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隐私

拥有上百万名用户的月经追踪应用被指将敏感数据分享给 Facebook

据外媒报道,一项新的研究发现,经期追踪应用正在向Facebook发送有关女性健康和性行为的敏感个人信息。总部位于英国的倡导组织Privacy International跟外媒BuzzFeed News分享了这一调查结果。 该组织发现,包括MIA Fem、Maya在内的数款月经跟踪应用会将女性避孕措施的使用情况、月经周期、腹部绞痛等症状等信息直接发送到Facebook上。 女性使用这类应用的目的多种多样,从跟踪月经周期到最大化怀上孩子的几率等等。在Google Play应用商城中,由印度Plackal Tech公司持有的Maya拥有超500万的下载量。塞浦路斯的Mobapp开发有限公司旗下的月经追踪软件MIA Fem: Ovulation Calculator表示,该公司在全球拥有200多万名用户。 据了解,这些应用跟Facebook的数据共享则是通过Facebook的软件开发工具包(SDK)实现。该SDK可以帮助应用开发人员整合特定功能并收集用户数据,这样Facebook就可以向他们展示有针对性的广告和其他功能。当用户将个人信息放入到应用时,这些信息就有可能由SDK发送给Facebook。 当被问及该报道时,Facebook告诉BuzzFeed News,它已经跟Privacy International指明的应用取得了联系并就可能违反其服务条款的行为展开讨论。 Privacy International发现,只要Maya用户打开应用,该应用就会通知Facebook甚至在用户同意应用隐私政策之前就开始将数据分享给Facebook。 分析发现,该应用还会分享用户输入的关于避孕使用情况的数据以及她们的情绪。另外,应用还会要求用户输入有关他们何时发生过性行为以及使用了何种避孕措施的信息。同样的,这些信息也被分享给了Facebook。 通常情况下,广告商对人们的情绪非常感兴趣,因为这有助于他们在更有可能购买的时候有策略地针对他们投放广告。怀孕或想要怀孕的女性可能就会改变她们的购物习惯。   (稿源:cnBeta,封面源自网络。)

亚马逊为美国警方开发高科技监控工具 引发社会担忧

北京时间8月8日晚间消息,据美国财经网站CNBC报道,亚马逊子公司Ring不仅制造无线安全摄像头,它还可以访问警方数据,提醒居民注意潜在的犯罪行为,鼓励用户分享可疑行为的录音,并将其与执法部门联系起来。对此,隐私和公民自由的倡导者认为,Ring与政府的合作关系正在创造一种新的政府监控层。 今年的7月12日,在黎明之前的几个小时,美国亚利桑那州钱德勒(Chandle)地区的一名男子被手机上的警报惊醒。警报来自于他的Ring安全摄像头,后者检测到有人在他家外面移动。 视频显示,一群年轻人闯入了几辆汽车。这名男子从前门向他们大喊,然后报警。当一名警官赶到时,这几名男子乘车疾驰而去,留下了手机、作案工具和其他一些东西。当天上午晚些时候,他们自首了。 当时,房主已经向警方展示了其摄像头所拍摄的视频片段,并将其发布到了Ring的应用程序Neighbors上,Ring是亚马逊去年收购的一家智能设备厂商。Ring不仅制造无线安全摄像头,它还可以访问警方数据,提醒居民注意潜在的犯罪行为,鼓励用户分享可疑行为的录音,并将其与执法部门联系起来。 后来,这位房主在Neighbors上写道:“感谢Ring!!!”而钱德勒的一名警官回复称:“感谢你的发帖。” 这次交互是警方使用Ring的典型方式,在利用Ring侦查和调查犯罪的同时,也帮助Ring拓展业务。Ring在钱德勒的这种部署也是全美数十个这样的合作关系中的一部分,也是亚马逊更广泛努力的一部分,即加深与执法部门的合作。但同时,也有批评人士指出,亚马逊这是在帮助政府强化对国人的监控。 如今,亚马逊的政府业务已经成为该公司拓展电子商务以外业务、进入互联网工具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金融咨询服务公司韦德布什证券(Wedbush Securities)分析师丹尼尔·艾夫斯(Daniel Ives)称,通过云计算子公司Amazon Web Services(AWS),亚马逊与政府部门(包括警察部门、联邦执法部门、国家情报机构和移民当局)签订的合同规模已经从2014年的2亿美元激增到今天的20亿美元。 艾夫斯说:“在许多调查中,时间是至关重要的。与亚马逊的合作,使得许多警察部门能够更快地获取数据,并以更有帮助的形式获取数据。” 但批评人士却指出,亚马逊与政府的合作表明,一家公司在与政府的合作中如何定位至关重要,它可能导致过度扩张和滥用。 隐私权和公民自由的倡导者警告说,Ring的合作伙伴关系正在创造一个新的政府监控层。亚马逊员工、人工智能研究人员和激进投资者已要求亚马逊停止向执法部门出售其面部识别服务,停止向联邦移民局提供网络托管服务,并成立一个委员会来审查其产品的潜在社会后果。 倡导数字权利的非营利性组织“新美国开放技术研究所”(New America‘s Open Technology Institute)政策主管莎伦·布拉德福德·富兰克林(Sharon Bradford Franklin)称:“虽然提供安全的云存储似乎不会构成隐私威胁,但提供一系列技术,包括面部识别和门铃摄像头等强大的监控工具,再加上将数据汇集到大型数据库并运行数据分析的能力,确实会造成真正的隐私威胁。” 对此,亚马逊在一份声明中称:“我们相信我们的客户,包括执法机构和其他致力于保护我们社区安全的团体,应该能够获得最好的技术,并相信云服务可以使社会获得实质性的裨益。” 事实上,亚马逊此前在这方面已经引发了社会的担忧。通过子公司Ring,亚马逊将摄像头安放在数百万人的门铃上,还邀请他们跟邻居、警察通过一个预防犯罪的社区共享视频。此外,亚马逊还向警方和私企出售人脸识别系统。   (稿源:新浪科技,封面源自网络。)

扎克伯格因 Facebook 在隐私问题上所犯的错误而受到抨击

据外媒CNET报道, 美国参议员罗恩·怀登(Ron Wyden)在一封写给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的信中表示,希望让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对该社交网络在隐私问题上所犯的错误“承担个人责任” 。 这位民主党立法者写道: “考虑到扎克伯格先生的欺骗性陈述,他对Facebook的个人控制,以及他在批准与共享用户数据相关的关键决策中的作用,FTC可以而且必须让扎克伯格亲自对这些持续的违规行为负责。” 怀登在周二致FTC的一封信中表示。“FTC还必须明确表明,如果发生任何未来的违规行为,将适用于Facebook公司和扎克伯格先生的重大处罚。” 上周五一篇报道指出,FTC正在研究如何让扎克伯格承担责任,包括检查他过去的隐私声明之后。在有消息透露英国政治咨询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未经许可就收集了多达8700万Facebook用户的数据之后,该机构于去年开始调查Facebook。FTC正在进行的调查重点关注该社交网络是否违反与美国政府的法律协议,以保持Facebook用户的数据私密性。 怀登在给FTC的信函中表示,该机构与Facebook达成的任何和解都应该让扎克伯格承担责任,否则他将“继续”公然反复侵犯美国人的隐私权。这名参议员指的是英国议会发布的文件。据报道,扎克伯格监督了社交网络的数据共享协议。 FTC证实收到了怀登的信,但拒绝进一步置评。 Facebook没有立即回复评论请求。   (稿源:cnBeta,封面源自网络。)

Alphabet 被投资者起诉 隐瞒 Google+ 隐私漏洞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10月17日晚间消息,谷歌母公司Alphabet日前因隐瞒Google+安全漏洞而被投资者告上法庭。同时,Alphabet CEO拉里·佩奇(Larry Page)和谷歌CEO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也成为被告。 原告在起诉书中称,Google+所曝出的安全漏洞影响用户的个人数据,尤其是将用户没有设置为公开的数据暴露在风险之中,但Alphabet高管却反复作出虚假和有误导性的声明。 该案件已交由加州北区地方法院审理。除了Alphabet,原告还将Alphabet CEO佩奇、谷歌CEO皮查伊和谷歌CFO鲁斯·波拉特(Ruth Porat)列为被告。如今,法院已向上述三位高管发出传票,他们有21天的响应时间。 谷歌上周一在公司博客中宣布,将关闭旗下社交网站Google+消费者版本。原因是,Google+在长达两年多时间里存在一个软件漏洞,导致最多50万名用户的数据可能曝露给了外部开发者。 据《华尔街日报》援引谷歌内部人士的话称,Google+的该漏洞使得外部开发人员可以在2015年至2018年3月间访问用户的Google+个人信息,包括用户姓名、电子邮件地址、出生日期、性别、个人资料照片、居住地、职业和婚姻状况等。 谷歌称,公司今年3月就已发现这个漏洞,并推出补丁加以修复。谷歌表示,没有证据表明用户数据被滥用,也并无证据表明任何开发者明知或利用了这个漏洞。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谷歌选择不对外公开该漏洞,部分原因是担心被监管审查。但事实上,谷歌似乎并未躲过此劫。到目前为止,至少有美国的两个州、以及欧盟的两个成员国对谷歌Google+泄露用户信息事件展开了调查。 根据谷歌的计划,Google+将于2019年8月关闭。业内人士称,此举是谷歌针对该漏洞所采取的一个安全措施,但同时也表明,Google+也是一款比较失败的产品,并未吸引太多的用户使用,其使用量远低于Facebook和Twitter。   稿源:新浪科技,封面源自网络;

欧盟隐私部门主管:首轮涉数据违规罚款或在年底实施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10月10日早间消息,据路透社报道,欧盟隐私部门主管表示,监管机构将依据新隐私法行使权力,对违规行为处以罚款甚至临时禁令,预计今年年底将实施第一轮制裁。 《欧盟通用数据保护条例》(GDPR)于5月25日生效,被外界认定为欧盟二十多年来最大的数据隐私法规改革。新规允许消费者更好地控制他们的个人数据,并赋予监管机构权力,对违反规定的企业处以罚款,金额可高达其全球收入4%或2000万欧元(约合2300万美元)。 欧洲数据保护监督官员乔瓦尼·布塔雷利(Giovanni Buttarelli)说,从新法规公布之日起,执法人员收到大量有关违规行为的投诉,并被要求对此加以澄清,仅在法国和意大利,报告数量就与去年相比增长了53%。 布塔雷利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透露,“我预计到今年年底,第一批GDPR处罚情况将会对外公布。不一定是罚款,还包括废除控制方、实施初步禁令、临时禁令或给予他们最后通牒。” 数据控制方可以包括收集和处理个人数据的社交网络、搜索引擎和在线零售商,而数据处理方只代表控制方处理数据。 罚金由欧盟各成员国的国有隐私监管机构征收。虽然布塔雷利本人不从事罚款工作,但他负责协调整个欧盟的隐私代理机构。 罚款针对任何在欧洲经营的公司,无论总部设在哪里,都会受到GDPR的监管。 “罚金与企业直接挂钩,对公众舆论、消费者信任至为重要。但从行政角度来看,这只是全球执法的一个因素,”布塔雷利说。 制裁将在许多欧盟国家实施,许多公司和公共管理机构将受到冲击,但他拒绝提供细节,因为调查仍在进行中。 他指出,在GDPR规则实施当天,谷歌、Facebook、Instagram和WhatsApp均遭到奥地利隐私活动家麦克斯·施雷姆斯(Max Schrems)投诉,因为调查尚处于初期阶段,结果不会在近期公布。 布塔雷利还敦促欧盟各国和立法者弥合在修改电子隐私指令方面的分歧,该指令旨在为电信运营商和在线消息和电子邮件服务(如WhatsApp和Microsoft子公司Skype等)之间创造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 这项电子隐私提案受到隐私保护人士的赞扬,但被科技公司和一些欧盟国家指责为过于苛刻,因为它将严格的电信隐私规则扩展到科技巨头。 “电子隐私是必不可少的。这是必要的,它是数据保护和隐私的拼图中缺失的一部分。如果欧盟不能在(欧洲议会)选举前尽快更新其通信保密规则,那将是一种失职,”布塔雷利说。 欧洲议会选举将在2019年5月举行。 “我认为有机会找到可持续性策略,尽管有些问题是无法谈判的,例如OTT(Over-the-top,即互联网公司越过运营商,发展基于开放互联网的各种视频及数据服务业务),”他说。 消费者游说集团BEUC正在呼吁欧盟国家应该停止拖延。 BEUC发言人约翰内斯·克雷斯(Johannes Kleis)说:“这项法律将进一步保护消费者上网或使用移动应用程序时的隐私,以及保护他们在线通信的私密性,更为必要。”   稿源:新浪科技,封面源自网络;

谷歌高管在美国会低头:谷歌在隐私问题上犯过错误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9月26日上午消息,根据彭博社获取的一份文件,Alphabet的一位高管周三将在美国参议院委员会举办的听证会上发表证词,表示谷歌曾在隐私问题上犯过“错误”。 “我们承认在过去我们犯过错,我们从中吸取了教训并改进了隐私项目。”谷歌的首席隐私官基思·恩利特(Keith Enright)在书面证词中将这样说道。大众对于数据隐私问题的担忧日益增加,谷歌将会与AT&T、亚马逊、苹果以及其他公司一同出席作证。 谷歌的书面证词并没有明确指出先前发生的具体错误是什么,但是公司一直以来都因隐私问题而饱受抨击。 2012年,谷歌同意支付高达2250万美元的民事罚款,以解决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对其的指控。指控称谷歌曾向苹果Safari互联网浏览器用户歪曲事实,称自己不会设置追踪“Cookie”文件或为其投放定向广告。 一年之前,当谷歌推出其社交网络Google Buzz时,政府指控其使用了欺骗性策略并且违反了消费者隐私承诺。之后,谷歌同意与FTC就隐私问题达成和解并接受长达20年的定期隐私审查。 八月,Alphabet被指控非法追踪数百万台iPhone以及Android手机用户的活动,即便用户已经设置了隐私权限阻止其获取信息。 美国商务部表示,在欧盟和加州陆续推出更严格的新规定之后,他们正就在全国范围内推出数据隐私规定征求意见。 此外,司法部表示自己也与州检察长举办了“意见听取会”,就政府可以如何在网络上保护消费者一事进行探讨。 美国参议院商务委员会主席约翰·图恩(John Thune)表示国会必须将消费者数据隐私保护落实到立法。 国会对于互联网公司是如何出售广告并利用邮件账户以及其他服务中的数据提出了质疑。图恩写道,有“越来越多的争议”让大家开始质疑科技公司是否能“自我管制并在收集和使用用户数字数据的问题上采取真正意义上的隐私保护措施”。 大规模侵犯数据隐私的事情已经危及到数百万美国互联网及社交媒体用户的个人信息,大型零售商和信用报告机构Equifax都曾遇过此类事件。 恩利特的证词表示:“就广告还有我们的产品来说,用户信任我们能够对其个人信息保密并将信息交由用户自己控制。我们不会出售个人信息。说完了。” 亚马逊的副总裁安德鲁·德沃尔(Andrew DeVore)将会告知委员会,新的欧盟隐私规定“要求我们将大量资源用于行政和记录保存任务上,而不是为用户发明新的功能”。 Twitter的数据保护官达米安·基兰(Damien Kieran)将敦促开发“一个强大的隐私框架,以期保护用户个人权利……与此同时也能留有创新的自由”。 美国商务部下属的国家电信和信息管理局(NTIA)今年夏天与科技公司、互联网供应商、隐私倡导者等进行了50多次会面,希望能够制定出一个在全国范围内推广的标准。 代表着40多家互联网和科技公司的互联网协会在本月表示,它支持数据隐私规定现代化并推出一个在全国范围内适用的方式,能够比在2020年生效的加州数据隐私法规抢先推出。 加州州长杰里·布朗(Jerry Brown)签署了这一法案,旨在让消费者可以更好地控制企业收集和管理其个人信息的方式。欧洲新出台的法律甚至更为严格。 欧盟的《通用数据保护条例》于5月份生效。违反隐私法的公司最高将面临其全球营收4%的罚款或是2000万欧元(折合2320万美元)罚款,按两者间的较高数额为准。   稿源:cnBeta,封面源自网络;

美联社:谷歌在偷偷记录你的位置数据 即使你拒绝

(原标题:AP Exclusive: Google tracks your movements, like it or not) 网易科技讯 8 月 14 日消息,据美联社报道,谷歌非常想知道你要去哪里,以至于它会记录你的活动,即使你明确告诉它不要那样做。美联社的调查发现,Android 设备和 iPhone 上的许多谷歌服务都会存储用户的位置数据,即使你使用了隐私设置,也无法阻止谷歌这样做。(many Google services on Android devices and iPhones store your location data even if you’ve used a privacy setting that says it will prevent Google from doing so.) 消息一出,众多美国媒体跟进报道,毕竟在美国,个人隐私是一件“天大”的事。 在美联社的要求下,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的计算机科学研究人员证实了这些发现。在大多数情况下,谷歌会请求许可使用你的位置信息。像谷歌地图这样的应用会提醒你,如果你用它导航,它就会访问位置信息。如果你同意让它记录你的位置,谷歌地图会在一个“时间轴”中为你显示历史,它会记录你的日常活动。而其他应用也会如此记录,最终你会在你的谷歌账号中查询到。 美联社称,存储你每分钟的旅行记录会带来隐私风险,并且已经被警方用来确定嫌疑人的位置。比如去年北卡罗来纳州罗利市的警方使用的搜查令,利用谷歌记录位置功能在谋杀现场附近寻找设备。 不过,谷歌称其推出了名为“位置历史”的设置,声称能停止记录你去过哪里。谷歌在支持页面上发表声明:“你可以随时关闭位置历史记录。如果没有位置历史记录,你去的地方就不再被储存了。”然而,事实并非如此。即使“位置历史”设置被暂停,许多谷歌应用程序也会自动存储有时间戳的位置数据,而无需询问用户。 例如,谷歌只需要打开地图应用程序,就能显示你的位置。Android 手机每天自动更新天气信息,也可以准确定位你的位置。还有些与位置无关的搜索,比如“巧克力饼干”或“儿童科学工具包”,可以确认你所在位置的精确纬度和经度,并保存到你的谷歌账户中。 美联社做了实验,用一部关闭了位置记录的安卓手机正常活动,最后导出Google帐户。几天内去过的地点清晰可见。 隐私问题影响了约 20 亿使用谷歌 Android 操作系统的设备用户,以及全球数亿依赖谷歌进行地图导航或搜索的 iPhone 用户。普林斯顿大学计算机科学家、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执法局前首席技术专家乔纳森·迈耶(Jonathan Mayer)说,存储违反用户喜好的位置数据是错误的。 谷歌发言人承认:“有许多不同的方式,谷歌可能使用位置信息来提高人们的体验,包括位置历史、Web 和应用活动,并通过设备级的位置服务。我们为这些工具提供了清晰的描述和强大的控制权,这样人们就能在任何时候打开或关闭它们,并删除相关记录。”       稿源:网易科技,封面源自网络;

Twitter 清理逾 14.3 万款应用 防止剑桥分析式丑闻

凤凰网科技讯 据《财富》北京时间7月25日报道,Twitter当地时间星期二表示,它在2018年4-6月期间对恶意应用进行了清理,共下架逾14.3万款应用。Twitter曾在一篇博文中称,它“不容忍利用我们的API(应用编程接口)制造垃圾信息、操控会话、借助Twitter侵犯人们的隐私”。 Twitter清理恶意应用正值Facebook的剑桥分析数据泄露丑闻发酵之际。Facebook面临国会议员的激烈批评:没有能阻止一名学术研究人员通过在其平台上开发的一款应用窃取大量用户信息。 与Facebook和谷歌旗下YouTube一样,Twitter也因没有能阻止俄罗斯相关部门在其服务上创建账户,在美国大选期间传播虚假信息受到密切关注。 Twitter没有披露从4月起开始清理其平台上恶意应用的原因,但可能与Facebook的剑桥分析数据泄露丑闻有关。这一丑闻彰显了各大互联网公司平台上第三方应用的普遍性,以及它们对第三方应用开发者如何使用其用户数据漠不关心。 Twitter没有披露被清理的具体应用,但称发送垃圾信息、自动执行恶意操作、监视和侵犯隐私的应用都在被清理之列。 Twitter现在还要求,希望使用“Twitter标准和高级API”的所有开发者都需要完成一个申请过程。 Twitter高管在博文中称,“我们知道,新的过程增加了开发应用所需要的准备步骤和时间。我们的目标是,打造开发者遵守我们相关规则的平台,有利于第三方开发者顺利地开展业务。”   稿源:凤凰网科技,封面源自网络;

Facebook 漏洞泄露私密群组成员信息:目前已被修复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7月13日早间消息,Facebook日前修复了一个隐私漏洞。此前通过该漏洞,第三方可以获知私密、封闭群组成员的名字。之前Facebook还曾出现一个漏洞,通过Chrome插件,营销人员可以大规模收集信息,这个插件目前也被关闭。 Facebook平台有一个私密群组,里面都是女性,她们因为基因突变存在很高的乳腺癌患病风险。此前群组成员向Facebook投诉说,她们的名字有可能曝光并公开,导致保险商区别对待,还可能侵犯其它隐私。 不过Facebook新闻发言人却说,关闭查看封闭群组成员信息这一功能与该团体的投诉没有关系,决定是基于几个因素做出的。 Facebook代表接受CNET采访时强调说:“虽然我们最近对封闭群组进行调整,但它并不是隐私漏洞。”   稿源:新浪科技,封面源自网络;

AI 公司面临隐私问题 不少仍坚持原则拒绝商业机会

TechWeb报道,7月8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当一家由美国中央情报局支持的风险投资基金表示对拉纳·埃尔·卡利乌比(Rana el Kaliouby)的面部扫描技术感兴趣时,这位计算机科学家和她的同事进行了一些反思——然后拒绝了这笔投资。 卡利乌比是波士顿初创公司Affectiva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该公司已经对其人工智能系统进行了培训,创建了一个包含600多万张面孔的摄影库,可识别出一个人的情绪,是高兴还是悲伤、疲倦还是愤怒。 她说:“我们公司对你们监视别人的事情不感兴趣。” 由人工智能驱动的计算机视觉技术不断更新,不仅加速了自动驾驶汽车的竞争,并为Facebook和谷歌上越来越复杂的照片标注功能提供了动力。但是,随着这些能够窥探人们的“人工智能之眼”被安装在商店的收银台、警察的随身相机,以及在战场上找到了新的用武之地,科技公司正在努力平衡商业机会和道德决策,而这些决策可能会导致他们失去客户或是员工失去工作。 卡利乌比说,“不难想象,利用实时的人脸识别技术可识别撒谎行为——或者,在一个专制政权的手中,监控人们对政治言论的反应,以根除不同意见。”但是,这家从麻省理工学院一个研究实验室中走出来的小公司,已经为自己做出限制。 卡利乌比说,该公司已经避开检测“任何安保、机场,甚至是谎言检测的事项”。相反,Affectiva与汽车制造商合作,试图帮助那些外表看上去疲惫的司机保持清醒,并与消费者品牌合作,商家希望了解人们对某款产品的反应是喜欢还是厌恶。 这种不安反映出,人们对这个时刻都在监视的人工智能全视系统的能力和可能存在的弊端感到不按——就连当局也越来越渴望能使用它们。 上个月,在马里兰州安纳波利斯的一家报纸报道一起致命枪击事件后,警方说,他们在确认这名不愿合作的嫌疑人后,立即开始了面部识别。他们这样做的目的是利用一个国家数据库,其中包括过去被捕者的照片。更有争议的是,这其中还包括每个注册了马里兰州驾照的人。 向执法部门提供的初步信息显示,警方之所以利用面部识别技术,是因为嫌疑人显然是为了逃避被确定而损坏了指纹。后来那份报告被证明是错误的,警方说他们使用面部识别是因为指纹识别结果受到延迟。 今年6月,位于佛罗里达州的奥兰多国际机场宣布,计划在今年年底前,对所有进出国际航班的乘客进行面部识别扫描。美国其他几个机场已经在对一些国际航班进行扫描,但不是全部。 中国公司已经在使用智能相机来实时地记录那些乱穿马路的人。亚马逊在西雅图的新开的无收银员商店中配备了头顶摄像头和传感器,目的是通过追踪购物者拿起和放回的每一件商品,解决了店内行窃行为。 即使是最大的科技公司,对这项技术的担忧也受到了动摇。例如,谷歌最近表示,在员工抗议谷歌的人工智能技术应用到军事应用后,该公司将退出一份防御合同。这项工作涉及对来自伊拉克和其他冲突地区的无人机视频进行计算机分析。 类似对政府合同的担忧也激起了亚马逊和微软内部的不和。谷歌此后发布了人工智能指南,强调使用“对社会有益”和避免“不公平偏见”。 然而,到目前为止,亚马逊已经顶住了来自员工和隐私倡导人士日益增长的压力,他们要求其停止向警察部门和其他政府机构出售的公司强大人脸识别工具Rekognition。 自本世纪初计算机视觉技术出现突破以来,商业和政府对这项技术的兴趣迅速增长,人们使用类似大脑的“神经网络”来识别图像中的物体。2012年,在YouTube视频中训练电脑识别猫还是一项早期的挑战。现在,谷歌有款APP不仅能识别猫,还能告诉你这猫是哪个品种。 今年6月,在盐湖城举行了一场计算机视觉和模式识别领域的重要学术会议。多伦多约克大学的计算机科学家、会议的组织者迈克尔·布朗说,这原本是一个充满“书呆子”令人昏昏欲睡的学术会议,现在成为淘金热的商业世博会,吸引了很多大公司和政府机构。 布朗说,研究人员当场被给予高薪工作。但在提交给会议的数千份技术文件中,很少有涉及公众对隐私、偏见或其他道德困境的广泛担忧。他说:“对于这个原本应当重视的问题,我们可能不会进行过多的讨论。” 创业公司正在开辟自己的道路。迈阿密面部识别软件公司Kairos的首席执行官布赖恩·布雷斯基恩(Brian Brackeen)制定了一项全面政策,禁止向执法部门或政府监控部门出售该技术。他在最近的一篇文章中辩称,该技术“为道德败坏者的严重不当行为打开了大门”。 相比之下,总部位于波士顿的创业公司Neurala正在为摩托罗拉开发软件,用于警察佩戴的随身相机,它可以根据人们的穿着和长相在人群中确定一个人。首席执行官马克斯·范思哲(Max Versace)表示,“人工智能是社会的一面镜子”,因此该公司只选择有原则的合作伙伴。 他说,“我们不是那种极权主义、奥威尔式的阴谋的一员。”   稿源:TechWeb,封面源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