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Facebook

俄罗斯封锁 Telegram 迫使克里姆林宫转用其他通信工具

上周,莫斯科一家法院裁定,Telegram 的俄罗斯创始人 Pavel Durov 未能遵守该公司应向联邦安全局提供用户加密信息的法律。之后,Roskomnadzor 通信监管机构周一命令互联网和移动电话运营商在 24 小时内屏蔽 Telegram。该监管机构的行为促使克里姆林宫官员从 Telegram 转至 ICQ 聊天工具,用于俄罗斯和国际媒体进行沟通。 Durov 周一在 VKontakte 社交网站上写道:“这是反宪法的,我们将继续捍卫俄罗斯人的私人信息传递权。”这一决定不利于俄罗斯的国家安全,因为用户将转向美国所控制的 Facebook 和 WhatsApp 服务。 根据研究机构 Mediascope 的数据,Telegram 在俄罗斯拥有 9500 多万用户。该公司在全球的总用户超过了 2 亿。安全部门希望读取 Telegram 上可疑恐怖分子的通信消息,该公司极力反对,将其视为违宪,但上月在俄罗斯最高法院败诉。 稿源:cnBeta,封面源自网络;

在扎克伯格听证会之后,国会将焦点扩大到谷歌与 Twitter

Facebook 的 CEO 扎克伯格本周出席了两场国会听证会,总共持续了近 10 小时。观察人士指出,扎克伯格表现得很强势、自信和能干,也没有给任何议员抨击得太过糟糕。Facebook 的股价在重大数据隐私丑闻中暴跌,而在诉讼过程中出现了反弹。这可能对 Facebook 有利,但对其他公司来说可能意味着新的麻烦。比如谷歌和 Twitter。 Facebook 并不是唯一一家拥有大量个人信息的科技公司。例如,谷歌也存储了你的搜索历史、Gmail 账户和谷歌地图查询等隐私信息。谷歌和 Twitter 都是以广告作为收入来源,而且在他们滥用职权之前,一直备受立法者的抨击。 去年 11 月,这三家公司都在国会就其平台的隐私性进行了作证。但他们的 CEO 都没有去,相反,他们派顶级的律师去忍受公众的斥责。这一举动让那些想要公司高层一个满意答复的议员们并不满意。 这三家公司都与国会陷入了矛盾,不仅是在隐私问题上,还因为它们在 2016 年美国总统大选中扮演的角色。俄罗斯利用他们的平台,试图干涉选举,在美国人中间挑拨离间。 在扎克伯格听证会的前几天,他宣布支持诚实广告法案(the Honest Ads act),这是明尼苏达州民主党人 Amy Klobuchar 和 Warner 的一项参议院法案,该法案要求科技公司披露在线政治广告是如何定位的,以及它们的成本。在 Facebook 支持这一计划后不久,Twitter 的多尔西也加入了这一计划。现在唯一的抵制者是谷歌。 听证会结束后,Warner 呼吁所有三家公司在国家安全问题上与国会合作。 稿源:cnBeta,封面源自网络  

FB 泄露影响 31 万澳洲人 但实际只有 53 人用了测试 App

Cambridge Analytica 曾经利用个性测试 App 收集 Facebook 用户数据,不过只有 53 名澳大利亚人使用该 App,而受影响的澳大利亚人有 31 万,也就是说绝大多数人并没有直接同意 Cambridge Analytica 收集自己的个人数据。周一时,Facebook 开始联系全球受影响的用户,数量高达 8700 万,当中有些人来自澳大利亚。 Facebook 告诉受影响的用户,说他们的个人数据被分享给 Cambridge Analytica。大规模数据泄露的罪魁祸首是一个不知名的个性测试 App,名叫“ thisisyourdigitallife ”,它收集参与者及其朋友的个人信息。 《卫报》澳大利亚版报道称,只有 53 名澳大利亚人使用该 App,而受影响的澳大利亚人有 311127 人,也就是说当中绝大多数只是 App 用户的朋友,他们有的在澳大利亚,有的在国外,根本没有同意 App 收集自己的数据。这一数字让安全专家感到吃惊。 新西兰的情况也一样。在本次泄露事故中,有 6.4 万个新西兰帐户受到影响,但是下载个性测试 App 的新西兰人只有 10 位。 澳大利亚隐私基金会主席大卫·维勒(David Vaile)认为,即使有 53 人使用 App,他们也有可能是在极为可疑的情况下允许 App 收集数据的。维勒认为,用户的许可不健全,开发者给出的条款和条件随时可以改变,一旦同意不能取消,而且这种同意是根据不公平条款制定的,App 开发者先用大量迷惑难解的信息和法律概念淹没用户,然后再让用户签约。维勒还认为,个性测试 App 的用户可以代表其它人同意开发者收集数据,这样的许可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稿源:cnBeta,封面源自网络;

海底电缆被切断导致毛里塔尼亚断网近两天

据外媒 The Verge 报道,连接西非大部分地区的 ACE 海底电缆于 3 月 30 日被切断。据报道,这起破坏事件发生在毛里塔尼亚沿海地区,导致至少十个邻国的宽带通信速度降低。在连接部分恢复之前,毛里塔尼亚本身断网近 48 个小时。 其他国家有足够的地面有线电视和卫星电视连接线,可以在失去光缆的环境中继续联网,但在周末的大部分时间里,互联网接入仍然受到严重干扰。 类似这样的断网事件很少成为头条新闻,但它很好地提醒了大部分互联网基础设施仍然脆弱 – 特别是在西非这样的地方。当一条主要电缆被切断时,会产生哪些重大影响?当没有其他基础设施可以依赖时,就会导致大规模断网事件出现。缺乏投资,整个地区的互联网变得不太稳定。 不过至少在理论上,像 Alphabet 的气球和 Facebook 的太阳能无人机这样的项目正试图解决这个问题。但实际上,所有真正需要的是更多的电缆和登陆点 – 尼日利亚具有这样的条件,但这是毛里塔尼亚所没有的。 稿源:cnBeta,封面源自网络;

FB 数据丑闻爆料人:泄密用户数据可能存储在俄罗斯

Facebook 数据泄密丑闻爆料人克里斯多夫·威利(Christopher Wylie)上周日表示,受到此次事件影响的用户总数可能超过 8700 万,而这些数据可能存储在俄罗斯。 威利表示,通过心理测试应用收集 Facebook 用户数据的剑桥大学教授亚历山大·科根(Aleksandr Kogan)可能允许把这些数据存储在俄罗斯。科根经营的 Global Science Research 在没有经过用户允许的情况下,将这些数据分享给备受争议的政治数据分析公司剑桥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 “我认为,真正的风险在于,这些数据可能已经被很多人使用,而且可能存储在世界各地的不同地方,包括俄罗斯。原因在于,收集这些数据的教授当时在英国和俄罗斯之间往来,他当时效力于一个俄罗斯资助的心理学项目。”威利接受 NBC 采访时说。 他补充道:“我不能告诉你有多少人使用过这些数据,这最好由剑桥分析来回答,但我可以说,有很多人都曾接触过这些数据。” Facebook 和剑桥分析均未对此置评。科根也没有作出回应。 威利认为,受到此次事件影响的人数可能超过 Facebook 上周公布的 8700 万人。《观察家》和《纽约时报》最初的报道认为这一数字约为 5000 万人。剑桥分析曾经表示,他们通过 Global Science Research 获得的 Facebook 用户数据不超过 3000 万。 相关阅读: –Facebook 宣布遏制选举舞弊和用户操纵的新举措 –美国参议员:Facebook 丑闻可能“很严重” 难自行解决 –消息人士称扎克伯格将在周一会见美国立法者 稿源:新浪科技,封面源自网络;

华尔街日报:Facebook隐私丑闻把苹果谷歌一块拖下水

近日,《华尔街日报》科技专栏作家克里斯托弗·米姆斯( Christopher Mims )周日撰文称,在用户隐私保护上,美国科技巨头过去几乎处于自由放任的监管环境中,自律意识淡薄,但是一切即将改变。虽然现在只有 Facebook 数据泄露丑闻被曝光,但是苹果、谷歌、亚马逊的“底子也不干净”,也会被一同纳入监管。 文章内容如下: 我们终于认识到了一个现实:我们不仅仅是 Facebook、谷歌等公司的“产品”。正如一位硅谷投资者所言,我们还是他们增长的助推剂。 至少,从我们的个人数据来讲是这样的。每周,我们似乎都能在美国和欧洲听到关于我们信息被盗、被泄露和利用的最新报道。同时,人们不断呼吁政府加强监管和消费者保护。 我们认识不够的是,苹果、亚马逊公司同时会受到多大程度的影响,不管是正面影响还是负面影响,因为他们必须与付费用户保持直接联系。(另一科技巨头微软公司在智能机革命过程中并未发挥重大影响力,也没有实现与其他公司类似的增长,但是也必须遵守未来出台的监管规定)。 过去 10 年,营收和市值的爆炸式增长足以令这四家公司傲视全球经济。但是,他们身处的自由放任的监管环境似乎真的即将结束。 Facebook 是导火索 Facebook 是造成科技巨头面临更严格监管的导火索:在政治圈里,公众人物的表态和近期调查显示,美国人突然对 Facebook 的“权力”感到更加担心。就在 6 个月前,这种担心还有些杞人忧天,但是现在却成了现实。密苏里州总检察长正要求 Facebook 披露哪些政治活动通过付费方式获得了用户个人数据,以及用户是否知道个人信息被分享。 在欧洲,严格的数据保护规定《通用数据保护条例》(GDPR)将在今年 5 月 25 日生效。《通用数据保护条例》加入了“有效而且具有劝诫作用”的罚款。根据违例程度的不同,包括不当处理个人数据,让儿童使用非适龄服务或查看不宜内容等,最高罚款可达到一家公司全球营收的 4%。按照 2017 年营收计算,Facebook 可能面临 16 亿美元罚款。 Facebook CEO 马克·扎克伯格( Mark Zuckerberg )近期表示,他的公司正在努力把《通用数据保护条例》适用范围扩大到每一名用户身上。他还表示,Facebook 等公司的自律必不可少,并支持对发布政治广告的互联网公司进行检查。在这一点上,Facebook 此前就已经承诺过。 苹果谷歌亚马逊受波及 谷歌的广告模式对数据的需求程度与 Facebook 不相上下,只是不收集我们的搜索历史和位置。谷歌旗下 YouTube 平台能够追踪用户的媒体喜好。自 2012 年以来,谷歌从其所有产品中收集我们的数据。 在与监管部门打交道上,谷歌更有经验。2013 年,谷歌与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就竞争争议达成和解。几个月来,谷歌一直在宣传他们在遵守《通用数据保护条例》上付出的努力。不过,和Facebook不同的是,谷歌并不打算把类似于《通用数据保护条例》的规定应用到所有国家,所以类似规定应该不会很快在美国实施。 亚马逊已经在运营一项年营收达到 28 亿美元的广告业务,通过收集数据投放目标广告。鉴于亚马逊的零售和广告生态系统几乎能够自给自足,所以它不必像对手那样对其许多行为展开大幅调整。不过,《通用数据保护条例》对亚马逊造成的负担目前还不清楚,这需要用户以及他们律师的检验。 “长期以来,亚马逊一直坚守在隐私和数据安全上的承诺。当《通用数据保护条例》生效后,我们致力于遵守它的规定,”亚马逊发言人称。 《通用数据保护条例》很可能会在短期内加强苹果在隐私保护上的声望。“苹果会发现,《通用数据保护条例》与他们的价值观十分契合,”Facebook 早期投资人罗杰·迈克内米(Roger McNamee)表示。 苹果 CEO蒂姆·库克(Tim Cook)称,他们从来不会在用户隐私上犯下和 Facebook 一样的错误。但是,库克的信心掩饰了一个事实:现在,绝大多数用户通过移动设备访问 Facebook。如果没有 iPhone 和其他 Android 手机,Facebook 甚至都不会存在。 苹果还为开发者获取有利可图的个人信息创造了机会。例如,iPhone 和 Android 手机的权限设置模糊,这就意味着我们距离让陌生人出售我们的位置数据只有一次点击。 尽管苹果在 App Store 中实施了隐私规定,要求开发者在获得不同寻常的丰富信息时需要获得用户的同意,但是它并不要求每一位开发者按照相同的严格标准保护隐私。 现在,Facebook 可能是被报道最多的公司,但是从长期来看,苹果、谷歌以及亚马逊很可能也会面临理直气壮的监管部门的审查。监管部门不仅会为企业如何处理用户数据制定新规,还会对直接收集数据的设备进行监管。 稿源:cnBeta、凤凰网科技,封面源自网络;

欧盟将重罚科技公司违规泄露个人数据 或成全球标准

脸谱网(Facebook)在 4 月 6 日向欧委会提交了一封信,承认可能在欧盟内不当地分享了 270 万用户的个人数据。欧委会随即宣布将要求脸谱网进一步调查并公布结果。同时,欧盟将在 5 月底发布新的个人数据保护规定。 270 万份个人数据 上周,欧盟就向脸谱网致信,要求其查清有多少欧盟公民在信息泄漏事件中受影响。 3 月,媒体爆出英国战略实验室公司旗下的数据公司剑桥分析通过数据分析和建模,预测并影响了政治活动中公众的选择,并从 2016 年 6 月起受雇于特朗普的总统竞选团队,未经授权获取 5000 万脸谱网用户的数据,试图利用大数据技术影响美国总统选举结果。 但是,特朗普竞选团队否认曾使用过剑桥分析公司的数据。很快,脸谱网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承认,脸谱网在保护用户数据方面犯了错误,并向美国国会当面解释。剑桥分析于 2013 年创立,目前在 24 个不同国家和地区拥有分部,曾在 2014 年参与了 44 场美国政治竞选。 欧盟也担心,脸谱网的数据泄漏是否也在欧洲造成了影响?影响有多大?毕竟,剑桥分析是一家英国公司,而且主张脱欧的英国独立党也承认,曾向剑桥分析公司提供过数据用于分析。3 月底,曾在剑桥分析担任高层的布利塔尼·凯瑟(Brittany Kaiser)爆料,该公司曾为脱欧组织 Leave.EU 提供数据分析。 欧委会发言人克里斯蒂安·维甘德(Christian Wigand)称:“脸谱网向我们确认欧盟共计有 270 万人的个人信息可能曾被不当地共享给剑桥分析公司。” 这也是脸谱网对欧洲在事件中的受影响程度首次给出具体数字。此前,脸谱网在其博客公告中列举了 10 个受影响最大的国家,其中的欧洲部分,英国大概有 100 万人的个人信息被共享给了剑桥分析,德国最多有 30 万用户,意大利则有不超过 21.4 万用户。 80% 受影响用户在美国 据了解,欧盟司法委员维拉·朱罗瓦(Vera Jourova)将在下周与脸谱网的首席运营官谢丽儿·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会面,对该公司下一步将采取那些措施弥补漏洞进行讨论。 “我们会详细研究脸谱网向我们传达信息中的细节,但现在已经明确此事需要与脸谱网进一步商谈。”维甘德称。 上周,扎克伯格表示,全球至多大概有 8700 万人受到此次信息泄漏的影响,其中 80% 在美国。这番表态再次引发舆论震动,科技公司在数据保护方面的能力遭到严重质疑。 出于应对,欧盟方面表示准备在 5 月 25 日实施更严格的数据保护新规,违反规定的公司,将被处以相当于全球营业额 4% 的罚款。此外,根据新规,欧盟公民将被赋予权利知晓商业公司获取了他们的哪些个人数据,并有权索取一份数据副本,消费者也有权将个人信息同一家服务商转移到另一家。 外界认为,由于互联网并无边界,因此诞生于欧盟的新规有可能成为个人数据保护方面的新的全球标准。扎克伯格本人也对新规持积极看法,认为即便是非欧盟用户也会受益于新规。 “我们打算在所有地方都做相同的管控和设置,不止欧洲。是否完全一样的模式呢?那倒不一定。我们要看在不同市场怎样做才奏效,因为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法律。”扎克伯格表示。 根据 Internet World Stats 网站的数据,2017 年中,欧盟共有大约 2.5 亿脸谱网用户,也就是说,欧盟人口中大约一半都有脸谱网账号。以此计算,如果脸谱网所称 270 万欧盟用户受影响,则占脸谱网欧盟用户的 1% 多一点。 稿源:cnBeta、第一财经,封面源自网络;

因数据丑闻 Facebook封杀加拿大公司AggregateIQ

北京时间 4 月 8 日上午消息,Facebook 周五时表示,已经暂时封杀加拿大政治咨询公司 AggregateIQ,因为之前有报道称这家公司用不适当方式获取 Facebook 用户的个人信息。英国政治咨询公司 Cambridge Analytica从Facebook 获取大量用户的数据,此事给 Facebook 带来很大的麻烦。 克里斯托弗·威利(Christopher Wylie)曾经是 Cambridge Analytica 的员工,他说前东家曾与加拿大公司 AggregateIQ 合作。 Facebook在声明中表示:“因为最近有报道说 AggregateIQ 可能与 SCL 有关系,可能用不适当方式收集了 Facebook 用户的数据,我们决定将它拉入黑名单,暂时从平台上封杀,展开调查。我们会继续进行内部评估,对于监管机构发起的任何调查,我们也会全力配合。” 声明中所说的 SCL 指的“ Strategic Communication Laboratories ”,它是一家政府、军事合同承包商,是 Cambridge Analytica 的母公司。 此前威利指出,2016 年英国“退欧”公投前,AggregateIQ 曾经收取了一些支持退欧团体的钱款,帮它们造势。 稿源:cnBeta,新浪科技;封面源自网络

30 万名公民数据或被滥用,澳大利亚对 Facebook 展开调查

据路透社北京时间 4 月 5 日报道,在 Facebook 证实有 30 万名澳大利亚用户数据可能在未经授权的情况下被使用后,澳大利亚政府星期四表示,它已经启动调查程序,以搞清楚 Facebook 是否触犯了该国隐私权保护法律法规。Facebook 当地时间星期三披露,多达 8700 万名用户——其中主要是美国人——个人信息被不恰当地分享给政治咨询公司剑桥分析,超过了媒体之前估计的 5000 万。 澳大利亚隐私保护专员安吉莉娜·法尔克(Angelene Falk)在一份声明中说,鉴于这一事件波及全球,她的部门将“与其他国家和地区的监管机构交换意见”。 Facebook 澳大利亚发言人表示,公司将“全面配合”调查,最近刚刚更新了部分隐私设置。 Facebook CEO 马克·扎克伯格( Mark Zuckerberg )在一次电话会议上向媒体表示,他对这次数据泄露事件承担责任。 下周,扎克伯格将出席两场美国国会听证会。Facebook 的这次数据泄露门已经引起全球各国立法机关和监管机构的广泛批评。 剑桥分析曾为特朗普 2016 年竞选活动提供服务,对 Facebook 估计的受影响用户数量提出不同意见。它星期三发表推文称,它从一名研究人员那里获得了不到 3000 万人的数据。 新西兰隐私专员上周表示,Facebook 已经触犯了该国法律,Facebook 称对此表示失望。 澳大利亚反垄断监管部门已经在对 Facebook 和谷歌展开调查,以搞清楚这两家公司是否破坏了新媒体,危害出版商和消费者利益。 相关阅读: 1、继数据丑闻后 Facebook宣布对隐私政策做多项调整 2、扎克伯格确认在 4 月 11 日赴美国会就数据泄露门作证 3、印尼:若发现数据泄露和假新闻 将封杀 Facebook 稿源:cnBeta,封面源自网络

扎克伯格再次就数据泄露事件发声:解决问题需要数年

据《每日邮报》北京时间 4 月 3 日报道,据马克·扎克伯格( Mark Zuckerberg )称,Facebook 需要“数年时间”才能解决这次滥用用户数据暴露出来的问题。在接受新闻网站 Vox 采访时,扎克伯格对公司的商业模式进行了辩护,并还击了苹果 CEO 蒂姆·库克( Tim Cook )上周对 Facebook 的批评。 扎克伯格还表示,Facebook 的问题之一是它过于“理想主义”,专注于把人们联系在一起的积极影响。 扎克伯格说,他没有花足够的时间考虑使用这些工具的一些负面影响,“我认为现在人们在恰当地关注部分风险和不足之处。我认为我们将全面调查、解决存在的问题,但这需要数年时间。我当然希望我能够在 3 到 6 个月内解决所有问题。但我认为,现实情况是,即使只解决部分问题,就需要更长的时间“。 扎克伯格还反驳了库克对 Facebook 商业模式的批评。库克上周称,Facebook 的商业模式就是收集用户资料,然后卖给广告客户获利。 但扎克伯格声称,Facebook 的商业模式是向人们提供免费服务、不像苹果那样卖天价产品的唯一方式,“我们想让全世界的所有人联系在一起,但许多人无力承担所需的费用。与大量媒体一样,通过广告创收的模式是唯一合理的模式”。 自 3 月 16 日—— Facebook 承认用户数据被不恰当地泄露给剑桥分析公司——以来,Facebook 股价累计下跌了 13%,市值蒸发逾 700 亿美元。扎克伯格个人财富蒸发逾 100 亿美元,只剩下约 600 亿美元。 稿源:cnBeta、凤凰网科技,封面源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