FCC 发动网络攻击 抗议网络中立被废除 德国回应美国废止网络中立性:支持开放自由的互联网 Comcast 和 Charter 希望废除网络中立写入法律 稿源:cnBeta、法制网,封面源自网络;

美法官下令限制提交反特朗普网站用户数据的要求

据外媒报道,美国哥伦比亚地区高等法院法官 Robert Morin 于本周二对司法部提出的提供反特朗普网站用户数据的要求作出了进一步限制,并称言论自由和隐私应当受到保护。 据了解,司法部此前要求反特朗普抗议网站 Disruptj20.org 托管公司 DreamHost 交出平台上的用户数据。 然而现在,Morin 最新颁布的命令将需要政府先提交一份详细说明其程序的报告才行。也就是说,司法部的这一行为只有得到了法院的批准才能执行。Morin 指出,由于政府在本案中涉及的范围可能过广,所以其要求提交数据的命令很有可能会牵连到其他受宪法保护的活动。 对此,DreamHost 代表律师 Raymond Aghaian 表达赞同,他认为这是一个关于隐私、《第四修正案》权利的巨大胜利。而美司法部对此拒绝置评,称案件现还在进行中。 稿源:cnBeta,封面源自网络;

美国国土安全部将于 10 月起收集移民社交媒体信息

据外媒报道,美国国土安全部将于 10 月收集所有移民的社交媒体信息,其中包括永久居民和归化移民的社交媒体信息。 9 月 18 日,联邦公报上发表新规,呼吁在移民档案中增加 “ 社交媒体名称、相关识别信息以及搜索结果 ” 等条目,旨在扩大记录内容的类别,收集包含社交媒体名称、相关识别信息以及搜索结果等。此外还将更新资料来源目录,使它包含从网络获得的公开信息和信息共享协议获得的信息。 5 月,特朗普政府出台有关美国签证的新规定,签证申请人需要提供其过去五年的社交媒体信息以及十五年的履历资料。白宫已经在几个月前开始检查签证申请者的 “推特” 和 “脸书” 账号。而上周提交的规定则将适用范围扩展到绿卡持有者及归化移民的流程中。目前,美国国土安全部和美国移民局并没有对此做出评论。 稿源:新浪科技、中国新闻网,封面源自网络;

邮件门 “ 阴魂不散 ” ,特朗普女婿中招

希拉里自去年 12 月以来被曝使用私人邮箱处理白宫事务,导致她在大选期间饱受攻击而最终和总统之位擦肩而过。如今,特朗普也不得不面对同样棘手的问题,这次身处漩涡的是他女婿库什纳。 据悉,美国媒体 24 日报道,特朗普的女婿、白宫高级顾问贾拉德·库什纳使用私人电子邮件处理白宫事务。不过,好在 “ 邮件门 ” 事件对市场影响不大。9 月 25 日,美元指数小幅下跌至 92.23,现货黄金短线跌超 5 美元,至 1293.99 美元/盎司。 美媒指出库什纳的这一行为最早可以追溯到去年 12 月末过渡政府时期,当时不少特朗普助手使用私人邮箱处理政府事务。据报道,库什纳同时使用私人邮箱和白宫官方邮箱。除了和白宫高级官员联络外,他还和政府之外的人员联系,讨论的事务包括媒体报道、活动策划等。 联络的人员也包括了不少内阁高管,比如白宫前幕僚长普利巴斯、前首席策略师班农,以及国家经济委员会主席科恩。对此库什纳的律师 Abbe Lowell 在上周发布的一份声明中回应,库什纳使用官方邮箱处理白宫事务,私人邮箱处理的邮件少之又少,而且大部分是别人先发送的。 目前,对于是否发送敏感信息,POLITICO 报道指出,没有迹象显示库什纳通过私人邮箱分享了任何敏感或机密的信息。库什纳的助手则称,库什纳本人更偏爱打电话和发短信,而非使用邮件。另一个关注点是白宫助手之间私人电子邮件的发送可能会违反《总统记录法案》的要求,该法案要求与总统私人以及政治活动有关的所有文档都必须记录。对此,库什纳的律师 Lowell 表示,库什纳遵守了政府保存记录的要求,将所有邮件转发到了他的账户。 对于在白宫中担任无薪资顾问的特朗普女儿伊万卡,目前没有迹象显示她使用私人邮箱处理公务。据知情人士透露以及公开信息记录,去年从纽约搬到华盛顿之前,库什纳和伊万卡设立了这个私人邮箱地址,当时库什纳在特朗普的竞选团队中任职,且有望提名白宫职位。此次披露的库什纳 “邮件门” 引起了民主党和希拉里前竞选团队成员的批评,也让因 “通俄门” 接受 FBI 和国会调查的库什纳更加焦头烂额。 稿源:cnBeta、华尔街见闻,封面源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