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Wikileaks

WikiLeaks 在线公开法国 Macron 竞选团队电子邮件

法国中间派候选人 Emmanuel Macron 在今年上半年举行的法国总统大选中获胜。媒体当时报道称,Macron 的竞选团队遭到了源自俄罗斯的黑客攻击。人手不足的技术团队知道他们无法抵御攻击,因此他们通过创建假的蜜罐账号迫使攻击者花费时间去识别真正的账号和文件。 目前,攻击者终于完成验证,通过否认与俄罗斯情报机构有关联的 WikiLeaks 公开。WikiLeaks 称他们发布了一个包含 21,075 封 Macron 竞选团队电子邮件的可搜索档案。 稿源:solidot奇客,封面源自网络;

WikiLeaks 公开 CIA 入侵三星智能电视的方法

WikiLeaks 公布了最新的 CIA 机密文件,披露了入侵三星 F 系列智能电视的 Weeping Angel 工具的用户手册 。Weeping Angel 并非是 CIA 原创,而是基于 MI5/BTSS 的 Extending 工具,设计利用内置麦克风记录数据。 该工具需要通过物理接触方法使用 U 盘安装到目标的智能电视上,记录下的音频数据再通过物理接触方法收回,但利用附近的 WIFI 热点远程获取记录的音频数据也是可能的。运行在 Windows 上的另一个工具 Live Liston Tool 可用于实时获取监听的数据。Extending 还可以伪装电视屏幕关闭下继续监听。Weeping Angel 是 CIA 和 MI5/BTSS 在一个联合开发研讨会期间合作开发的。 稿源:solidot奇客,封面源自网络

维基解密阿桑奇谈泄密 CIA 黑客工具

Wikileaks 最近开始泄漏 CIA 的黑客工具。其创始人 Julian Assange 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称,电子监控、网络谍报本是 NSA 的专长,而现在 CIA 却在自己机构内部又搞了一套类似职能的班子,“所以 CIA 就变成了一个巨大无比的黑客间谍机构,弄出了一大堆网络谍战武器,然后还失去了对这些武器的控制。”他指出,网络武器本质上就是代码,所以扩散风险特别高;要是这些武器的拥有者无法确保代码的加密存储,风险还要更大。而 CIA 现在就面临这样的情况。 Assange 还表示,Wikileaks 已经将情况告知了受到 CIA 软件威胁的企业。他说,欧洲企业很快就对此作出了反应,相比之下,美国的科技企业却有点无动于衷;谷歌、微软、苹果等企业都表示要让公司法务部门仔细斟酌维基解密提供的帮助。Assange 强调,美国企业中,唯一的例外是 Mozilla 基金会。Assange 认为,谷歌、微软等大型美国企业同美国政府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他们也为美国情报部门工作,因此许多员工、尤其是在网络安全部门工作的企业员工,也有一定的安全涉密级别。但是,根据规定,拥有涉密级别的人,就不能接受 ( Wikileaks 的) 泄密信息。” Assange 由此认为,这些美国企业同政府过往甚密,因此无法保护用户免受情报机构的侵袭。 稿源:solidot 奇客;封面源自网络  

黑客执政时代开始?冰岛总统授权海盗党组阁

上周,冰岛总统授权海盗党领导人 Birgitta Jonsdottir 去组建一个联合政府。如果她完成这一任务,冰岛将被海盗党及其 4 个盟友党派统治。 海盗党的成员包括了无政府主义者、黑客、自由意志主义者和极客。它宣传政治透明,免费医疗和隐私保护。在 10 月 29 日举行的冰岛议会选举中,成立 4 年的反建制政党海盗党获得了 10 个席位,成为议会第三大党。 鉴于它缺乏政治经验和激进主义的起源,对于它是否能治理冰岛还存在一些疑问。Jonsdottir 本人就是一位从无政府主义者转变而来的政客, 她曾呼吁授予 NSA 泄密者 Edward Snowden 冰岛国籍,认为这比向他提供政治庇护更好,因为庇护并不能提供足够的保护。 Jonsdottir 曾经帮助过 Wikileaks (维基解密)但很快又切断了联系。对于大规模监视的信息收集可能被误用、以及社交媒体公司对用户的影响,Jonsdottir 也表达了担忧。 稿源:solidot奇客 有改动,封面:百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