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用-安全-加密

开创历史!乌克兰运作将俄罗斯网攻行为定性为战争罪

  • 浏览次数 11668
  • 喜欢 0
  • 评分 12345

乌克兰官员正在创造历史,甚至可能重塑网络战的未来。近期,他们正试图说服位于海牙的国际刑事法院(ICC),调查俄罗斯的网络攻击行为是否构成战争罪

近年来,网络攻击正逐步成为现代战争中的组成部分,也在俄乌战争中被俄军多次用于攻击乌克兰关键基础设施。

不过,网络攻击并未被《日内瓦公约》明确定性为战争罪。法律专家和研究人员此前曾就俄网络攻击向国际刑事法院提出指控,此次乌克兰官员的推动则标志着主权政府首次向法院提出此类请求,并可能改变现行规则

网络安全公司iboss首席执行官兼首席技术官Paul Martini表示,“关于乌克兰官员将网络攻击视为潜在战争罪的报道,反映出政府对于这类不断增长、不断演变的威胁的高度重视。”

乌克兰正在收集相关证据,已向国际刑事法院提出指控

1月上旬,乌克兰首席数字化转型官Victor Zhora在采访中透露,乌克兰政府正在收集与俄军事行动相关的网络攻击证据,并与国际刑事法院共享调查结果,希望据此对俄方罪行提出指控。

Zhora认为,由于俄罗斯将网络攻击作为针对乌克兰关键基础设施及平民群体的动能军事行动,因此数字攻击也应被视为对乌克兰公民犯下的战争罪

Zhora表示,“观察网络空间的情况,我们注意到动能打击与网络攻击之间存在某种协同。再考虑到大多数动能攻击是针对平民群体组织的——也就是战争罪的直接行为,所以网络层面的支持行动也应被定性为战争罪。”

他还提到,“我们正在讨论如何用全新的术语和思路对此类攻击进行分类。本次战争期间出现的攻击手段可谓前所未有。”

Zhora还指出,去年俄罗斯曾对乌克兰最大私营能源投资方DTEK发动攻击,这正是网络攻击与动能战相结合的典型案例。

“他们的火力发电厂遭到炮击,同时企业网络也受到攻击。这些活动是由俄罗斯方面策划和引导的,而且采取了常规领域与网络领域两路进攻的方式。”

未被列入条款,不意味着网络犯罪不属于战争罪

但匹兹堡大学网络法律、政策与安全研究所创始所长David Hickton认为,说服国际刑事法院可能困难重重。毕竟根据《日内瓦公约》,网络攻击并未被明确认定为战争罪

按照成文于1949年的条约内容,战争罪包括故意杀害平民、实施酷刑或不人道待遇,如进行生物实验;故意造成巨大痛苦;以及劫持人质等行为。但所有条款均成文于现代技术时代之前,因此并未涵盖数字战争情形。

Hickton认为,虽然未被明确列入条款,但网络攻击仍可被定性为战争罪。

“根据事实,网络犯罪很可能构成战争罪。如果网络这一载体被非法用于战争,我会支持努力收集证据。”

他还补充称,“我认为,未被列入条款并不意味着网络犯罪不属于战争罪。”

目前还不清楚国际刑事法院是否或如何回应了乌克兰官员上报的请求。

如果国际刑事法院确实认定俄罗斯针对关键基础设施和平民群体的破坏性网络攻击构成战争罪,则有望为针对此类攻击者的起诉和对受害者的赔偿提供依据。

国际刑事法院正在考虑启动该事项

除乌克兰官员之外,国际刑事法院还收到过其他网络攻击诉讼。去年,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法学院人权中心的人权律师和调查人员也曾向国际刑事法院提出过类似要求,敦促院方调查Sandworm俄罗斯黑客团伙。据外媒连线杂志报道,该团伙曾在2015年和2016年对乌克兰发动破坏性网络攻击。

国际刑事法院首席检察官Karim Khan在俄乌战争爆发的几天之后曾表示,他正对俄罗斯军队可能犯下的战争罪展开调查

Khan当时指出,“我对调查现状很满意。通过检方对相关事件的初步审查和评估,有合理的依据可以认为,俄军在乌克兰境内犯下了战争罪和危害人类罪。”

他同时提到,随着俄乌战争的持续,他将继续扩大调查范围,包括任何符合国际刑事法院管辖范围的后续潜在罪行。

鉴于俄罗斯联邦以往曾在乌克兰实施一系列敌对网络活动,伯克利研究人员要求Khan“扩大调查范围,在陆、海、空和太空等传统战争空间之外,还应纳入网络领域。”

人权中心技术、法律与政策主任Lindsay Freeman在采访中指出,国际刑事法院检察官办公室已经回应了这一要求,而且正在研究具体建议

也有专家表示不同意见

但也有专家认为,没有必要证明某些网络攻击是否属于战争罪,因为已经有证据表明俄军在常规战层面犯有战争罪

乔治梅森大学安东宁斯卡利亚法学院国家安全研究所创始所长兼执行主任Jamil Jaffer认为,“我不确定是否有必要把问题延伸到网络层面。”

“在我看来,还有很多其他情况需要追查。”他补充道,俄方犯下的其他类型战争罪行,在法庭上的证明难度要低于网络攻击。

尽管他也同意,俄方确实改进了对陆战、空战和网络作战的协同方式,但表示仍须进行大量评估和分析,才能确定这些针对平民和关键基础设施的破坏性网络攻击是否能被定性为战争罪。

Jaffer认为,“网络攻击更像是战争罪的一种新形式,确实可以开展相关调查。但除此之外,还存在很多非常明显的其他战争法违法行为。”

“如果目标是控诉俄方犯有战争罪,那并不需要进行网络分析,看看他们在战场上的所作所为就够了。”

 

 


转自 安全内参,原文链接:https://www.secrss.com/articles/51404

封面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