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联合国

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妮基⋅黑莉遭俄罗斯人“电话诈骗”

又一名美国政府工作人员被俄罗斯人捉弄了。上周六,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妮基⋅黑莉被一通据说是来自波兰政府的电话所“打动”,对着电话说了一番“肺腑之言”,后来证实,这个电话来自于俄罗斯,有十分“懂行”的俄罗斯人假扮波兰政府工作人员将妮基⋅黑莉恶作剧了一把。 据来自美国南卡罗莱纳州查尔斯顿的《邮政信使报》报道,一位名叫弗拉基米尔⋅库兹涅佐夫和一位名叫阿列克谢⋅斯托里亚罗夫的俄罗斯人记录下了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妮基⋅黑莉自认为是来自波兰政府的电话。 在电话中妮基⋅黑莉对波兰总理莫拉维奇在上周的联合国大会关于要求美国撤回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的表决中,为力挺美国而在投票时弃权表示感谢。妮基⋅黑莉在电话中对冒牌波兰政府工作人员激动地表示,“我首先非常感谢你们今天在投票中对我们的支持,你们的‘恩情’我们永远不会忘记”。 在此次联合国大会投票中,美国、以色列等 9 国投反对票,35 国弃权,21 国缺席,波兰选择弃权。 在电话中,这两位“山寨”莫拉维奇政府工作人员进一步“搞事情”,甚至还虚构出了一个中国南海的岛国“毕诺莫”,假装关切的询问妮基⋅黑莉对发生在“毕诺莫”的事情是否了解,妮基⋅黑莉十分配合的表示,“我当然了解”。这两位“山寨”莫拉维奇政府工作人员接着十分严肃地表示,“‘毕诺莫’刚刚举行了选举,我们认为俄罗斯已经介入了他们的大选。” 面对这两位十分不安的山寨“友军”,妮基⋅黑莉宽慰称,“没错,俄罗斯人绝对介入了。我们在一直密切观察这件事,我们下一步在处理南海议题时,一定会持续关注这件事。” 这两位“玩上瘾”的“山寨”波兰官方人员显然还没问够,接着询问海莉,美国下一步打算怎么做。海莉说,她会先弄清楚美国政府对此事的立场,以及美国是否该采取行动、又该采取怎样的行动,然后再回复这位“冒牌友军”。 这两位俄罗斯“电话诈骗犯”称,他们与海莉的对话长达 30 分钟。不过,他们并未透露是如何拿到海莉的电话,以及他们用什么方式取得海莉的信任,让海莉以为电话那头就是真正的波兰政府工作人员。这个二人组过去曾“恶搞”过多位名人,包括美国能源部长里克⋅佩里、美国参议员麦肯、以及英国歌手艾尔顿⋅约翰。 而妮基⋅黑莉的发言人约翰⋅德格里目前并没有否认这位美国驻联合国大使遭遇了“电话诈骗”,他告诉记者说:“我们目前无可奉告。” 稿源:China.com,环球网;封面源自网络。  

联合国:2019 年全球电子支付比重将超过卡支付

近日,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下称“贸发会议”)在日内瓦发布的《 2017 数字化、贸易与发展报告 》显示,随着电子支付手段重要性不断增加,全球支付卡的使用比重 2019 年前将下降到 46%,原因是电子钱包等其他付款方式正变得越来越重要。统计数据显示,使用信用卡和借记卡支付的金额 2014 年仍然占到电商领域全部支付金额的一半以上。 贸发会议秘书长基图伊(Mukhisa Kituyi)出席了发布会并指出,在全球范围内,经济活动的数字化被推上了一个快速道,值得注意的是,数字经济正在发展中国家迅速扩张。基图伊表示:“增长最快的发展中国家在互联网的包容性方面也占据了最大的份额。在 2012 年到 2015 年之间第一次上网的 7.5 亿人当中,有近 90% 来自中国和印度。” 中国方面,根据互联网研究机构易观国际日前发布报告,今年二季度,中国第三方移动支付市场规模达 230408.2 亿元,环比增长 22.5%。 易观分析认为,相较于一季度春节期间仅有社交支付对行业规模的带动,二季度电商等行业受益于营销等因素影响,交易规模增幅明显,带动了第三方支付整体交易规模的提升。此外,金融类交易增长较快等因素进一步带动了互联网在线支付行业整体交易规模的增长。龙头互联网支付厂商对于网络支付使用场景继续向纵深开拓,网贷、理财、游戏、教育等平台用户活跃度明显提高,新用户增量明显。 与此同时,印度的移动支付市场也在蓬勃发展。市场普遍认为,去年印度政府废除大面额纸币的行动是印度移动支付的契机,印度人正逐步开始接受移动支付。普华永道报告显示,印度移动支付市场规模在 2016 年为 500 亿美元,到 2020 年会达到 5000 亿美元规模,印度市场有足够的发展空间。截至目前,谷歌、Facebook、阿里巴巴、软银等国际巨头已纷纷通过不同方式进入印度移动支付市场。谷歌近日在印度正式发布了为印度量身打造的移动支付应用 Tez,同时支持苹果和安卓双系统,并与本地商家展开大量合作,通过补贴的方式吸引用户。 稿源:cnBeta、第一财经,封面源自网络;

联合国:各国信息安全能力差异巨大,中国排名第 32

据悉,联合国于 7 月 5 日发布的调查结果显示,全球各国的信息安全能力存在很大差距。这项名为 “全球信息安全指数” 的调查对 134 个国家的信息安全防御能力进行了研究,其重点关注 5 方面因素:技术、组织、法律、合作和增长潜力。该指数以多种方式对各国进行排名,包括 “ 最专注 ” 信息安全的国家。 在 “最专注” 信息安全的国家排行榜上,新加坡排名第一,其次为美国。美国在法律、组织和增长潜力方面击败新加坡,但新加坡在合作方面得分更高。此外,前 10 大“最专注”信息安全的国家还包括马来西亚、阿曼、爱沙尼亚、毛里求斯、澳大利亚、格鲁吉亚、法国、加拿大和俄罗斯。其中,格鲁吉亚和法国并列第八。 调查显示,尽管不同国家的财富差距较大,但类似马来西亚和阿曼这样的较贫穷国家在信息安全方面比法国和加拿大等国更强大。调查指出:“ 数据收集显示,发展中国家缺乏训练有素的信息安全专家,司法部门对于信息安全也缺乏充分认识和必要的教育。”在这项调查中,有一半的受访国家没有制定信息安全战略。超过一半没有为警察部门安排信息安全培训。联合国表示,信息安全战略的制定对任何国家都是“关键的第一步”。 在联合国的 5 大常任理事国之间,信息安全能力也存在明显差距。美国排名第 2,法国排名第 8,俄罗斯排名第 10,英国排名第 12,而中国排名第 32。调查指出,关于信息安全并没有全球标准,而带来了重要问题。 稿源:cnBeta、,稿件以及封面源自网络

联合国隐私监督机构:大规模信息监控并非行之有效

据 IT 科技新闻网站 ZDNet 报道,CIA 监控事件爆发之际,联合国隐私监督机构发表的一份报告称,大规模信息监控对保护国家安全并非行之有效。在本周发表的一份报告中,联合国首位隐私监督人 Joseph Cannataci 教授说到,那些严重侵犯人们隐私权的法律对国家安全并没有什么作用,相反,大量收集通话记录和电子邮件等数据,存在“被敌对政府或黑客攻击”的风险。 Cannataci 教授将那些应对所谓伊斯兰威胁的法律称之为“形体政治学”,他的原话是“那些希望被看到对隐私安全有所作为的政治家们,通过立法将侵犯隐私合法化,却从来不考虑这些方法对恐怖主义是否真正有效。” 斯诺登泄密事件爆发之后,美国政府对民众信息监控出现一定程度的缓和。获得通过的《美国自由法案》将限制美国政府的大规模监控计划,然而其他国家却加大了监控计划。法国和德国在恐怖袭击之后赋予政府更大的监控权利,允许警察和情报机构监测互联网活动和通话记录。而且,去年年底,英国开放权利组织(Open Rights Group)主任吉姆•克洛克(Jim Killock)表示,英国在去年推出了“在民主制度中通过的最极端的监视法案”。 在最后的建议中,Cannataci 说,政府应该“积极探索”如何进行公平和规范的监督,同时引入友好的隐私监督保护措施。“人权是普遍的,网络法案应不仅保护隐私,而且要保护其他基本人权,”他补充说。 稿源:cnBeta、凤凰网科技,封面源自网络

联合国专家警告: 假新闻和压制言论同样危险

联合国以及一些区域性组织负责监督言论自由的专家在一份联合声明中对日益滋长的 “虚假新闻” 和一些政治性宣传表达担忧,同时对政府诋毁媒体的言论提出警告。 声明中强调了各国政府在培育言论自由方面的责任,并指出任何有关言论自由权的限制,如对暴力、歧视和敌意的仇恨和刺激性宣传的禁止举措都应与《国际法》一致。 联合国声明没有指向具体事件,但表达了对假新闻和政府借假新闻压制言论的担忧。它鼓励媒体和公民社会鉴别并增强意识,对蓄意捏造的虚假新闻、不实信息和政治性宣传保持警觉。声明同时也提醒说,政府诬蔑、诽谤甚至威胁媒体的言论,尤其是指责媒体带有隐蔽的政治意图等说法非常危险。联合声明称任何国家性屏蔽整个网站、IP 地址或网络协议的行为都是 “一项极端举措,唯有在依据法规且针对保护一项人权或其他合法公共权益的情况下方属合理”。 稿源:solidot奇客;封面源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