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网络中立

“ 墙头草 ” FCC 的网络中立:只有利益 不分对错

曾经,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 FCC 的官方网站上赫然写着网络中立三大原则——透明、无阻断、无歧视,但就大概就像中国古代县衙门前高高挂起的 “ 明镜高悬 ” 牌匾一样,在这里,人们未必可以找到公平和公正。今年年初,绰号“少年派”的 FCC 现任主席阿基特·帕伊(Ajit Pai)上任以后,一切都改变了。帕伊一再表态将推翻现行的“互联网开放规范”,上周,FCC 终于以 3:2 的表决结果推翻了前总统奥巴马时期的网络中立性政策。 这意味着,电信运营商有权进行区别性网络限速,给自己或是合作伙伴的内容服务提供优先流量待遇;可以实施 “ 付费优先 ” 政策,迫使互联网公司为自己的内容服务向运营商支付快速通道费用。对此,网络舆论一片哗然,甚至有人说 “ 互联网已死 ”。 尽管群情激奋,但回望美国历史,这早已不是如此拙劣的戏码第一次上演。可以说,网络中立立法博弈过程背后充斥着美国两党的斗争,近十年来,明枪暗箭、利益纠葛,光美国运营商和谷歌等互联网公司花在游说两党议员身上的金钱就高达数亿美金,网络中立政策每次翻案的背后,都逃不开赤裸裸的利益和政治交易。 2005 年至 2008 年间,有线网络仍是主流,汹涌而来的 BT 下载流量第一个令美国运营商 “ hold 不住 ” ,于是,在高峰拥堵时段,运营商开始对 BT 协议文件的传输采取“限流限速”。2008 年 8 月,FCC 决定对宽带运营商 Comcast 的上述行为进行处罚。 不过,对于 FCC 的大棒,Comcast 并不买账,并随即上诉到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法院,结果,三位法官一致同意 FCC 对 Comcast 发出的处罚无效,随之而来的是业界舆论的一片哗然。 如果有任何当事人或厂商不服 FCC 的决定并希望通过司法上诉来扭转,唯一的选择就是联邦哥伦比亚特区巡回上诉法院(相当于我国高级人民法院的层级)。该法院的此次判决是美国司法首次对网络中立问题的表态。不过,值得玩味的是,法院判决 FCC 无该处罚权,并非对网络中立的否定,大法官的判罚依然有些 “ 暧昧 ” 。 美国《电信法》虽历经多次修法,但仍无针对网络中立的表述。所以,法官们摊开《电信法》一看,无解,随之选择 “ 逃避 ”。经历过华盛顿法庭的滑铁卢,2010 年 12 月 21 日,经过长达数月的激烈辩论后,FCC 终于第一次推动促成对网络中立的投票,促成美国首个的网络中立法律解释——《互联网开放令》。 在美国,FCC 是个独立行政机构,基本不受总统和其属下各内阁部门的约束,因此有时也被称为 “ 第四权 ” 。FCC 由五位委员组成,主席由总统从五位委员中提名一人担任,且同党籍委员不得超过 3 人。有趣的是,2010 年当时的投票结果恰恰与 2017 年相反,虽然同样是 3:2,但当时的三位民主党委员旗开得胜,而 2 位共和党委员则投了反对票。可见,美国在网络中立的博弈上,只有利益,不分对错,民主党的背后是互联网大佬,共和党的支持者则是电信运营商。政治风水轮流转,特朗普不会忘记上任前,谷歌、Facebook 等互联网公司对竞选对手希拉里的支持,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那么,除了美国,全球其他国家如何执行网络中立呢?欧盟的电信《服务令》对网络中立有较明确的解释,欧洲运营商也相当本分,可能是投鼠忌器,不愿因小失大,只为了一点小利向互联网公司收费,却遭到政府调查。在全球网速最快国家的韩国,韩国政府曾做过一个调研,发现韩国运营商的 ARPU 值(每用户平均收入)在全球发达国家中排名靠后,于是出于保护国内产业的目的,韩国政府同意了韩国 KT、SK、LG 三家运营商的提价申请,即不执行网络中立。 在我国呢? “ 提速降费 ” 可以看成我国对网络中立的一种表态,运营商需要为百姓生活、社会生产提供更便宜、更优质的通信和网络服务,从这个角度来看,也是我国运营商和互联网公司对网络中立的一种实践。 其实,网络中立性一直都在,目前互联网的繁荣就是建立在网络中立性原则基础之上的,任何一丝改变都将可能撬动创新的天平。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网络中立法不是救世主。 本文转载自 cnBeta、IT 时报,不代表 HackerNews.cc 观点。封面源自网络。

特朗普推翻“ 网络中立 ”规定引争议 谷歌等强烈反对

当地时间 15 日,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以 3 票赞成、2 票反对的投票结果,推翻了奥巴马政府时期推出的 “ 网络中立 ” 规定。这一举动随即得到了共和党议员、白宫和网络服务提供商的支持,但却引起了民主党议员、互联网科技公司和消费者团体的强烈抗议。 “ 网络中立 ”的规定始于 2015 年奥巴马执政期间的政策。这个政策禁止互联网的 “ 付费优先权 ” ,也就是禁止网络服务提供商在收取内容提供商(例如视频网站)更高的费用后,为其提供更高质量的宽带服务。通过这种手段,能确保所有合法的网络内容能以相同的速度载入,使小型互联网科技公司也能在与互联网大公司竞争时有相对公平的舞台。更具体地说,“ 网络中立 ” 就是网络运营者在各个网络内容提供者之间保持中立,不能把网络内容提供者分成三六九等,从而对他们提供有差别的网速。网络运营商不能根据网站有没有缴费,或者缴费多少来给他们限速或者提速。 废除“网络中立”规定不但取消了对互联网供应商封锁网站的限制,也取消了对互联网内容提供商收费的限制,同时禁止各州采取与联邦通信委员会不同的规章政策。 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当天发表声明说,奥巴马政府 2015 年推出的 “ 网络中立 ” 规定对互联网实施 “ 严厉的、公共事业式的监管 ”,“ 减少了网络服务提供商在网络方面的投资,并阻碍了主要为乡村消费者服务的小型网络服务提供商的创新行为 ”。 声明同时表示,宽带上网将重新归类为 “ 信息服务 ” ,而移动宽带上网将重新归类为 “ 私人移动服务 ”,不再被当作公共事业。 意见针锋相对 特朗普的这一决定受到了宽带接入提供商,比如美国 AT&T、Verizon 和贝尔公司这样的电信及互联网接入服务公司,以及代表他们利益的 “ 美国电信协会 ” 的欢迎。 “ 美国电信协会 ” 表示,其支持废除 “ 网络中立 ”,称此举令宽带提供商重燃信心,将更积极投资,加强网络建设。 AT&T 的副总裁奎恩则表示,废除 “ 网络中立 ” 不会影响其网络运营方式,互联网将继续以其一直工作的方式运作。有媒体就指出,原因很简单,废除“网络中立”规定后,他们就可以逼着自己的客户们做选择,是忍受免费的低网速,还是花钱成为 VIP …… 不过,废除 “ 网络中立 ”的决定遭到了网络内容提供者,比如著名的谷歌、脸书、YouTube、推特、亚马逊等硅谷科技公司,以及代表他们利益的美国 “ 互联网协会 ” 的强烈反对。 当天,“ 互联网协会 ” 发表声明称,该协会认为 “ 宽带服务市场几乎没有竞争,超过一半的美国人对提供商没有选择权,所以消费者的在线体验将被迫接受网络服务提供商的干扰 ”。 当地媒体报道称,反对废除 “ 网络中立 ” 规定的互联网公司强调,“ 没有了网络中立性规定,网络运营商将占据互联网的主导权,阻碍互联网领域的创新和机遇,甚至危害到美国的互联网的自由。他们强调,不应把互联网的决定权交给运营商,不能让运营商影响左右网民的互联网使用选择,危害到公开开放的互联网。” 利益团体交锋 尽管一方欢欣鼓舞,一方强烈反对,但有意思的是,无论是支持者还是反对者,都强调是为了互联网的公开、开放,但一方主张通过废除互联网中立性规定来实现,而另一方则呼吁维持该规定。 有评论就指出,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现有三名共和党委员和两名民主党委员,投票结果也并不出人意料:共和党人投了支持废除票,民主党人投了反对废除票。而 2014 年通过该规定时,委员会有 3 名民主党委员和 2 名共和党委员。两党恶斗之下,如果民主党再次执政,网络中立性规定会在美国被重新树立。 此外还有分析指出,由于涉及到切身利益,网络运营商和互联网公司都围绕着网络中立性展开了积极游说。事实上,美国政府作出的每一项经济政策,背后都有不同利益集团的游说人员在推动。在 “ 网络中立 ” 这一问题上,网络运营商和互联网巨头都存在着诸多黑幕行为。 相关文章:  “匿名者 ”拟对美国 FCC 发动网络攻击 抗议网络中立被废除 德国回应美国废止网络中立性:支持开放自由的互联网 Comcast 和 Charter 希望废除网络中立写入法律 稿源:cnBeta、法制网,封面源自网络;

纽约州总检察长:网络中立评论中有 200 万条存造假情况

据外媒报道,就在美联邦通信委员会 ( FCC ) 对废除网络中立提案进行投票的前一天,纽约州总检察长 Eric Schneiderman 公布报告称,FCC 收到的 “ 网络中立 ” 相关评论中有 200 万条都系造假。Schneiderman 称,纽约州、佛罗里达州、德克萨斯州、加利福尼亚州每个州都存有 10 万多条虚假评论。 据了解,Schneiderman 是网络中立废除的反对者之一,其在发现虚假公共评论之后对这一情况展开了调查。与此同时,他还与其他 28 名参议员向 FCC 提出了延迟投票的请求但遭后者拒绝。当地时间周三,Schneiderman 再度重申了其办公室对新发现的担忧。 对此,FCC 方面并未立即置评。 此外,Schneiderman 办公室还开发了一个网页,它能帮助用户检查某一条评论发布者的身份是否遭到盗用的情况。 稿源:cnBeta,封面源自网络;

反对 FCC 网络中立法案投票,全美多家 Verizon 商店前发生有组织抗议活动

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将于12月14日就巴马政府时期推出的“网络中立”规定进行表决。主席 Ajit Pai 于11月21日表示将不顾诸多科技企业、互联网公司和美国网民的强烈反对,坚决推动该表决。今日,在的通信运营商 Verizon 于美国各地的商店门外发生了多起有序组织的抗议活动,抗议 FCC 举行意图推翻“网络中立”规定的表决。 尽管 Verizon 并非唯一支持推进这项表决的美国通信运营商,但是 Verizon 在全国各地遍布网点和商店,而且现任 FCC 主席 Ajit Pai 曾经位 Verizon 担任过律师,因此在 Verizon 全国门店前进行抗议活动能够让网民的声音被听到。 美国电信法将通信业务分成两大类,一类是采取宽松管制的“信息服务”( Title I 业务),另一类是需要进行严管的“电信服务”( Title II 业务)。奥巴马就任期间通过的网络中立法案中将宽带接入从“信息服务”划归为“电信服务”,接受更严格管制的。 而Pai认为应该将网络服务提供商重新划归为“信息服务”,FCC 并不需要对 ISP 进行严苛监管。支持网络中立的纽约城和多家非盈利机构联合向 FCC 发布公开信,要求推迟投票来进一步研究论证这个问题。 稿源:cnBeta,编辑:FOX,封面图片源自网络

FCC 主席:不会因抗议推迟网络中立法案投票

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主席 Ajit Pai 于 11 月 21 日表示,将于 12 月 14 日就巴马政府时期推出的“ 网络中立 ”规定进行表决。尽管这项决议遭到了诸多科技企业、互联网公司和美国网民的强烈反对,但是 Pai 办公室表示这些“ 抗议 ”并不会影响投票。 美国电信法将通信业务分成两大类,一类是采取宽松管制的“ 信息服务 ”(Title I 业务),另一类是需要进行严管的“ 电信服务 ”(Title II 业务)。奥巴马就任期间通过的网络中立法案中将宽带接入从“ 信息服务 ”划归为“ 电信服务 ”,接受更严格管制的。 而 Pai 认为应该将网络服务提供商重新划归为“ 信息服务 ”,FCC 并不需要对 ISP 进行严苛监管。支持网络中立的纽约城和多家非盈利机构联合向 FCC 发布公开信,要求推迟投票来进一步研究论证这个问题。 稿源:cnBeta,封面源自网络;

超过一百万份有关废除网络中立的评论可能是假的

纽约州检察长施耐德曼(Schneiderman)估计,数十万美国公民的身份被窃,并可能被用于支持废除网络中立的垃圾邮件活动。研究人员发现,至少有 130 万个假评论,他们怀疑还有更多的虚假评论尚未发现。事实上,它们大都由机器人所为,已经严重影响了公众对网络中立性的立场。 研究人员发现,一个有助于废除垃圾邮件的活动被人利用,使用邮件合并的方式,将 130 万条假评论掩盖为独特的基层用户意见,甚至可能还有多个其他运动旨在向系统注入总共数百万个废弃的评论。研究人员认为,如果去掉这些假评论,那么真实评论当中,超过 99% 的用户是有可能赞成保持网络中立性。 由于整个评论提交过程中有很多文件存在违规记录,从一开始就很清楚,数据将是重复和混乱的。研究人员将 22M + 评论和 60GB + 价值的文本数据和元数据分解成更小的片段,并且汇总了许多重复的评论,并获得了 2,955,182 个独特的评论和他们各自的重复计数。然后将每个评论映射到语义空间矢量上,并根据评论的含义运行一些聚类算法。在对评论类别进行分类并删除重复内容之后,研究人员发现向 FCC 提交的 2200 多万条评论中的不到 80 万(3-4%)可以被认为是独一无二的。 稿源:cnBeta,封面源自网络;

不同以往的感恩节:美民众抗议网络中立废除计划

据外媒报道,美联邦通信委员会(FCC)于本周公布废除前总统奥巴马政府推出的“网络中立”最终计划。三周之后,该提案将接受投票,也就是说,民众只有一个月不到的反应时间。 而日前正值美国的一个重大节日–感恩节,为此,许多人开始选择在这个特别的时刻向政府提出抗议。 由互联网倡导机构和非营利性足够联合组建的虚拟会议网站 BattleForTheNet.com 近日接到的直指国会的电话数量出现激增。获悉,本周该网站大概接到 40 万个这样的电话,其中有 27 万个就发生在过去一天内。在过去两天内,Change.org 上新增 7 个支持网络中立的请愿,而过去已经存在的请愿在本周获得了上千个新的签名。眼下,Change.org 上总共有 21 个跟网络中立相关的请愿。 然而,Reddit 上则到处都是号召人们对保护网络中立采取行动的帖子。置顶帖子提供了 FCC 和国会成员的电子邮箱地址和电话以及关于网络中立的一些指南信息。在一些 subreddit 上同样也能看到这些内容。与此同时,一些组织机构开始将目光投向了可见的活动中。据悉,民众将在下月 7 日在 Verizon 各大商店举行抗议活动–因 FCC 主席、废除网络中立的牵头人 Ajit Pai 曾是 Verizon 的律师。一些 Reddit 用户则另外计划在 12 月 13 日在 FCC 总部前面组织一场抗议活动。 除此之外,废除网络中立计划还遭到了各大公司、公众人物的反对。像 Facebook、谷歌、Netflix 都已经公开发表了支持网络中立的声明,一个由 1000 多家初创公司组成的组织已经发表了一封写给 Pai 的公开信,他们希望这位主席不要将注意力放到法规废除上而应该专注于制定出新的政策。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则在本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达了对网络中立废除计划的担忧。纽约总检察长 Eric Schneiderman 在其持有的 Medium 上发表了一篇关于网络中立的公开信。 当选的议员同样也对此发表了意见,夏威夷国会议员 Tulsi Gabbard 对 Pai 的这一计划提出了指责。加州参议员 Kamala Harris 正在其所在州收集支持网络中立的签名。此外,FCC 成员之一 Jessica Rosenworcel 也在《洛杉矶时报》上发表了一篇题为《我在 FCC,请阻止我们废除网络中立》的专栏文章。 稿源:cnBeta,封面源自网络;

FCC 下月或废除掉“网络中立原则”,新规要求电话公司主动屏蔽欺诈电话

据外媒报道,美联邦通信委员会(FCC)主席 Ajit Pai 正在为 12 月份的取消 “网络中立” 投票一事做准备。消息称,Pai 将会在下周公布他的具体计划。此外,FCC 于本周四通过一批新规,允许电话公司主动屏蔽可能存在欺诈行为的电话。 FCC 的报告显示,非法机器人电话已变得无处不在并还将不断增长:美国消费者去年平均每月接到 240 万个不请自来的电话,但这个问题很难根治。因为一些重要的合法信息像天气警报、来自学校和公共事业的电话也会用自动呼叫技术,并且技术的进步使得这种机器人电话变得非常容易。 而为了减少屏蔽合法电话,FCC 建议各大公司建立一套简单的识别和修补屏蔽错误方案。另外新规定还明确指出不准屏蔽 911 紧急呼叫。不过,FCC 委员 Jessica Rosenworcel 却提出了不一样的意见,她认为新规未将电话公司可能会向消费者收取相关服务费考虑在内。 稿源:据 cnBeta 内容综合整理,封面源自网络;

苹果等科技巨头敦促 FCC 保留互联网 “ 快速通道 ” 禁令

据外媒报道,苹果等科技巨头在 “ 恢复互联网自由 ” 评论阶段向联邦通信委员会(FCC)提交的信件中表示,希望该委员会不要撤销对 “ 付费快速通道 ” 的禁令。该公司指出,付费快速通道将可能会导致网络的非正常竞争,因为网络服务供应商将可以通过客户支付的金钱决定向他们提供对应的网络服务。反之,一些 “ 没有能力 ” 的客户则不得不使用 “ 慢速通道 ”。 今年 5 月,在前 FCC 主席 Ajit Pai 领导下提议推翻由奥巴马政府根据 1934 年《 通信法 》Title II 推行 “ 网络中立 ” 计划。除苹果之外,包括谷歌、亚马逊、Twitter、Netflix 在内的多家科技公司都对 FCC 的这一决定表示反对,他们一同举办了一场拯救网络中立的活动。而就在 8 月 31 日,FCC 正式关闭民众对 “ 网络中立 ” 评论通道,该机构破天荒地总共收到 2200 万条留言。接下来,FCC 将就这一提案展开修改和投票。 另外,美国共和党此前人为定于 9 月 7 日举行的 “ 网络中立 ” 讨论会的计划目前也踩下了刹车,原因是各大科技公司和网络服务供应商(ISP)需要进一步参与。知情人士获悉,美众议院能源与商业委员会曾要求包括 Facebook、谷歌在内的多家科技公司 CEO 出席一场网络中立特别听证会,但他们当中没有人对此公开表示愿意前来参加。为此,这场听证会不得不取消。 眼下,网络中立问题俨然成为国会党派问题。据报道,民主党不愿意就这一问题作出让步,他们认为现行的法规不应该被废除。如果网络中立最终被废除,那么这也就意味着 ISP 将可以挑选、选择用户在互联网观看的内容,这一切将有赖于各家公司支付的金钱。目前还不清楚接下来将会发生什么,相信等到 9 月 7 日听证会的到来一定会带来新的消息。 稿源:cnBeta,封面源自网络;

FCC “ 网络中立 ” 评论通道已在线关闭

据外媒报道,8 月 30 日是美国公民在 “ 网络中立 ” 评论通道发声的最后一天。虽不知道这些声音最终能否起到作用,但如果错过这一天他们将不再有表达自己意见的机会。 据了解,FCC 主席 Ajit Pai 曾在任职期间希望推翻网络中立。 由于该规定赋予所有互联网用户能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按照自己的选择访问网络内容、运行应用程序、接入设备、选择服务供应商,因此它在很大程度上能够防止通信运营商从商业利益出发控制数据传输的优先级进而保证网络数据传输的“中立性”。通俗的来说,如果没有网络中立,对于小型企业来说那将是一场灾难,因为拥有雄厚资金的大型企业完全可以通过金钱的方式为自己获取更优质的资源进而得到竞争优势。 当然这并不是说网络中立百分百都是好的,因为它的存在,宽带市场很难引入大量新的竞争者,同时它也无法大幅降低宽带费用。此外,它还不能阻止网络服务供应商推出的各式打包服务,即交的钱越多,网速就越快。 稿源:cnBeta,封面源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