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Twitter

Twitter 开放 “廉价访问用户数据” 的高级 API

对于有兴趣从 Twitter 上收集数据的小型第三方开发商来说,随着全新高级 API 的发布,整个过程将变得更加实惠。而在过去,该公司仅提供一项免费的、以及企业级的访问 API 。但对于需要介于两者之间的某些数据的开发者来说,为了轻量级的数据使用而支付高额费用的情况,实在是有些浪费。不过,好消息是,该公司近期推出了全新的 “Twitter premium APIs”。 新的 API 提供了更大的访问权限,可以向 Twitter 平台发出自动请求。取决于个人或商业应用的需求,新 API 的月费从 $149 到 $2499 美元不等。对于请求的更高的速率限制、以及更复杂的查询,也都在新增的中间层选项中得到了支持。对于广告商们来说,其也能够获得更多的元数据,以及改进的地理位置信息。 Search Tweets API 当前正处于公测阶段,允许开发者收集过去 30 天内的 Twitter 数据。但最终,该服务将允许对 Twitter 存储的所有数据进行查询。 稿源:cnBeta,封面源自网络;

研究人员开发无监督的 AI,以在 Twitter 上发现非法药物销售

据外媒报道,美国民众在打击阿片类药物滥用斗争中最新的 “盟友”是一台计算机,其正在学习如何弄清人类在互联网上销售的其他处方药。圣迭戈的一个医学研究团队创建了一种无监督的人工智能,在 Twitter 上寻找非法销售阿片类药物的现象。 在收到含有特定药物参考文献的推文后,该机器能够通过现实世界的位置产生关于阿片样药物滥用的准确数据,并发现在线药物销售情况。其分析了超过 60 万条推特,并发现在线销售药物的 1778 条推文。 机器在地理上分离了数据,被发现与人类进行的可比较研究一致。研究人员在他们的论文中得出结论: 我们的方法可以通过大量的推文识别非法在线销售处方阿片类药物。我们的研究结果表明,受控药物通过不同的战略和供应商在线投放。 这种研究可能不会直接用于执法,因为人工智能使用公开的数据来进行调查。大多数罪犯在进行非法活动时并没有在 Twitter 上验证身份; 这个数据对研究人员来说更重要。这一进程的更为相关的后果是作为确定阿片类药物滥用趋势的工具,其比目前的方法更有效。 社会媒体是非法处方药销售的有效形式,因为它代表了一个(相对)安全的环境,并获得适度的匿名性。研究人员的AI代表着结束传统调查方法作为科学证据。一个机器可以在几秒钟内看到 Twitter,并在理论上做出相同的决定,而不是花费几年时间查看可验证数据来尝试调查阿片类药物滥用的发展情况。 稿源:cnBeta,封面源自网络;

Facebook 颁布广告新政策:增强政治广告透明度

据外媒 10 月 30 日上午消息,Facebook 于近期推出新政策,目的是让政治广告更易辨别。据称,Facebook 颁布新规则,让广告主遵循新政策可以增强透明度。如果是政治广告,必须通过审核,确认它的确是政治广告。广告内还会包含 “Paid for by”(告诉观众资金是由谁赞助的)信息,用户点击广告可以查看详细资料。有些广告主不愿意透露身份,为了解决此问题,Facebook 用机器学习技术进行识别验证,判断他们是不是政治广告主。 Facebook CEO 扎克伯格表示:“ 公司增加了几千名员工,让他们评估广告。此外,调整政策后用户在选举问题上可以知道哪些不同的群体正尝试传达信息,且任何人如果想破坏规则也会更加困难。目前,新政策无法清除所有不守规矩的人,但它是一个重要的进步,我们已经朝着正确的方向迈出许多步。” 去年美国大选时,有媒体报道俄罗斯通过代理人借助科技平台干扰大选,此事引起极大争议,Facebook、谷歌、Twitter 卷入风波。11 月份美国将会举行中期选举,Facebook 不希望平台再次被人利用。扎克伯格说,在中期选举举办之前新政策就会执行。几天前,Twitter 也推出相似的政策,它会公开政治广告主的身份。 稿源:新浪科技,封面源自网络;

Twitter 将不再接受俄罗斯新闻网站 Russia Today 与 Sputnik 的广告

据外媒报道, 俄罗斯相关机构和组织干涉 2016 年总统大选的证据促使 Twitter 采取了前所未有的举动,即不再接受来自《今日俄罗斯》( Russia Today)和俄罗斯 Sputnik 新闻社的广告。这一举措立即生效。此外,在一篇关于这一决定的博客文章中,Twitter 解释说这是一项艰难的决定,但是根据 Twitter 自己和美国情报界的调查,这两家新闻机构试图干预选举: 今年年初,美国情报界认为 RT 和 Sputnik 实施俄罗斯资助的措施,以干预 2016 年总统选举,这不是我们在 Twitter 上所希望看到的。根据我们对其行为的内部调查以及将其列入 2017 年 1 月的 DNI 报告,这一决定仅限于这两个实体。此决定不适用于任何其他广告客户。根据 Twitter 规则,RT 和 Sputnik 可能仍然是我们平台上的有机用户。 Twitter 表示,它将捐赠来自 RT 广告收入的 190 万美元,以支持外部研究公民参与和选举中的 Twitter 使用情况,包括使用恶意自动化和错误信息,最初侧重于选举和自动化。 Russia Today 和俄罗斯官员并不乐意接受这个消息。Russia Today 总编 Margarita Simonyan 表示:“我从来没有想过 Twitter 受到美国安全部门的控制,这似乎是一个阴谋论。但是现在 Twitter 似乎已经承认了这一点。这是非常遗憾的。特别令人遗憾的是,现在在俄罗斯运作的美国媒体将会感受到俄罗斯当局的温和对策。” Simonyan 还指出,Twitter 首席执行官杰克·多西(Jack Dorsey)鼓励他们投放广告: RT.com 还发布了一封从 Twitter 收到的关于从新闻网站取消广告的信件。 稿源:cnBeta,封面源自网络;

Twitter 将推行全新透明政策,公开分享政治广告买家身份

据外媒报道,随着 Facebook 等社交媒体网站受到压力的不断加大,Twitter 日前宣布了一项新政策:未来,他们将对其平台上运行的广告采取更加透明的处理方式,用户将能知晓平台广告买家的身份。Twitter 产品与工程收入部门总经理 Bruce Falck 表示,新政策将在未来几周内开始推行。 未来,Twitter 将会推出一个全新的透明中心(Transparency Center),它将提供以下信息: Ο 现在网站投放的所有广告包括“只出于推广目的”的广告 Ο 广告将投放的时间 Ο 广告针对的用户群 Ο 所有政治广告背后的买家身份。 Twitter 的这一新政已经受到了来自参议员 Mark Warner 的积极评价和赞赏,他表示,这是很好的第一步,另外他还呼吁进一步提升在线政治广告的透明度。 稿源:cnBeta,封面源自网络;

Twitter 向参议院调查人员提供了 201 个与俄罗斯有关联的账户名称

2016 美国总统大选期间曝出了许多猛料,包括俄罗斯试图在社交媒体上对其施加影响。针对此事,参议院已经着手调查,而 Twitter 也向调查人员提供了 201 个与俄方有关联的账户名称。 据美联社报道,这些账户已于本周早些时候被移交,不过出于法律层面的考虑,他们直到现在才被披露。上个月的时候,Twitter 宣布停用了近 200 个可能与俄方有关联、宣传和传播错误信息的账户,其中一些被证实与 Facebook 平台上的账户相对应。本周早些时候,Politico 披露 Twitter 删除了某些根据隐私政策,“对调查存在潜在不可替代价值”的推文。 美联社表示,当前暂不清楚这些新提交的账号是否也属于被删的部分,因为 Twitter 方面不予置评。此前,因在大选期间帮助传播错误的信息,Twitter、Google 和 Facebook 等平台均遭到了批评。 稿源:cnBeta,封面源自网络;

前微软 CEO 史蒂夫·鲍尔默:社交平台无法阻止虚假新闻传播

据外媒报道,Twitter 主要投资人、前微软 CEO 史蒂夫·鲍尔默表示,目前社交网络还无法阻止假新闻的传播。不过他认为社交平台可以起到一定的遏制作用。 鲍尔默于本周一接受彭博社 TV 采访时指出,他认为像 Facebook、Twitter、Google 等这样的公司应当采纳一套能告知用户其阅读新闻是否来自可靠源头的系统。 Facebook 于上周披露了一些与俄罗斯存有关联的账号在其平台上投放广告的消息。两周前,Twitter 称,他们发现了 200 多个账号被证实跟 Facebook 广告购买者相关。此外,Google 的最新调查显示,俄罗斯人员在 YouTube、Gmail 以及 Google 搜索中花了数万美元购买广告。 知情人士透露,Twitter、Facebook、Google 高层将在下月 1 日出席由美国国会举行的关于俄罗斯干扰大选的听证会。当问及 Twitter 持续不断的骚扰问题时,鲍尔默表示他个人秉承言论自由理念,不过所有的社交网络都应该对 “完全不合适” 的内容采取行动。而当谈及总统特朗普的争议推文时,鲍尔默表达了跟 Twitter CEO 杰克·多尔西一样的态度–“这是他的想法。每个选民都可能受益于这个直接聆听的功能。 ” 稿源:cnBeta,封面源自网络;

逾 1700 台 IoT 设备的有效 Telnet 凭据在线泄漏,61% IP 位于中国

HackerNews.cc 8 月 26 日消息,安全研究人员 Ankit Anubhav 近期在 Twitter 上分享了一条消息,声称逾 1700 台 IoT 设备的有效 Telnet 凭据在线泄漏,疑似成为黑客通过僵尸网络进行 DDoS 攻击的动力来源。 据悉,该列表包含 33,000 个 IP 地址,最初于今年 6 月在 Pastebin 平台出现,早期名单的泄露者与此前发布有效登录凭据转储、散发僵尸网络源代码的黑客是同一人。 统计显示,该列表中的多数 IoT 设备均包含默认登录凭证,其出现频率最多的前五名分别是: root: 出现 782 次 admin: 出现 634 次 root: 出现 320 次 admin: 出现 21次 default: 出现 18 次 GDI 研究人员 Victor Gevers 在分析了上述列表后确认它由 8200 个独特 IP 地址组成,大约每 2.174 个 IP 地址是通过远程登录凭证进行访问的。然而,该列表中的 61% IP 地址位于中国。 此外,该开发人员还在 Pastebin 平台上公布了包括标题为 “Easy To Root Kit”、“Mirai Bots”、“Mirai-CrossCompiler”、“Apache Struts 2 RCE Auto-Exploiter v2”、“Slowloris DDoS Attack Script” 等在内的恶意脚本,以供其他网络罪犯任意使用。 原作者:Pierluigi Paganini,译者:青楚 本文由 HackerNews.cc 翻译整理,封面来源于网络; 转载请注明“转自 HackerNews.cc ” 并附上原文链接。

推特现巨型僵尸网络:9 万多虚假账号诱导 3000 万次恶意点击

社交媒体风险管控创企 ZeroFox 近期发布报告,指出 Twitter 惊现巨型僵尸网络恶意活动,即伪造 9 万多个推特账号,共计发布了 850 万条含有恶意链接的推文,在数周内诱使网友进行了 3000 万次恶意点击。 据报道,这些伪造的推特账号基本都使用诱人的女性图片做头像,在档案中也存有诱导性的恶意链接。多数账号均有大量活跃发推记录,大多数在一年前创建并成功绕过推特的僵尸号检测系统。多数伪造账号在档案介绍中使用了谷歌的短地址链接隐藏恶意链接。他们的推文包含大量暴露诱惑的文字,无关的上下文,其中插入了恶意链接。 ZeroFox 发现大部分恶意链接被指向成人约会网站或者色情服务。其中两个域名与一家名为 Deniro Marketing 的公司有关。目前,该公司拒绝对此置评。僵尸网络公布后,推特公司已经开始针对该僵尸网络采取了清除行动。谷歌短地址服务也开始屏蔽相关的长域名。 稿源:cnBeta、新浪科技,封面源自网络

波斯湾不平静:巴林外交部长 Twitter 账号被黑

据外媒报道,卡塔尔国家通讯社遭黑客网络攻击 10 天后,邻国巴林外交部长哈利德(Sheikh Khaled bin Ahmad Al-Khalifa)的 Twitter 帐号被黑。 巴林虽然是一个占地面积极小的国家,但却拥有着美国海军第五舰队与英国海军的基地。据悉,该起网络攻击事件是因为逊尼派君主制的警方袭击了一名主要什叶派教士的故乡,导致 5 人死亡、286 人被捕,致使网络战争一触即发。 据悉,哈立德的 Twitter 中遭黑客发布了一系列令人不安的图片推文,其中包括血腥的尸体、遭毁坏的清真寺,以及看似为描绘战争的儿童画。 巴林外交部虽然已证实此次网络攻击活动由恐怖组织引发,但并未透露该事件其他具体细节。巴林外交部表示,定将追究责任,保证国家网络安全。 稿源:本文根据 ibtimes、msn新闻翻译整理 转载请注明“转自 HackerNews.cc ” 并附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