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云计算

应对量子计算 中国研制 “量子通信” 云安全一体机

相关媒体于 3 日从我国高性能计算领军企业中科曙光获悉,为解决数据通信安全问题,中科曙光与国科量子通信网络有限公司近日联合研发出我国基于量子通信的云安全一体机。然而,作为面向未来的一种新型计算方式,随着全球范围内对量子计算的进一步深入探索,将对现代信息保密体系带来很大冲击的量子计算机或将在不远的将来变成现实。 “ 面对同一个大数分解难题,经典计算机需 15 万年才能破解,而量子计算机应用 Shor 算法只需 1 秒。一旦拥有足够计算能力的量子计算机研制成功,进入使用阶段,现有的基于大数分解的 RSA 密钥(一种主流的非对称密钥)将不堪一击,无密可保。”中科曙光公司副总裁曹振南表示,面对量子计算的冲击,发展可实现 “无条件安全” 的量子通信产业迫在眉睫。 曹振南介绍,量子通信云安全一体机集成了基于量子通信的密钥管理系统和安全运营平台,搭载了基于量子通信的云计算操作系统。重点提供与量子保密通信深度融合的云计算操作系统和云存储服务平台,并针对量子保密通信的应用场景提供基于自主知识产权的、从底层硬件到上层应用服务的云服务解决方案。 目前,我国在量子通信领域的技术能力已跻身世界前列,在国际上取得了一批具有重大原创水平的科技成果。与此同时,我国产业界在核心技术及关键器件生产、网络部署及应用、知识产权积累方面也进行了积极部署,包括量子网络、中科曙光等在内的中科院系背景的科研团队和企业成为中流砥柱。 稿源:cnBeta、新华社,封面源自网络;

专家:中国 5G 技术有望领先全球进入预商用状态

据中国之声《 新闻纵横 》报道,随着通信技术的不断进步,人们对上网的体验感受要求也越来越高。从 2G 到 4G,在线游戏、实时移动视频、电话会议、云计算及其他增值服务等都得以实现。在此基础上,我国继续加大力度推进网络提速降费,5G 的研发正快马加鞭。2016 年 1 月,我国全面启动了 5G 技术研发试验,分为关键技术验证、技术方案验证和系统方案验证三个阶段推进实施。据悉,从去年工信部宣布开始 5G 第一阶段研发测试以来,目前已走过整整一年半的时间。 5G 是新一代移动通信技术的简称,相比 4G,它最突出的特点就是 “快”,网络平均速率可达到 10Gbps 左右,是 4G 网络的 100 倍以上,一秒钟就能下载一部高清电影。除了速度快,5G 还有网络容量大、延时短、低功耗等特点。这意味着可穿戴式设备、智慧城市、甚至远程做手术等不再只停留在概念之上。 5G 实现了人与人、物与物的互联互通。在爱立信中国总裁赵钧陶看来,5G 的转型对产业的影响将超过以往包括 2G、3G 在内的每一次通信技术的革命,5G 的终端也将比 2G、3G 时代丰富得多, 5G 将成为推动行业数字化的主要技术,将有助于实现沉浸式体验、自动驾驶、远城机器人控制、服务现场中的增强现实及混合现实等,所以 5G 的转型是全产业链的机会。 目前,我国已建成全球规模最大的 4G 网络,4G 基站累计达到 299 万个,占全球总数的六成,这为 5G 的发展奠定良好基础。另一方面,虽然 4G 发展仍然方兴未艾,而且即便是 5G 开始商用,相当长一段时间,估计 4G、5G 都会并行存在,但是,在历代通信技术的更迭中。不管是 2G,还是 3G、4G,产业链里的各个角色谁先占领了产业制高点,谁在后期的市场角逐中就多了几分赢的胜算。所以,中国移动、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三大运营商早已开始在 5G 上谋篇布局。 作为 5G 技术的研发者,也将是 5G 网络的一个推广者,中国移动研究院无线与终端技术研究所副所长杨光说:“ 2016 年我们针对关键技术做了试验,2017 年我们针对系统进行一些外场的技术试验,到了 2018 年、2019 年,我们就针对有一定部署规模的外场试验,在这个时间点,我们也结合技术的成熟度和产业的成熟度来决定相应基站部署的规模和基站部署的数量。” 现在,三大运营商都已在北京、上海、广州等地启动 5G 系统样机外场建设和试验。中国电信江苏分公司产品经理张志华说:“中国电信在6个城市进行小规模试商用,2018 年 6 月到 2019 年 12 月,会进行规模试商用,2020 年之后就会进入大规模商用。” 不夸张地说,在产业链上游的 5G 技术,系统设备等环节,国内企业都已经基本具备商用条件,并且蓄势待发。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在包括 5G 芯片这样的自主研发的新技术方面,我国也有了较大突破。中兴通讯首席科学家向际鹰表示,近年来,5G、云化网络、物联网等新技术方面,中兴累计投入研发资金近千亿元,单一年度研发投入超百亿元。 稿源:cnBeta、央广网,封面源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